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资不高任务繁重 工作选择趋向多元

台湾公务员考录持续“退烧”

本报记者  吴储岐  张  盼

2017年01月04日08:3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台湾“考试院考选部”推出的公务人员考试贴图。
  资料图片

  2016年,台湾地区报名公务员考试的人数为327608人,录取或及格人数为19163人,录取及格比约为5.85%。台湾“考试院考选部”欧阳安琪科长告诉记者:“每年有多种公务员录用考试,为了让应考人及早准备,会在前一年的8月份公布在网上。”

  按学历分级

  对号入座各展所长

  台湾地区公务员的录用考试,分为高等考试(共分为三级)、普通考试、初等考试三等,还有专门为特殊机关、身心障碍者、“原住民”设置的特种考试(共分为五等)。考试类别不同,录用后的官等和职等也不同。

  按照学历高低不同,报考者参加不同的考试。比如,具备博士学历者可报考高等考试一级考试,具备硕士学历以上者可报考高等考试二级考试,以此类推。初等考试的报考对于学历没有要求,达到法定年龄即可。这种多门槛设定,一方面扩大了选人用人的范围,另一方面也保证了学历低者的报考权和入仕机会,同时在某种程度上节约了公共部门的人力资源成本。

  根据学历、任职要求的不同,台湾地区要求公务员报考应符合自身情况的大类别,而具体到小类别则更是细分,按照公共管理需要分类分科进行。考试分类指考试分为行政人员类和技术人员类。考试分科的情况比较复杂,行政类的科别有:一般行政、一般民政、社会行政等;技术类的科别有:农业技术、林业技术、水利工程等。这种分类分科考试的方式适应了社会分工需要,对于选拔公共管理领域的专业人才具有重要的导向及推动作用。

  考试科目多

  官职并立分类很细

  台湾地区公务员录用考试采取笔试、口试、测验和实地考试等多种方式及途径进行,考试内容则因为公务员岗位和级别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笔试过关并不意味着考试结束,还辅有口试、心理测验或体能测验、实地考试、审查著作或发明、学历经历证明及论文等形式的考察。”欧阳安琪说。根据台湾地区相关规定:“除单采笔试者外,其他应采用两种以上方式。”但是具体采用哪几种方式,则根据考试等级的不同而不同。

  诸多考试科目像一道道关卡,考生想通关并不容易,必须付出数倍于常人的努力。“因为是公共行政系,同学中有一半报考公务员。准备考试的过程蛮辛苦的,我还参加了私人机构办的补习班。”毕业于东海大学公共行政系的吴季儒今年参加公务员考试,被“考选部”录取。许宏竹从高职开始就半工半读,卖过早餐,也卖过炸鸡,甚至在路边摊做生意。今年,他参加公务员考试被高普考双榜录取。他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当全职考生,准备考试期间每天至少拿出8个小时来复习。

  公务员职位分类制度是考试制度设计的基础,台湾地区行政机关中的公务员依官等及职等任用,俗称“官职并立分类制”。官等分为委任、荐任、简任3种,体现的是品位分类思想,代表“地位”;职等分为第一至第十四职等,体现的是职位分类思想,代表“任务”及“工作”。

  不同考试类别,录用后的官等和职等不同,比如高考一级及格者可取得荐任第九职等的任用资格,而初等考试及格者可取得委任第一职等的任用资格。

  “铁饭碗”褪色

  报考人数逐年下降

  近年来,据统计,报考台湾地区公务员人数逐年递减成为一大趋势。据“考选部”统计,2010年报考公务员的人数为536803人,而2015年则下滑到只有327608人。

  繁重的公务、不多的薪资是导致近年公务员报考人数下滑的重要因素。说到公务员工作繁重,欧阳安琪深有体会,她说:“其实现在公务员压力比较大,因为民众总是希望公务员能做更多的事情、提供更好的服务,公务员随时都要回应外界的要求。”

  台湾地区公务员的薪资,按照官等职等的递增而递增。比如初等考试录用人员的薪资每月至少为2.9万元新台币(以下均为新台币,1元人民币相当于4.6元新台币),而高考三级录用人员的薪资每月至少为4.3万元。

  尽管公务员工作繁重、薪资也不算高,但每年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选择报考公务员。

  一方面,就社会大环境来说,台湾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相比于“人人可上大学”的高等教育资源过剩现象,为了避免“毕业即失业”,许多人对工作并不挑食。“在这个时代,有工作就是幸福的。”吴季儒的一句话道出了很多大学毕业生的心声。另一方面,社会总体薪资不高,公务员干活吃俸禄,还算稳定。许宏竹说,民间薪资太低,许多人月入3万元就算多。公务员工作虽然繁重,但至少可以维持应有的薪资水准。

  为事择人,适材适所,台湾地区公务员的录用考试按照分类分级的思想,以学历和工作经验为依据,对报考者进行了有效的分流,提高了考录的科学性和公正性。但随着社会大环境的改变,加上公务员薪资不高、工作繁重、社会选择趋向多元等因素,对于年轻人来说,公务员的吸引力也在逐年下降。

  (本报台北1月3日电) 

(责编:刘洁妍、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