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台灣史上離奇命案:三死囚五度被判死刑終獲無罪--台灣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台灣頻道

透視台灣史上離奇命案:三死囚五度被判死刑終獲無罪

人民網記者 王堯 

2012年09月04日14:22    來源:人民網-台灣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蘇建和案審判后,蘇建和等三人及律師團對媒體發表感言。中立者為蘇建和,左右著律師袍者分別為許文彬、蘇友辰。王堯攝
蘇建和案審判后,蘇建和等三人及律師團對媒體發表感言。中立者為蘇建和,左右著律師袍者分別為許文彬、蘇友辰。王堯攝

  2012年8月31日上午10許,台灣高等法院合議庭法官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宣布纏訟21年的蘇建和案三人無罪。依台灣《刑事妥速審判法》,全案三審定讞,檢察官不得上訴。


  蘇建和案,又稱三死囚案,指因1991年汐止吳銘漢、葉盈蘭夫婦命案而被逮捕並被判處死刑的蘇建和、劉秉郎、庄林勛三人的司法案件。由於部分法律界人士認為此案逮捕、偵查與審判過程有很多瑕疵,而引發一連串救援與司法改革行動,是當代台灣最有名的司法案件之一。


  法庭內,蘇建和等三被告向合議庭鞠躬致意,感謝公正判決。法庭外,觀看電視屏幕的高校法律系學生、人權團體歡聲頓起。步出高院大門,蘇建和對大陣仗等候的媒體發表感言:從19歲到41歲,他歷經21年訴訟,青春已逝。希望這件冤案能換來更多省思,讓司法更進步。蘇建和義務律師團代表蘇友辰、許文彬領頭振臂高呼:期盼往后司法有青天,人間沒冤獄。接著,蘇建和等快步離去,蘇案被害人胞兄吳唐接站上同樣的位置,頭纏寫有冤字的白布條,手捧胞弟夫婦被害的圖片,仰天嘶喊三聲:冤啊,冤啊,冤啊!


  眼前這如戲劇人生般起伏跌宕的情節、極具沖擊力的場景,不禁令人感慨萬千。悲劇的開始要回溯到21年前。1991年3月24日凌晨,吳銘漢、葉盈蘭夫婦在台北縣汐止家中被殺身亡。約五個月后,警方根據現場遺留的指紋,追查到現役軍人王文孝涉案,初步偵訊后,王文孝承認一人持被害人家中菜刀犯案。但因被害人夫婦身中79刀,警方推斷此案應有共犯,在進一步偵訊后,王文孝供出了四名共犯,其中包括他的弟弟、也是現役軍人的王文忠。警方根據王文忠的口供逮捕了案發當夜曾與王氏兄弟一起游玩的蘇建和、劉秉郎,庄林勛等人。經警方偵訊,四人都承認涉案,供稱王文忠負責把風,其余四人則因偷竊不成實施搶劫、強奸,並殺害被害人。后來,王文忠、蘇建和等人陸續翻供,稱遭到警方刑求(刑訊逼供)方承認涉案。

  因王文孝與王文忠為軍人身份,軍事法庭審理后判處兩人有罪,王文忠依偷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八個月,王文孝被判死刑並於1992年1月11日執行槍決。而蘇建和、劉秉郎、庄林勛三人雖然翻供,但在歷經兩次更審后,仍於1995年2月9日被判處死刑定讞。 此后,台灣法律界人士和民間團體展開法援行動,包括馬英九在內的歷任法務部長也拒絕簽署死刑執行令,國際鑒証專家李昌鈺出馬重建現場,由此展開一場曠日持久的法律拉鋸戰,創下台灣多項司法紀錄:經一審、二審、二次更審、一次再審、三次再更審,其中,再更審三次為史上最多﹔五度被判死刑,終於無罪確定,成為史上最大逆轉判決。

  在最終的判決中,合議庭認為,蘇建和等人確遭汐止警方刑求,其口供無証據能力﹔王文孝和王文忠兄弟的供述有相互矛盾之處。法醫研究所利用骨骸刀痕角度鑒定方法,做出“殺害吳銘漢夫婦的凶器至少有菜刀、水果刀、開山刀三種,推定行凶者有兩人以上”的結論,但單憑被害人骨骸的刀痕角度逆推凶器種類,不具普遍接受性及可信賴性。在鑒定實務上,也缺乏可以重復實施的精確實驗紀錄,不具有証據能力。現場僅查獲王文孝指紋一枚,未查獲蘇建和三人遺留在現場的血液、指紋和毛發等証據,也未查獲血衣、水果刀、開山刀等重要物証,無法佐証王氏兄弟口供的真實性。李昌鈺博士現場重建后的鑒定報告也認為,全案不排除為一人所為,對此,合議庭予以採信。綜合相關証據,合議庭認定蘇建和三人無罪。


  台灣《速審法》規定,審判時間超過六年,更審三次以上,若有三次判決無罪,檢察官即不得再上訴,以避免纏訟並降低其對被告的傷害。而本案的受害人家屬雖可提出“非常上訴”或“再審”,但法律界人士指出:若無新的証據發現,此案翻盤的可能性很低。蘇建和案可以說是告一段落,但在台灣社會引起的討論、質疑並未一鍾定音。蘇案最終結果出來后,台灣許多民眾反應漠然。計程車司機、醫院醫生受訪時表示,這案子吵太久,翻過來翻過去的,搞不清真相到底是什麼。也有人投書媒體表示,此案受傷最重是司法的威信,再一次証明我們的司法是多麼無能。判決結果的不確定性讓被害人家屬難以接受,是二次傷害。台灣《聯合報》的報道則認為:蘇案劃下句點受惠於《速審法》,司法程序走完,真相仍未大白,案件的許多疑點仍然沒有厘清。最高法院40多名刑庭法官曾“集體背書”提出書面報告,認為蘇案的死刑判決正確無誤。如今的判決等於說最高法院40多名法官不如高院三名法官。《聯合報》指出,回首蘇建和案,所有的症結都出在第一現場的還原,犯罪現場前端的搜証沒做好,法醫勘驗不確實,鑒識能力不足。《聯合報》呼吁司法改革應該重新思考方向,真正加強法醫、鑒識、搜証的資源。司法的天平有兩端,被告、被害人的人權都等值,期待吳家的長冤聲能成絕響。

  在支持蘇建和們的法律界人士看來,蘇案對台灣司法改革有著重要的推進作用,直接或間接促成了被害人保護制度、偵訊制度改革。法律可能最終也不知道真相是什麼,隻能盡力接近真相。但法院在過往審理蘇案的過程中,違反無罪推定原則與嚴格証據法則。既然沒有足夠有力的証據証明被告的犯罪事實,按照“疑罪從無”原則,就應該依法判決無罪。蘇案律師團主要成員許文彬律師這樣說:司法審判的目標是“勿枉勿縱”,有人說,講程序正義“勿枉”比較可能﹔“勿縱”有的時候比較可能會“縱”。好吧,那我們堅持“寧縱勿枉”。

聯系本文記者

王堯
[留言][博客][微博]
分享到:
(責任編輯:鄧志慧、劉潔妍)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