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口“转型正义”  推行“台独”史观

蔡英文的道歉实为政治秀

本报记者  任成琦

2016年08月03日08: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总统府”外广场上的“原住民”抗议者。
  张荣隆摄

  8月1日是台湾“原住民族日”,蔡英文当天代表民进党当局向“原住民”道歉,宣示将设置“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委员会”并亲自担任召集人。台湾媒体统计,为“过去四百年来所承受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云云,蔡英文在致词中前后向“原住民”道歉10次之多。看似谦卑,骨子里却透露着傲慢。加上政治算计太多,号称和解的道歉,竟引发“原住民”内部新的分裂。岛内学者戚嘉林批评,蔡重建“原民史观”的目的,本意是建立要与大陆脱钩的“台独史观”2.0版。这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伎俩,确实更为狠毒。

  作 秀

  道歉仪式现场的一大“亮点”,是蔡英文穿上了有排湾人图腾的外套。按其办公室发言人黄重谚的说法,外套是由屏东排湾人出身的时尚设计师刘咏苒专门设计,衣上图腾是意象式的蝴蝶纹图饰。根据排湾人的传统故事,该图饰是用来褒奖第一个奋不顾身救援遇难者的勇者。

  服饰加故事的噱头与看点,不可谓不精心布置,却遮盖不住仪式后面的空心本质。蔡英文道歉后,由“原住民”代表、二十几年前反对兰屿核废料堆放的夏本·嘎那恩以雅美语发表回应。他再次提出,要求核废料迁出雅美人世代守护的那片土地和海洋。对此蔡英文只能打太极,表示会提出调查报告,先给兰屿当地民众提供补偿云云。这些对策了无新意,过去台湾当局都已经做过,何需再拿来重复一遍。

  用国民党主席洪秀柱的说法,整个道歉过程就是8个大字:华而不实,诚意不足。身为“原住民”的社工马志政投书媒体说,感觉这就是一场政治秀,因为即便说1万遍道歉,没有实质具体的政策与作为,都只是假象。出自阿美人的摇滚歌手张震岳同样提出质疑,认为道歉还是凸显蔡英文当局对“原住民”的高姿态和优越感,“要解决实际事情,别光是演戏而已”。

  岛内独立评论人朱骏更是对蔡英文选择性道歉颇有微词。他说,蔡说得真好:“在泰雅人的语言里,‘真相’叫做 Balay。而‘和解’叫做Sbalay,也就是在Balay之前加一个S的音。真相与和解,其实是两个相关的概念。”既然如此,为何独独对“原住先民”被杀得最为惨烈的“日据时期”不敢说清楚?没有真相,哪来的和解?这里的道歉何其虚伪!

  抗 议

  8月1日道歉活动进行的同时,台湾“总统府”前广场另有约50名“原住民”在大声抗议,抗议道歉仅仅流于形式,没有做任何向社会沟通的工作。在“原住民”出席代表陆续进入“总统府”时,“原住民转型正义同盟”成员突破警方防线,冲上去批评蔡英文“玩假的”,呼吁族群代表不要参与背书,“回头是岸”,因为“没有真相,没有和谐”。显见在“原住民”内部,大家对是否接受道歉看法也各不相同甚至水火不容。

  似乎为了展现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格局”,蔡英文在迎接“原住民”代表进去后,也特地在安保重重阻隔下主动走到广场,向抗议团体挥手致意。吊诡的是,新当局打着和解旗号要给“原住民”道歉,但政治算计太多,却引发“原住民”内部新的分裂。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有人说,尽管前后10次道歉,但谦卑背后是傲慢。在当局主导下,难免有“原住民”被迫接受和解的味道,特别是来自兰屿的雅美老人家被“罚站”听训了十几分钟。张震岳不满地说,弄一个道歉,结果却是我们被道歉的要登门,“排排站好,好似皇帝钦点”!他感慨,“台湾什么都不奇怪,很多事物都畸形到习以为常。”

  马志政认为,“原住民”相关委员会召集人绝对不应该是由蔡英文出头,应该由“原住民”担任及筹设。原乡部落问题很多,家庭弱势边缘化、教育及照顾资源不足、传统文化及与语言瓦解等议题,没有一个能够解决。因为我们不需要“华丽假象的道歉”,而是要“实质具体且有意义的道歉”。张震岳也认为,根本不需要道歉,只要“把现在原住民所有问题尽量解决即可”。他同时批评一些“原住民”官员竟接受了道歉闹剧,“这些承诺会不会实现,你们自己心知肚明”。

  史 观

  让两岸有识之士担忧的是,道歉之举显然超越了岛内“原住民”议题。因为醉翁之意不在酒。蔡英文在“5·20”讲话中已明言,新当局道歉来面对“原住民”相关议题,是要重建“原民史观”。世新大学副教授戚嘉林在接受访问时表示,蔡提到的重建“原民史观”,是用来对抗“汉人史观”,这是一套比李登辉“外来政权史观”更升级,欲与大陆脱钩以建立“台湾主体性”的分离主义史观。

  戚嘉林说,引述历史不能偏颇,历史上“原住民”也曾伤害在台汉人,但由谁替汉人的转型正义发声?历史不应成为传播仇恨、撕裂族群的工具。蔡当局带有“台独”目的、又不合比例地凸显“原民史观”,扭曲其他时期的史实,也等同否定闽南人移民台湾的正当性。换言之,这次借“原住民族日”向“原住民”道歉为由,将台湾主体性与“原住民”本源连结,孕育与大陆脱勾的“泛南岛民族意识”,建构2.0版的新分离主义史观。其核心要害,就是将“原民史观”操作机制化,将“这个国家”意识“原民化”,亦即将“九二共识”及其核心意涵缥缈化。

  朱骏批评说,时代只能往前走,很难倒退重来。过去若有做得不好之处,只能在未来纠正弥补,但未来要走得良善健康,必须以不扭曲、不造假、不邪恶的健康心态对待过去的历史,在历史的反思之下痛定思痛,才会有来者可追的后望与厚望。如果一味地以扭曲不实的邪说歪论遂行自己一时的政治欲望,打着上帝的旗帜做着撒旦的事情,不但没有正义,而且只会有更深的邪恶。

(责编:刘洁妍、杨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