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當日新聞集粹
愛車酷族 歡樂天地
追逐體育 追逐英雄

人民網主站>>海峽兩岸>>文化旅游>>古寺 2001年12月11日11:20


法門寺

    法門寺位於扶風縣城北十公裡的法門鎮,始建於東漢桓、靈二帝時,距今約有一千七百余 年歷史,因安置釋迦如來指骨舍利而馳名。

    據佛教內典記載:釋迦牟尼佛滅度后,印度阿育王為了弘揚佛法送舍利於南閻浮提,凡得舍利處皆建塔供養。中國有十九處,法門塔為第五處。法門寺因塔而置寺,原名《阿育王寺》,隋改稱《成寶道場》,唐初改名《法門寺》,元魏和隋初都曾拓寬寺院,唐高宗顯慶年間,修成瑰琳宮二十四院,建筑雄偉壯觀。原塔俗稱《聖塚》。唐貞觀年間改建四級木塔,又稱《護國真身寶塔》。明隆慶三年(一五六九)木塔崩毀,萬歷七 年(一五七九)至萬歷三十七年建成十三級八面磚塔,高四十七米,建造精工,極為壯觀。清順治十一 年(一六五四)因地震塔體傾斜裂縫,民國二十八年(一九三九)朱子橋將軍曾捐資補修。一九八一 年八月二日因淫雨而崩塌。

    史志記載:元魏二 年(四九四)小塚宰拓拔育首次開塔禮佛﹔隋仁壽二年(六0二)右內史李敏第二次開塔瞻禮﹔唐貞觀五 年(六三一)太宗撥銀修寺,敕岐州刺史張亮第三次開塔瞻拜舍利。唐高宗顯慶五年(六六0)盛儀迎請佛骨至宮內供養,武后則天長安四年(七0四)迎供於洛陽新建明堂﹔肅宗迎至內道場﹔德宗邀入禁中﹔憲宗貶諫迎佛骨的韓愈於潮州,親至安福門迎候舍利入宮﹔懿宗咸通十四 年(八七三)的迎接儀式極為隆重。唐代諸帝篤信佛法,對佛指舍利多加殊禮,這不僅使法門寺成為皇家寺院而且成為舉國仰望的佛教聖地,宋代法門寺也曾恢復到最大規模,宋徽宗曾手書《皇帝佛國》四字於山門之上。明、清兩代法門寺雖有所衰,但靈異多端,地方官民信眾曾盡力整修.民國年間朱子橋重修寶塔時曾計劃一並整修寺宇,並請大乘法師主持寺務,因日寇侵華全面升級未得實現,大乘法師於一九四九年轉往九華山。

    一九五三年扶風佛教界代表王正平 、李秉鐸居士請來在洛陽白馬寺當家的良卿老和尚住持,送良老同來寺的有澄觀、慧明、常慧、如淨等法師,良老住錫法門寺后再立正教,力護三寶,依教奉行,信賴精誠,使法門寺香火旺盛,道場日漸興隆。一九六六 年文革《法難》開始,法門寺受到嚴重沖擊,三寶蒙難,良老為保護寺院於七月十二日夜舉火自焚,以身殉教.一九六七年在淨一法師幫助下,澄觀法師來法門寺常住,不久又被迫離寺。1980 年澄觀法師重返法門,一九八一年寶塔崩塌,澄觀法師精心清理並妥善保護塔上佛像及藏經。

    一九八四年落實宗教政策,人民政府將法門寺交由澄觀、淨一法師管理,自此澄觀法師任住持,淨一法師任監院,兩人共商興教大計,重立法幢。澄觀法師住持法門,從教有方,治寺有則。淨一法師雲游海內,化緣四方,為法門寺的興建籌集了大量資金。

    仿唐大雄寶殿址設在法門寺。一九八七年政府准備重修寶塔,在清理塔基過程中,發現唐懿宗咸通十五年封閉的塔下地宮,適逢四月初八佛誕日,喜獲釋迦如來真身舍利及上千件法物寶器,法喜遍滿,普天同慶。從此法門寺揭開佛元新頁。一九八八 年政府撥款重修寶塔,並建法門寺博物館與塔院西側,同年,農歷十月一日,法門塔寺對外開放,中國佛教協會趙朴初會長,國家有關部委領導及陝西省政府領導與海內外高僧大德 、諸山長老及信眾近十萬之眾雲集法門寺隆重舉行了《釋迦如來真身舍利瞻禮法會》。班禪大師從北京發來電報,祝賀法會隆重舉行。

    法門寺對外開放十年來,每天都接待數以千計的國內外佛教四眾和各界旅游者。舍利再現,古剎重輝這不僅是法門寺成為中國佛教的首區,而且成了陝西西線旅游的龍頭,所以庄嚴寺宇,恢復盛唐氣象一直是澄觀、淨一法師及法門寺僧眾的急務。他們節衣縮食,於一九九零年買回東院故地,開始了法門寺唐風建筑群總體規劃的建設.一九九二年籌資四百多萬元,修起了建筑面積九百九十八平方米的大雄寶殿 七間,可容納五百余人上殿念經。又募資近百萬元新塑五方五佛,十二緣覺及二十四諸天。一九九四 年投資五百余萬元。修建了長廊、角亭、鐘、鼓樓。使整個法門寺塔院更加雄偉、壯觀。一九九六 年又籌資六百余萬元開始了法門寺東院建設,集辦學、辦公、教學、修持、住宿為一體的五棟綜合樓及能容納五百僧眾過堂吃飯的餐廳拔地而起。一九九八年春又籌集巨資,裝修了寶塔地宮,該工程真正做到精微工巧,輝煌至極,可謂《今日之精品,將來之文物》,使供養真身舍利的法門寺地宮更加庄嚴。

