從對峙前沿到交流試驗田 金門帶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台灣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從對峙前沿到交流試驗田 金門帶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

王 堯

2011年08月26日11:1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7月29日,福建居民赴金門、馬祖、澎湖地區個人游啟動。圖為首發團游客從廈門國際郵輪中心出發前往金門。人民圖片
7月29日,福建居民赴金門、馬祖、澎湖地區個人游啟動。圖為首發團游客從廈門國際郵輪中心出發前往金門。人民圖片
  金門,舊名浯洲。因與廈門共扼福建東南海口,有“固若金湯,雄鎮海門”之稱,故得名“金門”。1958年8月23日,震驚中外的“金門炮戰”爆發,小小金門一夕成名,成為兩岸關系演變的重要坐標。

  硝煙散去,鑄劍為犁。又是一年8·23,金門敲響和平鐘、筑起和平牆,昔日烽火連天的軍事前沿,已成為兩岸“小三通”樞紐、觀光旅游勝地,每年超過130萬人由此往來兩岸,“和平紅利”日益豐厚。小小金門,已經成為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重要地標。

  “金門,我們來了!”

  “金門,我們來了!”7月29日,福建居民赴金門馬祖澎湖地區個人游正式啟動。上午,首批274名來自廈門、泉州,經由“小三通” 到金門的旅客,在水頭碼頭上岸。金門縣政府出動舞獅陣迎賓,場面熱鬧,氣氛熱烈。

  此前的6月13日,金門將同樣的熱烈歡迎送給了“陸客金門一日游”首發團。這個依托“小三通”政策開展的“一日游”項目,讓福建以外的大陸居民在到訪廈門時可順訪金門。金門縣政府為此特意規劃三條旅游路線,並將“小三通”航班延后一個小時,以增加陸客停留時間。

  “到金門最想看的是戰地文化!” 大陸游客幾乎眾口一詞的答案,讓擔任過島內三屆“立法委員”的金門人陳清寶先生百感交集,“這也算那段無奈的歲月留給金門人的‘資產’吧。”

  金門諸島包括金門島(大金門)、烈嶼(小金門)、大擔、二擔(台灣稱大膽、二膽)和大嶝、小嶝、角嶼等12個島嶼,總面積約為176平方公裡,其中大嶝、小嶝、角嶼現由祖國大陸管轄。退潮時,金門馬山距廈門角嶼島隻有1800米,離台灣本島倒有近200海裡之遙。

  在有記載的1600多年金門歷史中,戰亂陰影始終揮之不去。1949年國民黨軍隊退守台灣后,更是將鄰近大陸的金門、馬祖等外島視為“反攻大陸”的“軍事跳板”。時至今日,金門大小道路盡頭隨處可見的迷彩反空降堡,海灘上反登陸的“軌條材”,農田裡直刺天空的“反空降樁”,遍布全島的廢碉堡和坑道,仍在無聲地訴說著那段歷史,也構成了金門獨特的戰地旅游資源。

  踏上這塊曾經風雲激蕩的土地,隨處可感受到戰爭與和平、歷史與現實的交匯與脈動。今年8月1日起,台灣島內唯一的坑道式炮陣地“獅山炮陣地”全面向大陸游客開放,陣地內的“震東坑道”全長508米。耗時5年、由人工開鑿而成的翟山坑道,原做登陸小艇回轉及補給人員、物資之用,可容納42艘小艇停泊,廢棄后正式開放民眾觀光。炎炎夏日,進入坑道,頓感涼意襲人,成為舉辦夏季音樂會的好地方。

  在8·23戰史館和古寧頭戰史館,傾聽另一個版本的歷史事件詮釋,對於大陸民眾來說是一個奇特的體驗,娓娓道來的導覽小姐得知有聽眾來自大陸,表情有點尷尬。公園草地上展示的各式飛機大炮,已經成為嬉戲孩童的“大玩具”﹔當年對岸打來的炮彈,被金門人拿來制成“金門菜刀”,與高粱酒、貢糖並稱“金門三寶”,成為對岸游客鐘愛的旅游紀念品,生動詮釋了“鑄劍為犁”的深刻含義。

  “金門不止有戰地文化”

  “其實,金門不止有戰地文化,大陸民眾到金門觀光,可看的東西很多。”陳清寶先生說。

  天藍海碧、候鳥翻飛,綠樹成蔭、繁花似錦……確實,如果遠離戰地遺跡,金門給人的印象,恍若世外桃源。城區沒有高樓大廈和密集人流,公路上久久才看見一輛公共汽車,路旁的草叢裡,不時有黃牛悠閑走過。鄉間則多見紅瓦、磚牆的閩南建筑,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始建於清光緒26年的“山后十八間大厝”,也就是現在的 “金門民俗文化村”。全村住宅、家祠及學堂共18棟,依山面海而筑,全部房舍均採閩南傳統二進式建筑,建造精細,古意盎然,堪稱閩南傳統聚落的經典之作。類似這樣保存完好的村落,在金門還有很多。

  這裡最缺的,是人氣。“好山好水好無聊”是金門人自嘲的“金門三好”。金門本地網絡論壇裡討論最熱烈的話題,是如何拉動人氣、提振經濟。

  世易時移,幾十年間金門駐軍由最多時12萬人下降到現在的幾千人,“阿兵哥”從“滿街走”到變成“稀有動物”,靠駐軍消費與需求支撐的金門經濟,受到嚴重沖擊。當年專做“阿兵哥”生意的澡堂、洗衣店和電影院,早經多次轉產﹔曾經熱鬧的市集一度門可羅雀。過去由於發展受限,金門人除了考公務員、到金酒公司工作、為金酒公司種高粱和小麥外,多數都跑到台灣本島發展,島上人口幾十年一直在6萬上下浮動。由於常住人口少,內需不大,無法帶動經濟增長。

