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制衡坐大的民进党?

王 平

2016年02月01日04:5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台湾新一届“立法院”2月1日开始运作,将选出新的正副“院长”。对于在“立法院”占六成席位的民进党来说,“院长”之位是煮熟的鸭子。过去17年,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凭借“政党协商”和“肢体对抗”两样法宝,常能“以小博大”,令国民党团徒呼奈何。现在强弱之势颠倒,国民党能否发挥制衡作用,却成了大大的问号。

  “行政”与“立法”尽在蔡英文掌握

  2月1日是台“立法院”新会期第一天,将选出正副“立法院长”。在“立法院”113席“立委”中,民进党占68席,国民党仅35席,此外还有时代力量5席和亲民党4席,无党籍1席。实力悬殊,民进党籍候选人夺得“院长”之位已成必然。国民党籍的王金平在当了17年“院长”后,终将黯然退场,“立法院”进入了民进党“一党独大”的时代。

  此前一周,民进党内上演了“三强争霸”戏码,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民进党前秘书长苏嘉全和资深“立委”陈明文都有意争夺“院长”宝座,互不相让。但蔡英文挟高票当选和“绿营共主”之威,轻松化解难题,很快就让柯、陈二人知难而退,民进党随后推出苏嘉全和“立委”蔡其昌的“苏蔡配”。

  从个人实力来说,担任总召15年之久的柯建铭无疑最为突出,台湾媒体形容,柯跟另外两位相比就像“职业棒球手和少棒队员”。但柯的短板也恰恰在于浸淫太久。台湾“立法院”被外界戏称为“乔家大院”,意指里头有太多的内幕交易和利益交换,而王金平、柯建铭二人并称“乔王”。

  “乔”大意为“暗中运作”,据说“立法院”有“四常乔”是“票(火车票)、床(病床)、兵(兵役关切及调动)、监(监狱探监增见)”,还有“四不乔”则是“官(官司)、罚(罚单)、刑(刑案)、试(全台级考试、联招或入学试务)”。

  不过,王金平因为关说司法案差点被开除党籍,说明“四不乔”不过是虚词点缀,而他所要“乔”的,正是柯建铭的官司。民进党号称要全面改革,第一个便要拿“立法院”开刀。所以,蔡英文更属意面孔较新的苏嘉全,而非形象不佳的柯建铭。

  蔡英文能够兵不血刃地让元老级的柯建铭退下,显示她目前在民进党内“一姐”地位稳固,无人敢撄其锋。而“苏蔡配”出线,可预见新“立法院”将贯彻蔡英文的执政意志,马英九时代“行政”与“立法”的对立将不复见,“府院”党尽在蔡英文掌握之中。

  会有“绿皮蓝骨”的“院长”吗?

  不甘不战而降的国民党也推出了自己的候选人:由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赖士葆、“金管会主委”曾铭宗参选竞逐正副“院长”。赖士葆表示,由于国民党席次仅有35席,若跟其他政党没有合作空间的话,“推不推结果是一样的”。但既然受到党团托付,还是会尽力去拉票。

  “合作空间”还是有的,就是亲民党在“立法院”的4位“立委”,其中包括日前刚宣布加入亲民党团的无党籍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虽然宋楚瑜此次“大选”又分了蓝营的票,但一来无关胜负,二来国民党患难之际,自当尽力团结旧盟友。不过,考虑到民进党加深绿的时代力量再加上亲民党是77席,刚好迈过“立法院”2/3席次门槛,亲民党在某些情况下就会成为民进党大力争取的“关键少数”,所以,国民党要在“立法院”寻求“国亲和”,也会碰到障碍。

  正副“院长”是蓝是绿,对“立法院”的蓝绿平衡会有多少影响?过去17年间在王金平治下,绿营“立委”虽然一直是少数派,却能一再使用霸占主席台、抢夺麦克风、反锁“立法院”大门等无赖招数制胜,而王金平从来不动用“警察权”将捣乱者拖走。可见,“立法院长”是什么党籍无关紧要,其个人政治倾向和管理思路才重要。

  蔡英文日前提出了“立法院长中立化”三原则。对此,苏嘉全表示,他与蔡其昌若当选将即刻辞去民进党中常委党职,除了民进党党庆、国民党党庆,或党团邀请“院长”去祝贺之类的人情活动之外,不介入任何党内活动。

  当然,“中立化”听起来更像是“政治理想”或宣传口号。正如国民党失去多数席位,号称蓝绿通吃的王金平也只能黯然下台,“院长”能否站稳脚跟,跟本党的支持密不可分,两者本是共生关系。因各种历史原因,国民党出产“蓝皮绿骨”人士并不稀奇,要求绿营也贡献出“绿皮蓝骨”的“立法院长”,恐怕有点痴人说梦。

  台湾会二次“闭关自锁”吗

  “穿皮鞋”的国民党想来轻易不会上阵肉搏,台湾“立法院”的武斗场面往后估计将大为减少。然则国民党要靠什么制衡民进党?这得看新“立法院”会不会继承王金平的遗产:党团协商制度。

  过去,在“立法院”审议重大法案之前,蓝绿党团会先派要角关门开会,就将审议的问题商量、谈判出个结果,然后再在正式会议上按商量好的剧本行动,这就是党团协商制度。其中有多少利益交换和复杂内幕,外界不得而知,所以多称之为“密室协商”。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协商制度,民进党才能够以小博大。否则,按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在蓝绿对抗如此激烈的台湾,少数党在“立法院”本应毫无作为。

  “党团协商制度”会不会成为改革对象?成了多数派的民进党团会不会愿意和国民党团继续“协商”下去?目前外界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今后国民党团的影响力将远不及之前的民进党团。

  台湾东海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邱师仪近日在《中国时报》投书指出,新“立法院”在民进党占六成、时代力量“立委”与民进党友好、国民党“立委”无法积极抵抗,再加上如果蔡英文在就任领导人之后续任党主席,则一部形式上“行政”“立法”分权、实质上“行政”“立法”合一的执政机器即将启动。如此运作,好处是“行政”效率将出奇的高,但隐忧则是“行政”与“立法”部门是否会在某些关键时刻,将台湾带往与对岸强烈对抗的零和博弈之中?会不会将台湾带入二次的“闭关自锁”?“完全执政完全负责,民众都拭目以待”。

(责编:袁勃、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