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飞飞和她的第一部电影--台湾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凤飞飞和她的第一部电影

人民日报驻台记者 王尧

2012年02月17日08:38    来源:人民网-台湾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凤飞飞主演的第一部电影《春寒》剧照资料图。
凤飞飞主演的第一部电影《春寒》剧照资料图。
    细雨春寒时节,在台北听闻凤飞飞骤逝,有许多感触。

    那天中午有事外出了,下午回来看电视,各台都是凤飞飞过世的消息。有此前惠特尼·休斯顿的消息作铺垫,凤飞飞过世的消息给人最大的触动不是人生无常,而是她的低调至死------竟在过世一个月后才公布消息,葬礼仅有十多人参加,在台湾的亲人包括母亲、哥哥皆不知情。

    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台湾媒体记者记录了消息传来时的戏剧性:记者被通知到某饭店参加记者会,但内容是什么语焉不详,只说“跟惠特妮·休斯顿一样很重要。”只有三位记者和一家电视台到场,工作人员一问三不知,记者们不耐烦起来。工作人员兼主持人招架不住,只好对着这小猫两三只宣布记者会开始。记者冷眼相看这记者会如何收场,却听到律师拿着稿子念出:“凤飞飞小姐已于今年1月3日凌晨3点19分因肺癌病逝香港……”消息立即以光速传开,各路媒体蜂涌而至……

    此后几天电视、报纸便都是凤飞飞了,她的生平、她的爱情、她的家庭、她的表演……

    这些资讯于我,大多是新鲜的。身为台湾人口中的六年级生(七十年代生人),又一直从事港台报道,对帽子歌后凤飞飞自然不陌生,但要说多了解,却也谈不上。《掌声响起来》、《我是一片云》……和多数大陆民众一样,我更熟悉的是后来各个版本的翻唱。

    现在,我知道:

    凤飞飞原名林秋鸾,桃园大溪人。因为“国语”讲得不标准,反而在唱歌咬字时形成一种“乡土”特色,深受草根欢迎,是当年台湾人气最旺的歌手,观众投票类的奖项总是高居榜首、远超对手;

    凤飞飞不但出过80多张专辑,还是台湾“老三台”时代著名的节目主持人,常被视为挽救收视率的法宝被挖来挖去;
      
    凤飞飞常年戴帽子,是因为早年资金紧张,无钱置装和打理发型,索性戴帽,竟大受欢迎,渐成特色;

    凤飞飞喜着裤装,嗓音也较为浑厚,是华人世界走中性风的鼻祖;

    凤飞飞嫁作人妇后,一直未完全退隐,1997年还回台湾主持电视节目,2000年以后还不断有演唱会……

    原来,对于凤飞飞,我不知道的还有这么多!但有一件事,却让我大感欣慰:凤飞飞主演的第一部电影《春寒》,好多台湾人都不知道,却曾是我的最爱。

    很多台湾人难以置信,《春寒》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经在大陆公映。现在想来,大陆引进它的原因显然因为它是一部抗日题材的“主旋律”电影。那是遥远的1988年,我17岁,高三,身在遥远的云南大理下关。闺蜜胡姑娘的爸爸在电影院工作,于是我们常常去看电影,时而买票时而不买票。《春寒》的故事发生在台湾某山区林场,时间是二战结束前夕,台湾仍为日据。一位年轻的日本军官来到该林场,邂逅了凤飞飞饰演的秀兰姑娘。秀兰姑娘似乎是林场主的女儿,家中仆人的儿子是她青梅竹马的恋人,还有一位忠实的守护者哑巴。日本军官对秀兰姑娘一见钟情,秀兰抵死不从,于是日本军官将秀兰的心上人送到南洋当炮灰,秀兰依旧抵死不从,日本军官步步紧逼,村民群情激奋,日本军官终被哑巴杀死。太平洋战争结束,秀兰的爱人也死于战争,秀兰悲痛欲绝……

    年代久远,剧情如有错漏,纯属失忆,请勿追杀。这样一部主旋律影片,何以能成为我的最爱呢?我必须先诚实地说不是因为凤飞飞。回顾当年的心路历程,原因有二:一是彰显了我的学识渊博。记得那天一同去看电影的除了胡姑娘还有一位学理科的江姑娘,江姑娘对该片的历史背景不甚了了,又是日本又是台湾又是南洋的看得她一头雾水,我于是不顾前后排群众的侧目慨然充当导演评论音轨:从甲午海战、马关条约说到“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欲潸。 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从二战爆发说到被日本殖民的台湾人被迫到南洋战场当炮灰,从珍珠港事件说到广岛原子弹爆炸,从开罗宣言说到台湾地位未定论……其实当时不过是现炒现卖新看的几本历史书而已,现在看来,是不是也彰显了我对台湾问题的特殊兴趣呢?!