  不要以為金門人生活無著才憂心忡忡,其實,眼下金門人的日子還是很讓人羨慕的:金門的社會福利很好,據說65歲以上老人每月可領數千台幣的養老金,小孩基礎教育階段免學費,島內公路交通全部免費,另有老農津貼、8·23補助津貼等。逢年過節政府還給各家各戶配送高粱酒,金門這個僻處南疆的小島,居然遍地高粱,於是有了金門一寶——香醇甘洌的高粱酒,金酒廠是這裡當仁不讓的經濟支柱。2011年,在台灣島內人口普遍增長乏力之時,金門的設籍人口卻“逆市上揚”突破了10萬,其中不少人是被金門的“好山好水好福利”吸引來的。金門民眾卻擔心,這些人並沒有常駐金門、在這裡生活投資等,這種人口的“虛胖”無助甚至會拖累經濟發展。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金門人早就清醒地意識到,金門的發展比台灣本島、比對岸的廈門,落后了很多。“轉型發展觀光產業”的口號,從1992年“戰地政務”解除時就提出了,卻直到兩岸關系步入和平發展階段才真正迎來了春天。

  多年來,金門縣政府一直呼吁當局擴大“小三通”,全面開放大陸游客到金門旅游,以帶動觀光產業的發展。隨著兩岸關系的進一步發展,這些願望正在一步步變成現實,“和平紅利”帶來的生機和活力在金門日益顯現。金門縣副縣長吳友欽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陸客“小三通”個人游的啟動,對金門而言,是開啟了一種新的旅游模式。福建有3000余萬居民,龐大的旅客市場加上便利的旅游形態,一定會為金門觀光業增添活水,未來希望可以開放至大陸其他省份。

  “陸客多了,金門出租車的生意好多了,土特產生意更是火爆。”“陸客金門一日游”項目推出后,據金門旅游業者估計,如每名“一日游”陸客在金門消費2000元(新台幣,下同),每日500人的話,一個月就有3000萬元的商機。

  開放大陸居民赴台游后,除經“小三通”往返兩岸的台灣旅客外,不少大陸旅游團也經由金門搭機赴台。據台灣民航部門統計,2008年以來,金門機場旅客量連續三年突破150萬人次,其中2010年為209.46萬人次。

  日漸增多的游客、日漸龐大的中轉人潮,讓金門人多了一份發展的底氣。

  “願做兩岸政策試驗田”

  站在金門慈湖的木質眺望台上,迎著習習海風眺望廈門:廈門環島路的燈火和國際會展中心歷歷在目,廈門和金門,原來真的這麼近!金門水頭“小三通”碼頭,客輪來來往往。返回廈門的旅客帶著大包小包的金門特產,從廈門返家的金門人則帶著從大陸超市裡採買的日常用品,擦肩而過,相視而笑。

  到廈門觀光、購物、休閑、看病、買房、就學……昔日劍拔弩張的“兩門”,今天正日益融合。金廈生活圈,已經成為金門人口中的高頻詞匯,他們熱切希望能進一步改善金廈間的交通條件。

  2011年1月9日,連接大小金門的跨海大橋——金門大橋正式動工,預計2016年6月完工通車,建成后大小金門之間隻需5分鐘車程。台灣當局對金門大橋的定位是“七分觀光、三分交通”,除解決大小金門間交通問題外,更想將之打造為金門觀光地標。開工當天,金門大橋的首倡者、80多歲的林登惠老人也來到了現場。曾擔任過金門縣民意代表的林登惠說,希望再蓋金廈大橋,因為隻有金廈連結在一塊,金門才能有大發展。

  台灣媒體紛紛發表評論解讀金門大橋的政治意義,指出如果沒有兩岸融冰,金門大橋的夢想就不可能實現﹔若兩岸關系繼續朝良性發展,說不定金門、廈門之間,也可以興建跨海和平之橋。

  台灣當局有官員也曾表示金廈大橋構想可以討論評估,金門大橋接通大金門和小金門,未來如果能夠從小金門再修金廈大橋,就可以從金門直通廈門機場,轉往大陸各地,對兩岸經貿將有突破性的推動。純從技術角度考慮,可行性很高,當然各方面條件還遠未成熟。

  “金門願意扮演兩岸政策試驗田的角色,無論是金融、教育、旅游等各項政策,都可以在金門試行后再加以推廣。”這是前任金門縣長李炷烽一貫的主張。金門近年提出“大學島”構想,希望循“小三通”方式,讓金門先行招收陸生,讓教育產業作為拉動發展的另一火車頭。此一想法在李炷烽任上未能如願,新任縣長李沃士上任后,繼續致力於推動“大學島”建設,希望以土地資源和資金補助爭取島內高校到金門設立分校,下一步再邀請大陸高校來金門設分校,吸引兩岸學生來金門就讀。由於當前金門作為離島招收陸生不受1%的總額限制,加之土地及資金方面的“利好”,島內高校對這一建議頗為“心動”,已陸續有私立高校南下金門“踩點布局”。

  從兩岸對峙的前沿到兩岸交流的急先鋒、試驗田,金門的今昔,令人噓唏又期待。
聯系本文記者

王堯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曹少年(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