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秘台湾“统派”组织的生存状况--台湾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解秘台湾“统派”组织的生存状况

人民网记者 王尧

2012年05月24日08:01    来源:人民网-台湾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中国统一联盟办公室。(摄影:王尧)
中国统一联盟办公室。(摄影:王尧)
  相关阅读:

  揭秘台湾统派组织“铁娘子”:虽千万人吾往矣

  台湾统派团体集会:促和平统一不达目的绝不终止

  最近,在台湾岛内,有“敏锐”的媒体注意到这一现象:统派的声音似乎比以前大了一点。对于这种说法,真正的统派们只能报以苦笑:真的吗?

  一、统派的话题在台湾可说是既热门又冷门。说它热门,是因为“独”派经常叫嚣,凡不支持“独”的都算统派,所以国民党是最大的统派,什么中国时报、联合报都是统媒。这样看来统派的群众基础还挺强大,当然可算热门。但在真正的统派看来,只有支持两岸统一者才能称之为统派,而近年来台湾多个民调显示,明确支持立即统一的台湾民众仅占总人数的一成左右。所以,无论是作为个体的统派还是团体的统派,在台湾都属于少数派、冷门。

    统派虽然人数不多,但源流和理念十分复杂,统左派、统右派、中间派、联合派、主流派、红统、蓝统等概念有区别也有交叉。而作为统派团体,虽然具体理念和诉求各有不同,在章程中列明支持“国家统一”是基本识别标志。成立于1988年的中国统一联盟是台湾第一个公开主张和平统一的政治团体,由中华杂志社和夏潮联合会共同发起,600多名台湾学者、作家以及不同党派人士参加了成立大会,台湾著名乡土文学作家陈映真为第一任创盟主席,现任主席为法学博士纪欣。

   创盟迄今,中国统一联盟始终旗帜鲜明地主张“两岸统一”,以超党派民间组织面貌活跃于岛内,是立场最坚定的“反独促统”政治团体之一。除每年定期召开盟员大会、举办二二八事件真相研讨会、五一劳动节游行等大型活动外,在台湾形势及两岸关系发生重大事件时,均立即以召开记者会、发布声明稿、刊登报纸广告、举办演讲,街头抗议等方式,表达统盟立场,向台湾民众传递有关统一的信息。

    成立于1989年的台湾劳动党信仰社会主义,被视为台湾的“共产党”,据说创党时该党确曾考虑起名台湾共产党,但鉴于当时台湾解严不久,反共思潮仍很普遍,遂定名为劳动党。它由当时台湾地区第一个劳工政党台湾工党分裂而出,随着劳工立法逐步完善,工运转入低潮,劳动党逐步将工作重点调整为“反独促统”。 该党现任主席为吴荣元1949年生于台南,1972年就读台南成功大学时,接触到《资本论》等马克思主义经典,遂与同学数人秘密筹组成功大学共产党,并自制五星红旗、印刷《共产党宣言》,事发之后,先后被判死刑与无期徒刑,1975年因蒋介石过世遇特赦减刑,1986年出狱,投身台湾劳工运动持续至今。200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阅兵,吴荣元曾与中国统一联盟现任主席纪欣等6位台湾同胞一起,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阅兵式。 

    而成立于1993年的新党可能是最为大陆民众所熟知的台湾统派“政党”,新党网页上写明是“中国人的政党”,以清廉制衡、公义均富、族群和谐、国家统一为诉求,强调中华民国的“正统地位”。

   以许历农为会长的台湾新同盟会成立于1993年6月,主张反对“台独”,赞成统一,会员大部分是1949年以前大陆去台人士,多为原国民党军界的将校军官和国民党当年的“非主流派”元老,有郝柏村、李焕、许历农、梁肃戎等退役将领100多名,以及众多学术界知名人士。