    原因之二我必须诚实地说是因为剧中的大反派----那位帅得惊动党中央的日本军官横山少佐。帅得惊动党中央是有多帅呢,容我用《陌上桑》中描写秦罗敷的手法来说给你听。

    2005年,在万能的天涯网站出现了一个贴子,“有谁能记得20年前的一部电影《春寒》”。贴子名虽然说的是《春寒》,实则是横山少佐的花痴贴,此贴一出,无数横山迷奔走相告,纷纷到此表达终于找到组织的欣喜。回贴成千上万,一座高楼拔地而起,数年间不断有人添砖加瓦,直至不能回复。回贴内容大同小异,大致有以下几类:表达“一见横山误终身”的怅惘,回忆“全班逃课看《春寒》”的盛况,忏悔当年“无视国仇家恨希望秀兰接受日本军官”的糊涂。大家纷纷表示,当年看了这个电影,对于凤飞飞扮演的秀兰很不理解,为什么对帅得没天理又痴情的日本军官不动心,倒对粗壮憨实的青梅竹马忠贞不渝;导演选人失败,怎么能让男二帅过男一呢,虽然影片表现了日本军官的残暴,但他无可挑剔的面容、冷酷的气质、忧郁的眼神让人不恨反爱,导致电影的教育意义全无,白担了个主旋律电影的虚名,也再度证明了“男一是给女主角爱的,男二是给观众爱的”铁律。广电总局(当年肯定不叫这名)选片失败,以为引入一个爱国主义教育片,实则给众少女们送了个怀春对象,还耽误了许多人的终身。

    几年来,春寒迷或者说横山迷聚集在这高楼里,欣赏那些模糊不清的截图,一厢情愿地一遍遍改写电影的结局,让秀兰姑娘和横山少佐终成眷属。据说此片也曾经在央视电影频道播出,有位资深粉丝用录像机留下了珍贵影像。多年来,无数春寒迷想重温旧梦,却踏破铁靴无觅处,终于还是在万能的天涯得偿所愿-----这位资深粉丝将模糊不清的录像带又转成了光碟,发放给高楼里有需要的人。高楼里的人有两个心愿:一是希望横山少佐的扮演者知道这里有一座专门为他建的高楼,二是希望能看到清晰版的《春寒》。

    2004年,我首次赴台驻点采访,其时天涯高楼尚未出现,我还未找到组织,以为全中国只有自己还惦记着《春寒》。此时的台湾,早期二林二秦琼瑶电影中的场景已经不复可寻,《春寒》中那雾气迷蒙的山林、湖水和村庄仍随处可见。与年龄相仿的台湾人相见,必要问起《春寒》,却连最怀旧的那人也没印象;在台湾网络搜寻,结果是一无所得。后来几年到台湾,还不死心地到高雄的电影资料馆查询,结果仍是一无所得,让人费解。

    这几年到台湾我不再提起《春寒》了。一直没有在台湾电视上看到过凤飞飞,倒是经常看到男一的扮演者梁修身和男二扮演者刘尚谦,他们都因为第二代也混在娱乐圈而常常以父子档出现在综艺节目里。梁修身已经是老头了,因为当年就对他没什么印象,所以也没什么感慨。刘尚谦以其年纪论保养尚可,还不至于幻灭,但与制服诱惑的横山少佐也没什么关系了。因记者职业的便利,我要让他知道天涯有座关于他的高楼已非难事,但也无意去实现横山迷们的心愿。说到底,高楼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不过是一群半老徐娘在缅怀自己一去不复返的青春罢了,就像冯小刚们怀念凤飞飞的《掌声响起来》。

    现在已经不会有台湾人说没听说过《春寒》了,男一梁修身也出来怀念凤飞飞了。台湾媒体对凤飞飞题材的挖掘已经进入到当年“后不见后”的环节了,还引发了邓丽君家人的不满。而绿色媒体则有把凤飞飞的乡土特色升华为本土意识的趋势,可悲,可叹!而我只关心台湾的电视台会不会重播《春寒》,但结果可能还是失望,在媒体的预告中没有出现《春寒》的名字。据说凤飞飞在《春寒》中的表现饱受批评,她演唱的主题曲《没有泥土那有花》倒是红了。既如此,重温旧梦是无望了,还是要对凤飞飞说一声:谢谢你,你也是我们旧梦的一部分呢。千山独行,一路走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联系本文记者

王尧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邓志慧)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