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少数的骄傲——访中国统一联盟主席纪欣--台湾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宁为少数的骄傲——访中国统一联盟主席纪欣

王  尧

2012年05月25日08:4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纪欣近影。


  本报记者 王 尧摄

  “1979年春天,大陆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后不久,我从美国前往大陆。飞机降落在北京机场那一刻,我知道我终于回到家了。当时大陆改革开放刚开始,还没有今天的繁荣进步,甚至不如当年的台湾。站在祖国的土地上,我许下两个心愿: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国家富强,两岸统一。”

  中国统一联盟主席纪欣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温文尔雅、理性多于感性。在台北中国统一联盟办公室里,说起这段30多年前的心路历程,她神色平静,声音却不由微微哽咽了。窗外是2012年春天的台北,车水马龙、红尘滚滚,这次关于理想、信念与坚守的谈话因为这巨大的反差而格外令人难忘。

  萌 芽

  1952年出生在高雄的纪欣是台湾所谓的“外省人第二代”,祖籍江苏。从记事起,她便从父辈们的言谈中,感知到两岸分离的伤与痛。中学时她是文艺少女,酷爱读书,读西方存在主义,也读台湾本土的陈映真,还偷偷读了不少上个世纪30年代中国作家的“禁书”。鲁迅的《阿Q正传》与老舍的《骆驼祥子》给她很大震撼,也因而想到,中国人悲惨的宿命,若没有新中国的成立,恐怕难以改变。

  大学毕业后,纪欣于1974年赴美留学,专攻朝鲜战争史。这一时期,她对中国近代史、对两岸问题的成因有了更深入、透彻的认识,也结识了一批来自台湾、同样关心两岸问题的志同道合者,并参与到海外统一运动中。

  1983年,纪欣在美国见到了少女时期的偶像——台湾著名乡土文学作家陈映真。“我现在还记得陈映真夫妇离开美国之前的那个晚上,20多人聚在一家餐馆为他们饯行,陈映真情绪高昂地谈着第三世界人民团结与两岸和平统一,并与大家相约在台湾见。”1987年台湾“解严”后不久,纪欣回台定居,此时她已经在美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并成为执业律师。

  追 寻

  回台之初,纪欣在工作之余投身自己感兴趣的妇女运动。“但我发现,尽管我够认真、够努力,身体力行我所提出的口号——‘妇女优先,政党中立’,我的祖籍与政治立场却永远是别人议论的话题。”后来,纪欣也曾接受新党的征召,当选“国大代表”,但后来发现与新党大部分“公职”在统一的立场上不尽相同,便一无留恋地“渐行渐远了”。

  此后,纪欣将精力投注在撰写出版有关妇女运动和法律的著作上,同时也未放弃对两岸问题的研究和关注。 她认为,“一国两制”是两岸统一的良方,并于2003年底将研究成果写成《一国两制在台湾》一书。该书后译成英文,2006年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隆重的首发会,并赠送给500多位美参众议员。

  针对台湾社会后来甚嚣尘上的“台独”和“去中国化”声浪,她经常为文驳斥,却屡遭报社退稿。“我一直认为努力写作、诚实勇敢地表达一个爱国知识分子的观点,即已问心无愧。但2000年以后岛内政治形势的变化,却使我猛然自省,台湾社会不缺进步的知识分子和隐性统派,缺的是勇敢站出来主张统一的爱国知识分子。再加上统派前辈们一再晓以大义,劝说鼓励,我终于追随前辈‘用生命写历史’的足迹,踏上统一运动的不归路。”

  2003年,纪欣加入了陈映真出任创盟主席的中国统一联盟。成立于1988年的中国统一联盟是台湾第一个公开主张和平统一的政治团体,由中华杂志社和夏潮联合会共同发起。2004年,她当选统盟执委与第二副主席。2009年,纪欣接任统盟主席,成为统盟创盟以来首位女性主席。

  “统盟是由十几个统派团体推派代表参与的联盟,主席需要是各个团体都能认可的人。另外,我想是因为我在担任副主席期间还算认真、投入,被大家认可。”

  在一个政治高度敏感、绝大多数成员为男性的组织中担任“最高领导”,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其实我觉得自己并不适合这个位置。我的职业是律师——自由职业者,从来没有在任何公务体系中工作过,不善管理,凡事喜欢自己动手,不懂群策群力。”

  “我还有一个最大的缺点——直率。别人看我外表都说我温和,其实我个性急躁又直率。”纪欣的坦率令人惊叹。

  焦 虑

  显然纪欣是过谦了。上任后,有点洁癖的她首先改善了办公环境,经常亲自打扫办公室的卫生间。在台湾,促统团体无法从台当局申请到经费,由于财力不足,为了维持自身以及组织的生存,统派几乎没有“职业革命家”。统盟有3500个盟员,仅有7个专职工作人员,历届主席都是“义工”。统盟经费来源于向盟员收取的年费、监委执委的捐献或民间捐款。纪欣虽是律师,但因为精力大多放在统盟的工作上,收入自然受到影响。“好在我也没什么负担,父母已经故去,儿子也已成家立业。”回台湾这么多年,她在台北仍是租房居住,出入都搭捷运。“租房可以住在离办公室近一点的地方,省下不少时间。”

  “凡事亲力亲为真不是优点,但我就是改不了。”统盟的声明稿、自办刊物《统讯》每期的发刊词,纪欣都亲自撰写,自己的发言稿更是字斟句酌。女性特有的包容优势在工作中渐渐展现出来,执委会上无数次激烈的甚至是针锋相对的论争之后,以律师特有的严谨和理性做“结案陈词”的总是纪欣。

  纪欣当然不止有严谨和理性。她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公开场合总是衣着得体、蛾眉淡扫,喜欢和女友们聚会喝茶聊天。“但我的女性朋友们还是觉得我太政治化了。我总是说着说着就扯到政治上去了。”

  有一句话纪欣一直很喜欢:虽千万人吾往矣。但审视自己为之努力半生的统一事业,纪欣不讳言自己的焦虑。“实事求是地说,统派在台湾社会的能见度和影响力依然十分有限。我们有‘宁为少数’的骄傲,也有至今仍为少数者的焦虑。近年来,两岸关系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和平发展新局,统派应该善用这一历史契机,发挥更大力量,扭转长期被误导扭曲的台湾民意。2009年,我写下《台湾需要一个统派的第三势力》一文,号召台湾各地的隐性统派勇敢地站出来,产生了不小的回响。但在长期缺乏社会资源、人力财力不足的情况下,统派要想争取到话语权,还必须突破重重障碍。”

  “挫折感是会有的。好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已成不可逆转之势,我又从统派前辈身上学习到,只要坚持理想与信念、一直努力,把每一件小事做好,也就无愧于心了。”

 
联系本文记者

王尧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刘洁妍、邓志慧)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