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当日新闻集粹
爱车酷族 欢乐天地
追逐体育 追逐英雄

人民网主站>>海峡两岸>>新闻专题>>2001台岛选战>>分析评论 2001年11月23日08:28


浅析台湾的选举

严峻

    随着两岸新闻交流的日益增加,有关台湾选举的话题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种媒体上。那么,台湾的选举从何时源起?发展历程如何?现在台湾都有哪些选举?台湾的选举有什么特点?这些都是大家关心的问题,下面笔者就台湾的选举作一番介绍与分析。 

    台湾选举最早可以追溯到日本占领台湾时期。1895年日本割占台湾。次年,日本国会通过法律,设立台湾“总督府”及其幕傣机构。在各方压力下,日本殖民当局开始考虑给予交税的年满25岁男子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并于1935年进行第一届市议员和街庄“协议员”选举。当然,这些选举更多的是为殖民统治进行一些“民主”的点缀,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当局将台湾的行政区重新划为8县9市,用直接选举的方法,进行最基层的村、里长,乡、镇(区)民意代表选举,而对省参议员和高层公职则用间接选举的方式产生。1950年至1969年,是台湾选举活动的第二阶段,也是台湾“地方自治”全面落实的时期。这段时期,国民党当局开放省、县、市长议员和县、市、乡、镇长等多项地方公职选举。除在个别情况下,有些选举被推迟举行外,多数选举都能如期进行。进入1969年,台湾开始进行“中央民意代表”的换届选举。为了缓和国民党当局所谓的“法统”危机,当局对“国民大会代表”、“立法委员”、“监察委员”进行增选或补选。这时大批的“党外(指国民党外)人士”开始投入这些“中央民意代表”的选举,以求在“体制内”与国民党当局作进一步抗争。到了90年代,台湾当局大幅进行“宪政”改革,各项公职选举基本上都放开,特别是1996年台湾进行首次“总统”直选,按台湾一政论家的话说,“这标志着台湾再无选举禁区,台湾进入了全面选战的年代”。 

    那么,目前台湾的公职选举都有哪些呢?从总体上分,可分为“行政首长”选举和“民意代表”选举两大类。“行政首长”选举分为“中央行政首长”选举(即“总统、副总统”选举)和地方行政首长选举(主要有县长、市长、乡长、镇长、县辖市长、村长、里长选举)。“民意代表”选举也可分为“中央民意代表”选举(主要是“立法委员”选举 ),地方“民意代表”选举(主要为市、县议员选举和乡、镇、市民代表选举)。现在台湾各党全力备战的所谓年底“二合一”选举,就是“立法委员”选举与县、市长选举(台北市、高雄市两个“院辖市”的市长除外)。 

    下面重点分析一下台湾的“立法委员”选举。按照台湾修订后的“宪法”规定,自第四届“立法委员”选举开始,总共选举产生225名“立法委员”,其中从各区域产生168人,每县市至少产生1人;平地原住民及山地原住民各产生4名“立法委员”,海外侨民中产生8名,此外还有41名“不分区立法委员”。“不分区立法委员”和“侨选立法委员”是按政党比例制产生。所谓政党比例,即各党在选举中的得票率之比。例如,总共只有A、B两党争夺10席“立法委员”,A党得票数占总投票数的60%,B党为40%,那么A党就得6席,B党得4席。当然,并非所有参选的政党都能参加“不分区立法委员”的分配,按台湾“宪法”规定,只有得票率在5%以上的政党才具有这种资格。现在新党、台湾团结联盟努力奋斗的所谓“5%政党门槛”即是此意。 

    县、市长选举采取相对多数获胜制,哪个候选人取得相对多数,即当选为该县(市)长,这点一般人都较好理解。但台湾的“立法委员”选举制度则比较特别,其所采取的“单记非让渡选举制”可谓“举世无双”(这种选举制度只有日本和韩国过去使用过,现在仅台湾仍在沿用)。 这种制度规定,每个选区产生若干名“立法委员”,但选民只能投一票,该票只能投给一个候选人。这种选举制度使小党容易生存,使一些人可以通过较固定的支持者低票当选。例如1992年第二届“立法委员”选举,台北县应选16席,候选人只须达到6%的选票即可保证当选,但事实上在赵少康超高票当选的情况下,有些人仅以不到3%的得票率即当选。这种选举制度,使候选人可以不顾所在选区大多数人的诉求,而只须嬴得稳定的部分支持者。这也是造成地方派系长期存在、纷争的原因之一。此外,这种制度要求各党必须在提名策略上运用得当。若提名多了,势必票源分散,这可能产生同党排挤效应,使同党的候选人因为比他党候选人票低(有时可能仅低数百票),而大多乃至全部落选;但提名少了,则可能使该党一个或几个候选人高票当选,但本来可以多争取到的名额,则因为该党提名不足而让其他党候选人低票当选。所以,如何进行“立法委员”党内提名作业,是对各党智慧的一个重大考验。 

