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台灣頻道>>台灣新聞滾動

詩人鄭愁予:我是個抗戰兒童

2015年07月16日09:44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詩人鄭愁予:我是個抗戰兒童

  中新網建寧7月16日電 題:詩人鄭愁予:我是個抗戰兒童

  作者 林春茵 王華耀

  台灣詩人鄭愁予,是被建寧田田蓮葉招來的。

  有如那個《情人》裡一襲藍衫子“不常常回家的男人”,鄭愁予現身16日正在福建建寧召開的第十屆“海峽詩會”時,也穿著一件藏藍色豎條紋襯衫,鬢角整齊。

  82歲的詩人,在台灣金門大學閩南文化研究所做著講座教授的同時,還定期飛美國和香港授課,流連在太平洋上空。但他卻對中新網記者說,最挂念的是從金門到廈門航船的短短35分鐘,“若能在金門和廈門之間搭起一座橋,那詩歌可以發生很好的力量。”

  1956年,金廈兩岸炮聲隆隆。鄭愁予以閨怨寫戰爭的《錯誤》發表,一時間“達達的馬蹄”走遍台灣全島。“《錯誤》裡我用了‘蓮’而不是‘荷’,字形上蓮有連,連接之意,多好,荷的何,是個問號。”鄭愁予說。

  有“蓮荷之鄉”美譽的建寧地處閩西,蓮葉接天,十裡送香,迎接海峽對岸的來客。老先生興之所至,隨詩會上的年輕朗誦者低吟“這首每個朋友都會對著我念的”,“我打江南走過/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鄭愁予說,戰爭離人尤其注重“蓮(連)”那“花之外的層次”,而在《情人》中,“而我什麼也不留給她/隻有一畦金線菊,和一個高高的窗口”,在數百種菊中選取“金盞菊”,是因為金盞菊開花最早,謝得最晚,這有如戰爭離人漫長的等待。

  “我是個抗戰兒童。”鄭愁予說。

  烽火年代,生於1933年的詩人不到4歲,就從出生地濟南出發,走過濟南、北平、南京,正應了他父親給起的小名“濟發”,歷練抗日戰爭和內戰,人生前三十年顛沛流浪。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父親鄭曉嵐是軍人,“在陸軍大學做學員,一畢業就送到前線去”,鄭愁予隨家人逃難,“從南京往北到我伯父家,山東易縣,到台兒庄,再往北到我的河北家鄉。”

  “我懂得什麼叫逃難,我知道戰爭帶給人民的災難,”已經耳順之年的鄭愁予說,“但是那個戰爭是抵抗外族的侵略,一定要有戰爭,一定要打得很堅強很勇敢。”

  他16歲時離開北平,因內戰繼續流浪,往漢口、武漢、衡陽、桂林、陽朔、柳州、梧州、廣州……“內戰之中感覺不一樣,民族之內那是最愚蠢的行為,”鄭愁予說,“直到現在我仍在寫兩岸交流,以詩搭橋,還在大學講閩南文化,喚起兩岸認同。”

  海峽詩會上,大陸詩評家謝冕告訴他一段與台灣詩人?弦的往事。謝冕與?弦曾在台南成功大學大榕樹下聚會,?弦指著一排軍營老房子說,當年我們在這裡挖坑,“我手都挖破了,怕你們打過來。”

  “我也對?弦說,1952年我也在南日島挖坑道,手也挖破了,怕你們打過來。”謝冕說,“過去不能見,現在是兄弟。”

  “兩岸解嚴后,我馬上過來採風,走遍福建沿海一帶,也去了西北邊,最想看看廈門怎麼看金門,最是要看看哪是要塞,炮台之所在,”鄭愁予也回憶起他1988年的福建之行,“炮彈打了,之后變回憶了,變成交流情感的源泉了。”

  台灣民眾沖破海峽阻隔與大陸往來的熱潮涌動,至今令詩人眉毛飛揚,湄洲島媽祖聖地,安溪清水祖師的祖廟是茶神祖廟,“這有多少台灣人沖破樊籬過來朝聖。”

  說起鄉愁鄉土,鄭愁予再次解字,“‘土’,古文中是族群的行政中心,假如真的有個和平安全、人情重於競爭的世外桃源,那才反而是現代化的鄉土。”

  對長亭晚,蓮葉接天無窮碧,對著詩會上兄弟言歡的兩岸詩人們,曾飽經戰亂流離之苦的鄭愁予蘸著鄉愁,唱起了他的詩《偈》,這首題在他台北永和寓所白壁上的短詩,也許4歲時他唱過,16歲時他唱過,82歲的以后他還在唱。

  “不再流浪了,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寧願是時間的石人/然而,我又是宇宙的游子/地球你不需留我/這土地我一方來/將八方離去”。(完)

(來源:中國新聞網)

分享到: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