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重跃台湾政坛“丛林” 会否再燃“野火”?--台湾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龙应台重跃台湾政坛“丛林” 会否再燃“野火”?

王尧

2012年02月16日09:18    来源:人民网-台湾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图片说明:龙应台就职仪式后与媒体交流。王尧摄
图片说明:龙应台就职仪式后与媒体交流。王尧摄 
  1985年,龙应台在《野火集》出版时写道:写这本书要付出的代价是,以后不会有人学而优则仕请我做官了。

  1999年,龙应台的预言第一次失败,她做了台北市首任文化局长。2012年,她不但再次“写而优则仕”,而且官越做越大。2月,胜选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推出新一任行政班子名单,龙应台赫然在列,出任文化建设委员会主委,被称为“预料中的黑马”。由于台“文建会”将于5月20日之后转制为“文化部”,龙应台若在此之前不被撤换或辞职,便有望成为台湾首位“文化部长”。 

  消息传出,不管外界如何评说,龙应台始终没有出现幕前,仅发表声明表示:咬牙下决定之后,已严重失眠,每天心情沉重,好像戴着头盔要去当兵,或者是高空跳水。深感责任艰巨,满心忐忑,需要社会的“加持”。

  2月6日,台湾新一任行政班子走马上任,集体亮相拍全家福。龙应台因在港处理未尽事宜,未到场。

    2月15日上午,一身黑衣点缀橙色丝巾的龙应台终于出现在媒体面前,在简短的文建会“主委”交接仪式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是会见媒体,温情喊话:在我失去自由的第一天,我选择和媒体朋友们在一起,是希望媒体成为我们的伙伴,大家一起加油。”

  一、转身

  2003年,龙应台不顾各方挽留从台北市文化局长任上退下,定居香港,任教著书。她也经常回台湾,2005年更“捐出自己的名字”,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龙应台基金会,致力于台湾公民社会的培育。正当人们认为她不太可能再回到公务体制中时,龙应台的名字出现在新班子名单中。对于她的再次“华丽转身”,公众倒也并不惊奇。传说2008年选举时,她就是马英九文化政策白皮书的操刀人,并多次被传为文建会主委人选。而此次连任后的马当局,需要一个众望所归的文建会主委和“文化部部长”,她显然是合适的人选。

     当年,龙应台初次以著名作家之身出任官员时,有人问她,你觉得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她答:因为自己的社会资源、知名度和不妥协的性格,让文化议题在这段时间成为台湾社会的一个焦点。

     时隔多年,这个优势显然有增无减。2月15日的就职典礼,蜂拥而至的记者将不甚宽敞的文建会一楼大厅挤得满满当当。龙应台就职典礼的致词稍显正式,和媒体的对谈则大打温情牌。“这两个星期,我一直在做心理建设。”虽然一再表示不谈接下这份工作的细节,但还是透露了不少心情故事。“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和儿子安德烈住在香港。消息公布的前一天,我和他在香港兰桂坊吃牛排。当我告诉他我又要回台北做事时,他的第一句话不是担心我的身体是不是吃得消,也不是担心什么前途命运之类的,他说:‘那么我们是要离开我们这个家了吗?’我这才真正意识到我们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将要划下句点了。后来我就一直哭一直哭,心想反正香港也没人认识我。眼泪掉到牛排里,本来就咸的牛排更咸了。”

  两个星期的心理建设显然颇有成效,龙应台第一次亮相便侃侃而谈,对于记者的问题也有备而来。“说句实话,我以前都不知道文建会在哪里,今天也不回答任何关于业务的问题,因为我需要做功课。”

  文建会成立之初,可能不会有人想到,这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职位,会成为许多官员的滑铁卢。近八年来,台湾文建会主委异动频繁,民众已有不良反应。2011年11月,文建会主办的“辛亥百年大戏”《梦想家》因耗资两亿余元新台币而饱受批评,导致文建会主委盛治仁请辞下台,导演赖声川也开记者会表示很受伤,以后不会再接公家的活。但文化艺术界仍不满意,要求给出更站得出脚的交待。此番龙应台上任,媒体最关心的当然也是这个问题,龙应台的回答是:“《梦想家》事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我不便评论。此事对文建会的公务员士气有很大的打击,我首先要做的是提振士气。”

  谈到未来工作重点,龙应台说:“我最关心的是,台湾最基层最草根的民众,是否能和台北市民一样享有同样的文化权。未来将穿着脏球鞋,全台走透透。”

  台湾新任行政领导班子名单出炉后,民调曾显示龙应台高居满意度的榜首。对此,接龙应台班担任过台北市文化局局长的国民党“立委”李永萍的解读是:“龙应台满意度高是正常的,不高倒怪了。因为新班子尚未上路,目前民调的依据一是知名度二是本人无涉选举。现在民调低不要紧,还有上升空间,倒是高的压力很大,不小心就会掉下来。以龙应台的个性和过往在议会的经历看,未来在“立院”难免火花四溅。电视媒体则不断播出龙应台当年在议会与议员杠上的画面,画面中龙应台面露苦笑,这位议员仍不依不饶地说:“我都气成这样了,你还在笑?”有趣的是,这位当年的台北市议员此次也当选了“立委”,媒体纷纷预测将来狭路相逢此类场面还会重演。 

  针对这种担心,龙应台笑言:“当年我从德国回台,觉得自己是误入丛林的小白兔,丛林里都是毒蛇猛兽,于是全身都穿上了防卫的盔甲。其实,我现在非常后悔,当年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跟市议员们交朋友。此番重回,我一定会以最坚定的信念、用最温柔的态度来达致目标。”

    “为了让文化建设回归文化本质,我可以弯腰、低头,甚至趴在地上。文化工作最怕社会的急功近利和要求立竿见影,必须克服政治的浮躁和利益的急迫,宁可慢,要扎得深。希望大家能对我说,请你从容地做,请你慢慢地来。”

【1】 【2】 【3】 【4】 【5】 

 
联系本文记者

王尧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邓志慧)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