    十年來,法門寺得到各級黨政領導的關心和支持,先后有江澤民、喬石、李瑞環、習仲勛、溫家寶、鄒家華、吳邦國、錢其琛、李鐵映、姜春雲、宋平 、吳學謙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來法門寺視察指導。地方黨政府領導也十分關心法門寺各方面工作.法門寺在澄觀、淨一法師的主持下,年接待四眾及游客三十萬左右。與國內外佛教徒的聯系也日益頻繁,一九九一年澄觀法師應邀出訪日本佛教界。一九九四 年底淨一法師、演峰法師、來正法師等護送佛指舍利赴泰供奉八十三天,獲得圓滿成功。十年來,法門寺的自身建設,教制建設日益完善,培養了一批愛國愛教的僧才,寺廟管理也日益  林化,佛事活動如法如律,常住僧人由十年前的十余人增加至四十余人。開放以來,法門寺的文化建設也取得了很大成就,辦起了經像流通處,並成立了法門寺弘法利生會,為大西北的佛教的發展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一九九五年由趙朴初會長題寫書名,澄觀法師作序,淨一法師監修的《法門寺志》出版,不但完成了法門寺文化建設的一項重要工程,也填補了陝西省無有佛寺志的空白。十年來,澄觀、淨一法師按照趙朴老《千載勝緣逢盛世,好將佛事助文治》的希望,在法門寺資金緊張、百廢待興的情況下,致力於社會公益事業,為大眾謀福祉,為國家作貢獻。先后為全國各地嚴重水旱災區、希望工程、老齡工作、下崗特困職工等捐款一百余萬元,並利用佛教優勢為世界和平、祖國統一作出了一定的貢獻。

    一九九四年農歷十月一日,法門寺在對外開放六周年之際,圓滿舉行了《大雄寶殿落成,佛像開光,澄觀法師升座暨佛指舍利赴泰供奉法會》,中國佛協周紹良副會長為法會剪彩,香港永惺法師、淨一法師等為佛像開光,陝西省佛協副會長常明法師為澄觀法師送座,這次法會庄嚴隆重,殊勝吉祥。參加法會的有來自全國各地和美國、馬來西亞及港、澳、台地區的佛教四眾數萬人。法會的前一天下午及當日上午寶塔上空出現五色祥光,令與會者嘆為稀有,歡喜無量,這預示著法門寺澄觀、淨一法師及法門寺全體四眾的殊勝功德,得到龍天的贊嘆和擁護。澄觀法師,俗姓陳,遼寧丹東人,一九三四年於吉林彌陀寺出家,曾先后參學北京上房山、山西五台山等名山古剎,諸山長老,精研教理兼修禪定,譽滿叢林,為解放后法門寺第二任住持,法門寺建設初期,法師夙夜匪懈,功績卓著,曾受到趙朴老的高度評價。法師現任中國佛協咨議委員會委員,陝西省佛協副會長,陝西省文史研究館館員。澄觀法師與淨一法師緣深意合,多年來互相尊重,團結一致,盡力護持道場,一九九四年澄觀法師升座后,因身體情況委托淨一法師主持事務。一九九八年初,澄觀大和尚提出退居,由淨一法師繼任丈席,並說淨一法師升座,他深感欣慰。淨一法師,俗姓張,江蘇宿遷人,十九歲出家,一九四五年在南京寶華山受戒,隨住金山寺修習禪觀﹔一九四八年住廣東雲門寺,親近禪宗泰斗虛雲老和尚三年,對禪宗和華嚴宗最為投心所崇。解放后入陝住大香山寺、賢山寺等。一九八四年住法門寺協助澄觀法師修建寺院,擔任首座監院,主持本寺重建工作。現任中國佛協理事,陝西省政協委員。陝西省佛協常務理事。法師主持寺務多年來,踐行佛法,以身作則,福慧雙修,深受四眾愛戴。在佛教傳入中國兩千年,法門寺對外開放十周年之際能為淨一法師升座,其福德因緣真乃不可思議,可謂名山有主。法師能苦耐勞,行解相應,興慈濟物。誓願宏深。他決心接任丈席后不辜負澄觀法師及佛教四眾的期望,把法門寺辦成全國佛教寺院管理的楷模。趙朴初會長聞知后,欣然為淨一法師題寫了《菩提聖樹有孫枝,想見如來悟道時,願住世間常護法,百千萬劫以為期》的詩句,以作鼓勵。相信法門寺在淨一法師的主持下,道風建設、學風建設、住僧五百及約需億元資金的千佛閣、臥佛殿、藏經樓、禪堂、念佛堂、佛學院等工程,在黨、政主管部門的支持下,在全體佛教四眾弟子的努力下,一定能夠庄嚴示現,善願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