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拟修"劳基法"挽救"过劳死" 新法将提高刑责--台湾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台拟修"劳基法"挽救"过劳死" 新法将提高刑责

2011年03月29日10:21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今年初以来,“过劳死”便成为台湾媒体曝光率频密的一个词汇——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有多起疑似过劳死案例发生,其中既有年仅20多岁的大楼保安、30岁的工程师、40刚出头的医师,也有刚过“知天命”年龄的司机,他们都是因长时超负荷工作而引发猝死,这不能不引起整个社会的高度关注,无论年龄、职业、身体强健与否,所有人都在面临过劳死的潜在威胁,这已然成为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就此,台行政院劳委会正着手准备翻修“劳动基准法”,大幅提高雇主违反该法罚则的力度……

  IT业工程师深夜加班“过劳”猝死

  近日据台湾TVBS电视台报道,台湾上月20日传出一例疑似过劳死案例,年仅30岁的宏达电(HTC)谢姓工程师,可能因19日熬夜加班而猝死。因其21日未到公司上班,公司同事一直联络不上他,于是报警,没想到当警方破门而入时,却发现他躺在自家床上,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讽刺的是,其电脑屏幕上还开着“桃园县十大死因”的网页,而他在社交网站上的最后留言,依旧挂心工作。电脑记录显示,20日凌晨3点04分,社交网站上写着“下班了但手机程式瑕疵还是无解,还花了6小时弄可靠度试验”。循此往前追溯,甚至2月14日他生日当天,还依旧挂心工作,电脑上留言时间是1点58分,就连其生日许愿也和工作有关,生日在加班中度过,让谢姓工程师在2月15日写下,“你想被搞死,还是累死,可以都不要吗”?没料到,这样的话语,竟一语成真。

  谢姓工程师猝死隔天,其生前公司宏达电股价跃上千元,对此有网友称,股价破千,是一条宝贵生命殒落换来的。而对于这起疑似过劳死的案例发生,宏达电表态说,会全力协助家属打理善后,也会防止员工过度工作,希望类似过劳死事件别再发生。而对谢姓工程师的确切死因,则还有待检方解剖厘清。

  事后,台湾劳委会调查发现,谢姓工程师猝死前6个月,月平均加班时数为65.1小时,明显超时工作,将依法开罚雇主。若未来鉴定认为属过劳死,则可依法向雇主请求职灾赔偿,额度为45个月的平均工资。

  按照台湾目前的规定,对过劳死的职灾认定是当事人有心血管相关疾病,且工时与工作负荷异常而导致猝死。“劳动基准法”(以下简称“劳基法”)明确规定,劳工正常工作时间连同加班,一天不能超过12小时;加班时数一个月不能超过46小时。

  过劳死事件频传台促“行政院”紧急研议

  就在宏达电30岁谢姓工程师疑似过劳死的调查报告出炉不久,又传出一名胜华科技员工在值夜班时猝死,外界解读这又是一宗“过劳死”。其实,类似的案例在两三个月前便已频见报端。去年12月,台湾媒体就爆出,台大医院惊传两位中壮年医师因病倒下,其中神经内科主治医师陈至全在家中猝死,医院员工传言他疑似过劳死;另一位神经外科主治医师曾胜弘则在工作时倒地,幸经抢救及时才得以康复。

  另外,近期还有“立委”指称1名29岁的大楼保安员也在日前猝死,其生前每天工作12小时,1年仅有73天休假。按照现行的“劳基法”规定,劳工正常工时每天不得超过8小时,每2周工作不得超过84小时,该“立委”质疑这名保安员的工时已严重超过“过劳死”的认定标准。

  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过劳死”一词源自日语,是一种职业性的突然死亡,最早出现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经济繁荣时期,其原因为过重的工作负荷和职业压力引发的心血管疾病发作或是长期疲倦所导致的中风致死。近年来,因经济不景气而使得一些企业关厂歇业裁员,有些劳工为了保住饭碗,而被迫调整职务或增加工作量,于是身心压力加大;有的厂商则干脆冻结人事,把一人当两人用,使劳工工作负担增加,超时工作的现象普遍,往往导致许多过劳死的问题。

  针对近期频频发生的疑似过劳死事件,台“行政院劳委会”本月初表示,将针对保安业的属性及是否为责任制条件认定,开会研议。“行政院长”吴敦义在“立院”答询时则表示“很惭愧”。他说,这些过劳死的案件,有20多岁的工程师、才41岁的医师、51岁的司机,这背后都有家庭,也许还有小孩,或许还有长辈,他们在年华正盛的时候因为过劳死,“让我很不安、很惭愧”,希望能尽力避免这样的不幸再发生。

  据报道,国民党“立委”侯彩凤本月4日在质询时表示,台湾接连发生多起过劳死案件,包括社工员、公车司机、台大医生、保全员、高科技员工等。追究原因,皆因“劳基法”将“责任制”劳工排除在工时保障之外,造成“制度杀人”。

  “劳委会主委”王如玄则强调,现有“劳基法”罚则确实让较有钱的资方“肆无忌惮”,将修法把罚则提高3倍,并增加公布违法企业姓名法源。至于包括保全在内适用责任制的36种行业是否限缩,“劳委会”日前邀集各县市政府检讨,初步决议维持现状。但近期将订定“责任制契约审核标准”供地方审核时参考。

  舆论指称,劳工被工作压迫到过劳死,雇主固然要负直接责任,但法令保护不周、制度疏漏、主管机关怠惰,却是公权力的错。期待政府尽快修改法规、积极介入,为劳工提供更多保障。

【1】 【2】 

 
(责任编辑:王惟一(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