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台灣統派組織“鐵娘子”:雖千萬人吾往矣--台灣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揭秘台灣統派組織“鐵娘子”:雖千萬人吾往矣

——本網記者專訪中國統一聯盟主席紀欣

人民網記者 王堯

2012年05月23日07:53    來源:人民網-台灣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中國統一聯盟主席紀欣。(人民網記者 王堯攝)
中國統一聯盟主席紀欣。(人民網記者 王堯攝)
  “1979年春天,大陸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后不久,我從美國前往大陸。飛機降落在北京機場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終於回到家了。當時大陸改革開放才剛開始,還沒有今天的繁榮進步,甚至不如當年的台灣。站在祖國的土地上,我許下兩個心願: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國家富強,兩岸統一。”

    中國統一聯盟主席紀欣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溫文爾雅、理性多於感性。在台北中國統一聯盟辦公室裡,說起這段30多年前的心路歷程,她神色平靜、聲音卻不由微微哽咽了。窗外是2012年春天的台北,車水馬龍、紅塵滾滾,這次關於理想、信念與堅守的談話因為這巨大的反差而格外令人難忘。
  
  萌芽

    1952年出生在高雄的紀欣是台灣所謂的“外省人第二代”,祖籍江蘇。從記事起,她便從父輩們的言談中,感知到兩岸分離的傷與痛。中學時她是文藝少女,酷愛讀書,讀西方存在主義、也讀台灣本土的陳映真,還偷偷讀了不少上個世紀30年代中國作家的“禁書”。魯迅的《阿Q正傳》與老舍的《駱駝祥子》給她很大震撼,也因而想到,中國人悲慘的宿命,若沒有新中國的成立,恐怕難以改變。俄國小說家屠格涅夫的名句“俄羅斯可以沒有我,我不能沒有俄羅斯”,讓年輕的紀欣開始自問,“我的中國在何處?”

    1974年,大學畢業后的紀欣赴美留學,專攻韓戰史。這一時期,她對中國近代史、對兩岸問題的成因有了更透徹的認識,也結識了一批來自台灣、同樣關心兩岸問題的志同道合者,並參與到海外統一運動中。“這期間,我們接待了不少台灣的政治受難者及黨外人士。 他們中有不少人后來成了民進黨的高官顯貴,且露出台獨立場,令人非常不值﹔而與多位台灣上個世紀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受難前輩的相處,對我日后的選擇產生了重大影響。”

    1983年,紀欣在美國見到了少女時期的偶像---台灣著名鄉土文學作家陳映真。“我現在還記得陳映真夫婦離開美國之前的那個晚上,二十多人聚在一家餐館為他們餞行,陳映真情緒高亢地談著第三世界人民團結與兩岸和平統一,並與大家相約在台灣見。”1987年台灣解嚴后,當晚在座的十數人陸續回到台灣,紀欣也於1988年回台定居,此時的她已經在美取得法學博士學位並成為執業律師。

  追尋

    回台之初,她工作之余投身自己感興趣的婦女運動。“但我發現,盡管我夠認真、夠努力,身體力行我所提出的口號---‘婦女優先,政黨中立’,我的祖籍與政治立場卻永遠是別人議論的話題。”后來,紀欣也曾接受新黨的征招,參選“國大代表”,但在擔任“第三屆國大代表”的四年中,發現與新黨大部分公職在統一的立場上不盡相同,執拗的她便一無留戀地“漸行漸遠了”。

    此后,紀欣將精力投注在撰寫出版有關婦女運動和法律的著作上,同時也未放棄對兩岸問題的研究和關注。 她認為,“一國兩制”是兩岸統一的良方,並於2003年底將研究成果寫成《一國兩制在台灣》一書。該書后被美籍華人翻成英文,2006年9月在美國華府國會圖書館舉行隆重的首發會,華府和平統一促進會並將英文版贈送給五百多位參眾議員。

  針對台灣社會后來甚囂塵上的“台獨”和“去中國化”聲浪,她經常為文駁斥,卻屢遭報社退稿。“我一直認為努力寫作、誠實勇敢地表達一個愛國知識分子的觀點,即已問心無愧。但2000年以后島內政治形勢的變化,卻使我猛然自省,台灣社會不缺進步的知識分子和隱性統派,缺的是勇敢站出來主張統一的愛國知識分子。再加上統派前輩們的一再曉以大義,勸說鼓勵,我終於義無反顧,追隨前輩‘用生命寫歷史’的足跡,踏上統一運動的不歸路。”

    2003年,紀欣加入了陳映真出任創盟主席的中國統一聯盟。成立於1988年的中國統一聯盟是台灣第一個公開主張和平統一的政治團體,由中華雜志社和夏潮聯合會共同發起,600多名台灣學者、作家以及不同黨派人士參加了成立大會。2004年,她當選統盟執委與第二副主席。2009年,紀欣接任統盟主席,成為統盟創盟以來首位女性主席。

    “統盟是由十幾個統派團體推派代表參與的聯盟,主席需要是一個各個團體都能認可的人吧。另一個原因,我想是因為我在擔任副主席期間還算認真、投入,被大家認可。”

    在一個政治高度敏感、絕大多數成員為男性的組織中擔任“最高領導”,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其實我覺得自己並不適合這個位置。我的職業是律師----自由職業者,從來沒有在任何公務體系中工作過,不善管理,凡事喜歡自己動手,不懂群策群力。”

    “我還有一個最大的缺點----直率。別人看我外表都說我溫和,其實我個性急躁又直率,沒有人願意聽那麼直率的批評。”紀欣的坦率令人驚嘆。

【1】 【2】 

 
聯系本文記者

王堯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鄧志慧、肖紅)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