    2005年10月成立的中华统一促进党是台湾第113个政党,用该党总裁张安乐的话说,“中华统一促进党是目前在台湾既能深入基层各角落,又敢公开主张“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党”。由于具备一定“江湖色彩”,中华统一促进党更容易深入中南部的草根地区,其理念也影响了一部分台湾基层民众。2009年,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台时,“中华统一促进党”挥舞着五星红旗、打着欢迎横幅与来“呛声”的独派对峙,他们说,“希望让陈云林知道,台湾也有欢迎的声音”。

    1991年在台湾创刊的《海峡评论》月刊是统派知识分子的阵地,创刊以来高举“统一祖国”、“复兴中华”的旗帜,为反对“台独”、促进祖国统一做出了独特贡献。

   二、近年来,两岸关系大幅改善,但统派在台湾的生存环境并未有显著改善。一位台湾网友说得很直白,“统派在台湾是被蓝绿通杀,因为台湾的政治人物都要靠选票生存,而统一是‘票房毒药’。这里的杀是一种软杀,就是在所有的利益和权力上排挤你,在真实生活中孤立你。谈统一,只能在网路上谈。”中国统一联盟主席纪欣则说得更隐晦一些:“过去几年,台湾民众虽然享受到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带来的便利与巨大利益,但对于‘两岸同属一中’、‘我是中国人’的认同却未大幅增强,“拒统”的社会氛围依然存在。2009年1月,我有感而发,写下《台湾需要一个统派的第三势力》,呼吁号召散在台湾各地的隐性台独,勇敢地站出来,携手壮大统派的势力。该文经多方转载后,居然产生不小的回响,许多读者辗转来函或来电,训示我不要只是坐而言,要起而行。但是,统派在长期缺乏社会资源,人力财力不足的情况下,要想在短时间内扩大社会的能见度,争取统一的话语权,还必须突破重重障碍。”

    由于财力不足,为了维持自身以及组织的生存,统派几乎没有“职业革命家”。以中国统一联盟为例,统盟有3500个盟员,仅有7个专职工作人员,主席们都是“义工”。促统团体无法从台当局申请到经费,统盟经费来源于向盟员收取的年费,盟员年费是1200元新台币,比国民党多了六倍,还会对执监委进行定额的乐捐,或寻求民间捐款。留美出身的纪欣职业是律师,因为精力大多放在统盟的工作上,收入自然受到影响。纪欣生活简朴,在台北是租房居住,出入都搭捷运。副主席王晓波现职是世新大学教授,副主席蓝博洲目前辞去了教职专心写作,生活都相当简单。统盟秘书长谢尚文说:“有年轻人表示要专职投入统运,我们都说不要,你该读书去读书,该工作工作,你有了生存的基础,统运才能生存。”近年来两岸交流频繁,到统盟总部参访的大陆客人越来越多,接待费用对于统盟是不小的压力,有时不能请客人吃饭,他们就请客人“吃水果”,“好在大家也都能理解”。

    几乎所有的统派团体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财务困难。一次,《海峡评论》杂志拟请几位大陆驻台记者到饭店餐叙,没想到前来的大陆记者人数远超预计,费用将远超预算,只能将记者们带回编辑部吃外卖,正好让记者体验了一下统派吃盒饭的传统。

    台湾劳动党的经费来源比较特殊,除党费外,活动经费主要依靠白色恐怖幸存者、老政治犯及其家属的捐赠。劳动党内有左翼政治犯及家属近千人,其中部分老政治犯出狱后,或因家族事业或因自主创业具有较好的经济实力,而对劳动党给予大力资助,这些自称为“老同学”的老政治犯,是劳动党幕后最核心最坚定的支持力量。

    经费、资源的困难自然影响到统运的后续发展。纪欣坦言:就政治资源来说,吸收年轻人是比较吃力的,年轻人更多为自己的政治前途着想。学生运动很有力量,但年轻人往往会在运动后投身政党争取参与选举。统派组织成员年龄偏大也是共有的问题,近年来各团体都为吸引年轻人着力不少。台湾政治大学研究生王炳忠现在已是新党的得力干将,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杰克是从美国回来的年轻人,问及他的入党动机,他反问:“做中国人很奇怪吗?”

【1】 【2】 

 
联系本文记者

王尧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邓志慧、史江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