    年底的“立法委员”选举对目前岛内各主要政党都至关重要。对民进党来说,这事关其在选后能否稳定执政,也关系到其选后筹组“联合内阁”时能有多大的发言权,是否会将“组阁”权拱手让给在野党。对国民党来说,其目前在“中央”的政治地盘,仅剩“立法院”这一块,能否打好年底这一战,不仅事关国民党能否浴火重生,也将直接关系到连战地位的稳固与否,乃至国民党会不会再次分裂。对亲民党来说,这是其组党后的第一次重大战役,直接关系到亲民党未来在台湾政坛能扮演什么角色,也影响到宋楚瑜两年半后参选“总统”的情况。对新党来说,年底这一战若不能冲过5%的政党门槛,它就将几乎完全泡沫化,可能从此走入历史。对台湾团结联盟来说,年底选举若吃败战,原来就是乌合之众的党员可能将作鸟兽散。所以,目前各党都高度关注年底的选战。 

    从这几年对台湾选举的观察来看,台湾的选举文化出现这么几个主要特点:其一,派系政治色彩明显。这不仅仅是各个政党内都有派系(如民进党内分为新流潮系、正义连线、福利国连线等),地方派系更是介入各项选举中。就拿这次“立法委员”选举来说,岛内有政治观察家认为,某个候选人能否当选,除了在大台北地区还可以讲些“理念”、“形象”外,在其余各县市,关键就在于是否得到地方有力派系的支持。其二,金钱与选举密不可分。选举是一种社会资源消耗十分严重的活动,在台湾更是如此。据估算,目前在台湾选“立法委员”,一般都得花上数千万元新台币。这些钱除了政党补助一部分外,大多得靠家族或财团的支持,这就为财团介入政治提供了一个主要渠道。此外,不少候选人还得花大笔的钱进行贿选,这不仅进一步增加选举开销,也进一步败坏选举风气。第三,整个台湾社会“泛选举化”。 依一些国际观察家的看法,台湾是亚洲“新兴民主地区”,选举往往不仅是政治人物活动的主要部分,也是一般民众感兴趣的话题。事实上,台湾的政治、经济、社会活动大都与选举有关。在泛选举化的氛围中,台湾社会对选举的热衷与关注度,有时甚至超过了西方选举成熟度较高的国家。当然,有人认为黑道与选举关系密切,也是台湾选举文化的一个特色。这言之成理,特别是李登辉主政时期,为了保住政权,台湾当局往往怂容黑道涉入政治。不过也应该看到,随着台湾民众选举文化水平的日益提高,随着社会上对黑道抨击力度的逐步加大,黑道对台湾选举的影响力正日渐式微。 

    其实,上文所说的选举都是公职人员选举。而台湾的选举,除了公职选举后,还有另外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各党的党内选举。各党(特别是民进党、国民党等主要政党)党职,如党主席、中央委员、中委会秘书长等等,也是岛内政治人物角逐的重点。因为这些党职,其在台湾政坛上的地位与作用,有不少是远远超过公职的。当然,也有些人身兼重要的党职与公职于一身,如“立法院长”王金平,他同时也是国民党副主席。现在台湾各主要政党的党职主要也是靠党内选举产生。此外,党内选举除了产生党职外,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各党对各项公职的提名。为了使提名制度更加公正化,目前岛内主要政党大都采取民意调查与党员投票结合的提名方式。例如,民进党就规定,县、市长提名采用民意调查成绩占70%,党员投票成绩占30%的方式,决定由谁代表民进党参选各县、市长。 

    可以说,随着台湾选举举办次数的不断增加,台湾的选举文化也在进一步发展。当然,对一般台湾民众来说,选举不过是有权有钱人玩的政治游戏。 

    (本文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 

    (摘自中国网)
新闻专题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