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多元”成为媚日和“反中”的借口(看台絮语)

柴逸扉

2017年02月27日08:2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很“荣幸”,上周笔者的《“人类文明起源在台湾”?呵呵》一文,得到台中市政府的正式回应。台中市新闻局长卓冠廷表示,鄙文对林佳龙市长的批评“断章取义”;台湾拥有“多元史观”,“期盼相关人士早日正视台湾对民主价值、本土文化、言论自由的社会基础”。

  说实话,那篇文章的相关论据用的都是当局有关部门和台媒所公布的内容,相信它们具有一定权威性也经得起检验。而对于卓局长高举起的“多元史观”和“民主自由”大纛,笔者倒是有话要说。至少对于绿营“独”派人士而言,“多元史观”不过是媚日的借口,而所谓“自由民主”现实中也几乎是只许喊“独”不能提统的伪象。

  比如说总是喊着“本土文化复兴”的林市长,一天到晚要“复兴”日本神社,仿佛得了“神社控”。早在2015年3月,他就宣布要把台中公园日本神社旧址入口、外观状似牌楼的鸟居重建,让台中人“重拾城市光荣感”。而对于清代建立、日据时拆毁、台湾光复后重建的孔庙,却硬要说成是国民党用来推行威权统治的手段。标榜尊重“多元史观”的林市长,为何“厚此薄彼”呢?

  如果说修建台中车站多少有些日据“遗泽”,那么日军登台时丘逢甲在台中倾尽家产、与学生组成5万余人的军队抗日护台,难道就不是台中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光荣历史?雾峰林家作为台中望族,三代人先后投入抗日活动,难道不应成为台中当地历史的重要一部分?很显然,“多元史观”很多时候不过是媚日的代名词。

  至于“自由民主”,台湾的“独”派人士显然没有海纳百川的气度。骂国民党可以,骂日本就不行;说“独立”可以,说统一就不行,何来“自由”与“民主”?

  前些年,“行政院”某部门公务员张玮珊因为写下《我如何从感性“台独”变为理性统派》一文,称自己认同中国文化、支持两岸统一,被几家亲绿的台湾媒体抨击为“媚中”“媚共”。民进党台北市议员王世坚受访时竟然公开称,应该将她“斩立决”。这种言统者格杀勿论的恐怖气象,就是台湾言论自由的真谛?2015年,台湾大学政治研究所大陆学生张逸帆在岛内脸书贴出文章,分享自己对于陆生纳健保的看法,结果却遭疯狂检举再也显示不了,后续两篇文章也遭同样命运。最后,账号被迫关闭的张逸帆,感慨台湾是“鸟笼民主”。

  由于绿营人士从中作梗,面对陆生与陆配时,台湾就把“自由民主”那一套收起来,脸不红心不跳地改行专制之道。陆生陆配们的待遇不仅不如台湾人,甚至比外籍学生和外籍配偶还差。当然,一到选举时,抹黑、攻击对手确实又变得任性而“自由”了。发黑函、放窃听录音带、抖对手病例、造谣诬陷,不知道这样的不讲规则的民主,是谁的民主?这样的无法无天的自由,又是哪门子自由?

  “台湾民主之所以伟大,除了可以骂大陆不民主外,就是可以选出蔡英文和民进党,把台湾彻底搞烂!”这是台中市政府对笔者前文作出回应后,台湾前“立委”蔡正元在脸书上的留言。蔡先生的话是讽刺还是赞美,是嘴利还是心苦,请林市长及“独”派人士,拿出民主胸襟和言论自由的气度,公开论之可也。

(责编:刘洁妍、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