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改 “劫富濟貧”又何妨(觀滄海)--台灣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台灣頻道

 

台灣教改 “劫富濟貧”又何妨(觀滄海)

王  堯

2012年06月15日05:4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最近一段時間,有關教育的話題在台灣很熱。十二年義務教育已成定案,但由此引起的精英教育與反精英教育的論爭還遠未落幕﹔公立名牌大學清寒生(貧困生)比例越來越小的現象引起公眾注意,教育主管部門表態將重視這一現象,正研擬改善措施﹔有媒體稱台灣社會彌漫著“劫富濟貧”的情緒,也有民眾抱怨台灣教育體制整天改來改去,越改問題越多,何時是盡頭?

  改來改去、問題越改越多,這些話大陸的讀者聽來十分耳熟,兩岸在教育改革中面臨的問題也大體相似。台灣教改的總體目標,用大陸的語言表述,也無非是實現教育均衡和素質教育兩大類,而二者之中更易觸動社會敏感神經的,是教育均衡也就是台灣所說的教育公平。台灣從上個世紀60年代后期即實行九年制義務教育,消滅了“沒錢交學費”現象,至於書本費、班費、校服費乃至生活費,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也可用各種獎助學金和政府補助支付,義務教育階段“上不起學”是不可能的,但教育資源不均等的問題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多年來,台灣有關部門實行“積極性的差別待遇”,即採取多種措施,對城鄉之間、區域之間、不同收入階層之間、少數民族和非少數民族之間、健全人與身心障礙者之間等客觀存在的教育不均衡進行補償性“糾偏”。以台北某公立小學為例,學生依據戶籍所在學區入學,如果學校額滿需要排序,根據“扶助弱勢”原則,擁有優先權的,是輕中度的身心障礙者、少數民族和有家庭暴力問題的孩子。

  這種對相對弱勢群體的傾斜,總體上得到台灣社會大眾的認可,但也每每遭遇一部分人的反彈,尤其是當弱勢群體的“弱”不那麼“顯性”時。2007年,鑒於台灣頂尖高校生源幾乎被幾所“明星高中”“包辦”的事實,台灣教育部門推出了“平衡城鄉差距、鼓勵高中生就近入學”為目的的“繁星計劃”,由中學直接依學生在校成績排名向大學直接推薦錄取,也就是說,一般中學的第一名可能成績隻相當於“明星中學”的第十名,卻和“明星中學”的第一名有均等機會上同一大學。雖然目前通過“繁星計劃”錄取的學生隻佔“高招”總數的10%,“明星高中”的學生還是大呼“不公平”。如今廢除“中考”的十二年義務教育方案出台,反彈最激烈的還是“明星高中”學生,他們擔心被成績差的學生拖累,導致整體教育質量下滑。

  “明星高中”學生們從自身利益出發,得出這樣的結論可以理解。但著眼教育公平的大格局,這樣的想法就未免太自私、太小氣了。早年間,台灣整個教育和考試制度相對單一,隻要清寒家庭的孩子有學上、夠努力,在學習上不難脫穎而出﹔如今人人都有學上,但清寒家庭無力花大價錢到明星學區買房、租房,也沒有那麼多錢去上各式各樣的“補習班”,早就輸在了“起跑線”上,想追上談何容易!台灣高校排名靠前的基本都是公立院校、收費低廉,但如今清寒學生往往與收費低的名校無緣,隻能花大價錢上收費高幾倍的私立院校,上學期間還要打工賺學費,不能專心學習,日后在就業市場上也處於劣勢,如此惡性循環,有悖於教育公平的原則,不改怎麼行呢?!

  改革尚未有窮期,風物長宜放眼量。既然不斷有問題出現,一改再改也屬正常。至於“劫富濟貧”之說,台灣有關部門當泰然處之。教育均衡是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的途徑,說是“劫富濟貧”也未嘗不可。當然均衡並非搞低水平的“平均主義”,如何在“均衡”的前提下全面提升整個社會的教育水准,是政府永恆的課題。



 

聯系本文記者

王堯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付龍、袁悅)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