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台湾“老统派”陈钦铭:一片冰心在玉壶(人生况味)--台湾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台湾频道

 走近“老统派”陈钦铭,感受淡然,也感受激情—— 

专访台湾“老统派”陈钦铭:一片冰心在玉壶(人生况味)

本报记者  王  尧

2012年08月31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他是“老统派”,担任过中国统一联盟主席,但在台湾也算不上名人;他开着一家中医诊所,温饱有余,谈不上富有。他行事低调,最“轰轰烈烈”的事迹是组织募款在大陆捐建了9所希望小学,其中他个人出资至少一半,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生性乐观,相信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两岸统一。

  少小离家老大回

  陈钦铭(见上图,本报记者王尧摄)的中医诊所在台北“老城区”重庆北路的巷子中,房子是典型的台湾民居“透天厝”,一楼是诊室,楼上是住家,陈设简单、清爽。穿着夹克、戴着眼镜,没有印象中老中医的仙风道骨,年近八旬的陈钦铭更像斯文的大学教授。

  和那个大时代中无数骨肉分离的家庭一样,陈家的故事少不了天涯咫尺的桥段。1934年,陈钦铭出生在福州。1947年,做教员的父亲在台湾找到了教职,陈钦铭随之到了台湾,哥哥、弟弟则留在福州老家。接下来,众所周知的时局变动改变了人们的命运,漫漫长夜里,陈钦铭思念的不仅是亲人,还有故土。

  再踏上归乡路已是30多年后。“台湾当局开放探亲之前,我就溜回去了。取道香港到深圳,坐了24个小时的长途巴士到福州,见到了留在大陆的哥哥、弟弟和很多亲戚。”虽然是少小离家老大回,陈钦铭对福州并无陌生感,“毕竟在这里长到十几岁,印象很深刻。”

  慷慨解囊为育人

  陈钦铭与中医并无“家学渊源”,“兴趣”可能是唯一的理由。1953年从台湾师范大学史地系毕业后,他教过书,后来师从台北一些老中医学习中医理论、实践,于1966年参加台湾的中医师特考,拿到中医师证书后自己开了诊所坐堂行医,在乡邻间颇有人缘。多年来,他在位于台中的中国医药学院兼任教职,在台北市中医师公会担任顾问,在台湾中医界小有名气。

  只开方不卖药,每周开业只两三天,其余时间或闭门读书著述,或出门游历,陈钦铭的金钱观可见一斑。“钱嘛,够用就行,我不抽烟不喝酒,生活简单,开销也不大。”

  1988年,台湾第一个公开主张和平统一的政治团体中国统一联盟成立。因为与统派们意气相投,陈钦铭加入了统盟,担任过统盟副主席、主席等职。经由全国台联牵线搭桥,他开始为捐建大陆希望小学筹款,多年来共在江西、贵州、云南、甘肃等地捐建了9所希望小学。相关资料有的已经开始泛黄,陈钦铭小心翼翼地展示、整理、收好。自家中医诊所的病人是募款对象之一,“很多病人都是几十年的老熟人了,对我们非常信任,非常感谢他们。每一笔款项我们都开收据,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其次是自己的亲友,如果钱还不够,就自掏腰包。“建一所小学大概需要3到4万美金,我自己出了一半吧。教育是人力培养的主要方式,人才决定着国家的兴衰,我能略尽绵力,无怨无悔。”

  两岸统一应有期

  行医之外,陈钦铭最喜欢的事是四处游历。无论是大陆有关方面组织的参访,还是个人出国旅行,每有所见,必有所记,尤喜古体诗。在山东胜利油田、在山西、在陕西、在江西……祖国大陆悠久的历史文化和这些年的蓬勃发展令他赞叹不已,引《牡丹亭》名句称“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平生大快,得未曾有!”

  参观胜利油田,陈钦铭由衷感叹:“若无新中国,何来胜利油田?”他最推崇中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先生,“一代学人,食仅果腹,身后家无遗产,想纪念他的人要保藏一件完整而无补丁的衣服而不可得!至今思之,令人泫然。”

  年近八旬,陈钦铭却坚信:“在我的有生之年,应该可以看到两岸统一。也许一觉醒来,两岸就统一了。”他认为,这论断不是盲目乐观,而是建立在理性分析基础上的。台湾有很多人没有去过大陆,对大陆不了解,甚至有很多误解,大陆的声音又很难进入到台湾,主张两岸和平统一的台湾统派应该多做些沟通、开解的工作。2011年10月25日,陈钦铭在台湾各界纪念台湾光复活动上代表医界发言,再度重申中国统一联盟老前辈周合源先生的名言“中国再统一,台湾真光复”,呼吁诠释历史应从两岸共同记忆出发,划谋定策也要以13亿大陆同胞和2300万台湾同胞的福祉为依归。

  “也许一觉醒来,两岸就统一了。”一片冰心在玉壶,这位“老统派”的期许,闻之怎能不令人动容!

联系本文记者

王尧
[留言][博客][微博]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洁妍、邓志慧)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