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政坛的女人们:赢了权力 输了爱情--台湾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妇女能顶半边天。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的新班底中,一个个女性官员的闪亮登场引起坊间关注。而台湾政坛上叱咤风云的女人们,大多在婚姻上交了“白卷”,形单影只的背影让人唏嘘—— 

台湾政坛的女人们:赢了权力 输了爱情

本报记者  徐  蕾

2012年02月17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刚柔并济  舍我其谁

  马英九的新“内阁”中,许多熟面孔的女性冲在了前面,开拓了新的从政之路。

  先说1955年出生的“理财高手”刘忆如。在2012年马吴新“内阁”中,刘忆如任“财长”,继其母亲郭婉容后,成为台湾史上第二位的女性“财政部长”。在台湾政坛上,“女承母业”实属稀罕。

  再看1948年出生的“小辣椒”洪秀柱。2月1日,国民党“立委”洪秀柱以高票当选“立法院副院长”,成为台湾第一位女性“副院长”。

  1952年出生的龙应台,前台北市文化局长,人称“文化斗士”。1月31日,台当局行政主管部门公布新任人事名单,龙应台成为“文建部”的首任“部长”。

  这3位创造台湾政坛“历史”的女性有个共同点:刚柔并济。对于女性而言,“刚”凸显特色,“柔”确是先天独有。就像刘忆如曾说的一句话:“可以勇敢,也可以温柔,在心灵深处,永远怀抱一个梦想。”

  洪秀柱身材娇小,但声音洪亮,言行犀利,个性强硬,在“立法院”素有“小辣椒”之称。洪秀柱曾在2006年间上政论节目时,形容民进党前主席游锡堃“连狗都不如”。除了能骂,“小辣椒”也能打。她在某次教育委员会上,与民进党“立委”爆发肢体冲突。“立委”管碧玲因不满洪秀柱抢走抗议标语,当场打了洪秀柱一个耳光,洪秀柱立即用双手回捏管碧玲的脸颊,丝毫不吃亏。

  当然,“刚”,不仅仅是能骂会打,笔头子还要“狠”、力推“女性主义”。龙应台是个有烟火气的批判者,她以犀利的言辞针砭时事,文笔辛辣,也因而遭人谩骂、或密投书至政府单位,但她仍持续写出她的社会观察,我行我素;刘忆如在台湾是热门的理财女作家,她在多个场合宣扬现代女性的“独立宣言”,公开喊话“一位财务独立的女人,在丈夫、孩子、家人与朋友面前都抬得起头来,生命才能够有活力”。

  私底下,她们尽显温柔幽默一面。洪秀柱笑起来眯着眼睛,人缘并不差。她的名片上艺术照占了名片面积的1/3,凸显女人爱美本性;刘忆如在多本畅销书中,强调女性要爱美、宠爱自己。生活中,她保养有加,在公众面前注重仪表,为自己加分;龙应台一面是“钢铁战士”,一面是“一泓春水”,在她的书中,有严厉的批判,也有柔软的叙述。

  不是离婚  就是不婚

  女人太强,往往就会因为诸多原因而至今仍待字闺中。尤其从事政治的女性,有的“和政治结婚”了。即使有人走入婚姻,也因为不能兼顾家庭而离婚居多。新“内阁”的女性中,龙应台离了、刘忆如也离了。而一直未婚的洪秀柱自我调侃道:“我要成为阁员恐怕比出嫁容易,真是出阁更比入阁难。” 

  要说单身,在民进党中的女将更不少。吕秀莲、蔡英文、陈菊,这3位被称为台湾最有权力的女人,都是未婚。

  吕秀莲1944年出生,号称台湾“新女性主义”创始人,政坛上曾经叱咤风云,2000年到2008年做了8年“副总统”。吕秀莲的哥哥吕传胜说,妹妹不是独身主义者,身边一直不缺追求者。只是刚好在她适婚的年纪,发生了美丽岛事件,一下子被判刑12年。“就算原本有的感情,在没有婚约的情形下,不该散的都散了。”吕秀莲后来又交过一个男朋友,但在临近结婚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便选择了临阵退缩。此后,吕秀莲再没有交过男友。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1956年出生,至今未婚,以至于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公然要求其公布性取向。蔡英文从小家境优越,学业优异,眼光极高,对于婚姻与感情,她曾经表示,夫妻到了最后要能维持下去,必须很投入,要有很大的耐心。“我从小在受宠的环境中长大,是不是能这样妥协,我也不敢讲。”其实,蔡英文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念美国康奈尔大学时,蔡英文曾与男友发展到谈婚论嫁的阶段,却因男友遭遇意外身亡以悲剧收场。蔡英文做了民进党主席后,一次,某媒体追问她婚姻问题,她反问,“现在还有人敢追求我吗?” 

  陈菊1950年出生,大高雄市长,新潮流系统的元老级人物,在台湾政坛有“政治性动物”之称。她的发型与穿着长年不变。她永远只穿宽厚大裙、上身穿着不同色彩的T恤,脸上少见涂抹胭脂,发型至今仍是半圆形的蓬松头。有一次,给陈菊写传记的张丽伽鼓起勇气询问陈菊的感情生活,却被陈菊极为严肃地告知“除非我死否则永远不可能解密”。陈菊不讳言自己也曾碰到过让她心动的人,“也曾经追求、曾经期待。但人生境遇就是如此,有时好像晚了一点,有时候就擦身而过”。

  “就一个女人而言,我一无所有,没有家庭、没有婚姻、没有子女。”陈菊曾经这样说,很有些悲怆的意味。对于台湾政坛单身女性而言,赢了权力,往往会输了爱情。个中滋味,她们自己应该是体会最深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联系本文记者

徐蕾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苏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