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苏建和案——台湾版的《杀人回忆》?--台湾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台湾频道

记者手记:苏建和案——台湾版的《杀人回忆》?

人民日报驻台记者 王尧

2012年09月04日14:29    来源:人民网-台湾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因为与苏建和案义务律师团成员许文彬律师相熟,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关注这起历时21年的台湾著名案件。此次机缘巧合,在台期间适逢此案宣判,得以亲历此案落幕的历史性一刻,感慨颇多。

  环球同此凉热。在全球范围内看,苏建和案并非孤本。台湾媒体最常提起的是美国的辛普森案,而在我看来,香港十大奇案之一的纸盒藏尸案虽然结局不同,但也颇有相似之处。十年前的2002年9月,我在人民日报香港记者站工作期间,香港跑马地纸盒藏尸案重犯欧阳炳强在坐牢28年后假释出狱,社会高度关注,我所作的相关报道在人民网刊发后在内地亦引发热议。

  在这宗命案中,被控谋杀16岁少女卞玉英罪名成立的欧阳炳强,一度被判死刑,后改为终身监禁。此案之所以备受关注、名列香港十大奇案之一,除了死者是中学生外,还因为嫌犯欧阳炳强从头到尾都咬定“我没杀人,我是冤枉的”,作案的动机和过程始终成谜。案中也确有不少疑点:藏尸纸盒上的两个手印并不是欧阳炳强的;案发地点并无死者卞玉英的指纹;警方一直找不到卞玉英上学用的随身物品。这是香港司法史上首宗法庭接纳在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以“科学鉴证技术”将凶徒定罪的案件。但代表欧阳炳强上诉的御用大律师曾置疑科学鉴证的可信性,因为控方在卞玉英身上找到的269根纤维中只有两根与欧阳炳强的西装上衣吻合,死者身上始终没有被告所穿西裤的纤维。
    欧阳炳强到底有没有杀人?如果不是他,那么真凶是谁?欧阳炳强出狱后,记者们最关心的问题仍是“当年你究竟有没有杀过人?”对此,欧阳炳强只是平静地说:“这个案子已划了句号,我有生之年都不想再提。不是每一个终身监禁的犯人都能出来,感谢当局恩赐,我会好珍惜。”欧阳炳强的回答使此案的真相至今是个悬念。而此案扑朔迷离,颇有演绎空间,正对编剧的口味,在香港曾多次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

  说到真实案件改编的文艺作品,又不得不提著名的韩国电影《杀人回忆》。此片一度被封为“史上最好的韩国电影”,影片开头即言明“取材于1986年——1993年间发生的真实案件,该案件至今未侦破。”影片的开头,宋康昊饰演的基层警察朴警官,一抓到嫌疑人,便循循善诱地帮助其回忆杀人经过,对方稍有抵抗,朴警官的拍档马上大脚踹过去,甚至把人倒吊起来。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韩国常见的一幕,许多无辜的民众,或抗不过毒打,或受到诱导,不但自认有罪而且可以头头是道地交待"杀人”经过。当然这些情节不过是《杀人回忆》的餐前小菜而已,此片精妙之处看过的人自然知道,没看过的说也没用,不复赘述。想说的是,《杀人回忆》与香港纸盒藏尸案和苏建和案的共同之处,在于真相的不确定。在电影《杀人回忆》的最后,已经辞职多年心如止水的朴警官,在可能获知谜底的希望出现又破灭时,心中的小火苗从燃起再到黯然熄灭的“表情”为全片最妙处,令所有探寻真相而不得的人心有戚戚焉。

  据台湾媒体报道:苏建和案最后宣判后,曾经刀下留人的马英九表示,希望台湾司法界检讨这个案子代表的意义,避免重演类似案件,不要再出现任何刑求或不当取供的状况。应该说,苏案翻盘的关键之一,就在于口供证据的获取方法“不当”。当然,这其中也存在一些疑点。以常理推论,吴铭汉、叶盈兰夫妇命案当时已有证据确凿的真凶王文孝落网,警方已无破案压力,又何必一定要屈打成招让王文孝交待什么“共犯”?王文孝咬出的“共犯”包括亲弟弟王文忠,虽然王文忠因被安排的角色是“把风”而最早免于死刑之忧,但若王文孝为“乱咬”,他又如何能确保苏建和等在被刑讯逼供后与他“保持一致”,仅为王文忠安排“把风”的任务?要知道,一个不小心,亲弟弟也有可能身首异处,这可不是玩的。从人伦亲情的角度,似乎说不大通,除非他跟他兄弟有仇。

  反过来说,从人之常情的角度,说苏建和们是凶手而王文忠只负责“把风”,同样不通。据网上流传的王文忠翻供资料看,王文忠后来表示,苏建和、刘秉郎与王文孝只是第二次见面,庄林勋更是只见过王文孝一次,“如此之薄的交情,怎可能与家兄参与此案而犯下此滔天大罪?”没错,如果事实确实如此,那苏建和三人对王氏兄弟的情义,真可堪比武侠小说中的江湖人物了。

  生命是如此的精彩,真相是如此的难明。当然,我们在此感叹真相难明,并非否定苏建和案律师团的工作及其意义。此案对台湾司法改革的推进作用毋庸置疑,其中义务法援的法律界人士和民间团体功不可没。正如许文彬律师所说,如果做不到“勿枉勿纵”,那我们宁愿选择“宁纵勿枉”。毕竟,相对于警察、检察部门等国家机器,老百姓处于弱势地位,根据无罪推定的司法理念,对疑案“宁纵勿枉”,可能一时放纵真正的罪犯,但不会冤枉无辜,事后易于纠正。眼下,许文彬律师又将关怀的目光投向了早已服刑完毕的王文忠,既然苏建和们无罪,王文忠自然也是“莫须有”,应“一视同仁”予以平反。

  苏建和案对普通老百姓有何意义?一位台湾网友曾经写下长文,就苏案总结了普通老百姓与公检法机关打交道时保护自己的十招。有趣的是,十招之首是“不要做坏事”。不做坏事、问心无愧,才能跟公检法大声说话,否则,即使逃脱得了法律的制裁,也不能逃脱自己良心的审判。

联系本文记者

王尧
[留言][博客][微博]
分享到:
(责任编辑:邓志慧、刘洁妍)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