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经济让台湾年轻人跃跃欲试

2017年06月21日08:15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台北6月20日电(记者马玉洁 章利新)20日早上9点,黄胜南和300多名同学一起,焦急地等待着上台的指令。

  16岁的黄胜南身形瘦小,留着时下流行的齐刘海,穿一件白色短袖上衣,是新北市庄敬高职学校演艺科系的高一学生。他今天是来参加“GSCO全球超级网红大赛台湾赛区”的第一场校园海选。

  和黄胜南一样,当天前来参赛的青少年都怀揣一个梦想——成为“网红”。

  黄胜南第7个上台,他只有30秒的时间赢得评委的青睐。在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他唱了几句歌,引来台下一阵哄笑:不是唱得不好,而是唱得剑走偏锋——他一边撒娇一边唱歌。

  “我曾经也想过耍帅,但自己就不是这个路线,所以只能有点撒娇式地唱歌,走搞笑路线。”他说。

  他的策略初见成效。经过一轮初试后,他得以暂时留在舞台上,但仍然要面临复试的筛选。

  当天共有329名学生参赛,之后将从他们中选出20名选手进入到下一阶段的集中培训。主办方希望他们之中能够出现真正的网络红人,为公司带来收入。

  近年来,在主流明星之外,出现了一股新兴的网络红人群体,其个人影响力和吸金能力均非同一般。

  根据艾瑞咨询集团与新浪微博联合发布的《2016网红生态白皮书》,“网红”已经从现象升级为一种经济产业,以短视频、直播与电商为主要趋势的“网红”经济,正受到投资者前所未有的关注。

  白皮书指出,“网红”现象此前已经历了匿名社区、草根红人、段子手三个阶段。前两个阶段的“网红”主要通过发布优质内容获得影响力,而社交网络的出现使拥有众多“粉丝”的段子手成为“网红”主力,并开始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进行营销。

  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则进一步加速了“网红”行业生态的升级。“网红”进入以内容IP、产业化和多媒体的发展阶段,从现象升级为一个具备投资价值的产业。

  在台湾,到处可以看到拿着手机直播的年轻人。台湾的各大综艺节目和选秀节目也热衷于追捧这些乐于自我表现的“网红”们,这也让他们成为一些厂商的心头好。

  在台湾的各类商业活动中,都少不了他们的影子。而他们所累积的粉丝,便是“网红”经济得以成功的重要力量。例如,台湾伊林模特儿经纪公司的“网红”模特郑雅匀,便是通过脸书与近10万粉丝分享彩妆,积累了人气后获取代言,赚取代言费,或者在网上发布广告。

  有的“网红”直接通过与品牌厂商合作进行商品销售。例如,台湾艺人罗志祥的“网红”女友,其同名网店的年营收额突破1亿元新台币。

  当天的主办方之一、台湾浩客创新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尤浩宇对记者表示,尽管台湾也在近年来涌现出一批网络人气红人,但其影响力远远不如大陆的“网红”。

  “大陆的‘网红’事业已经开始融入营销,而台湾仍限于自我表现,导致很多‘网红’昙花一现,无法带来长久的效益。”尤浩宇说。

  白皮书披露,大陆有23.8%的“网红”已经与经纪机构签约。近年来,创新工场、真格基金、光线传媒、IDG等机构均参与过“网红”经纪公司的融资。

  根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估计,2016年的“网红”产业产值已高达580亿元人民币,甚至高于2015年大陆440亿电影票房的金额。

  这一巨大的市场也吸引着跃跃欲试的台湾网络红人和企业。

  尽管只有16岁,“想红”的黄胜南已经同时在经营自己的微博和其他社交账户。不过,与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他上传的视频瞬间就湮没在网络世界让人眼花缭乱的纷杂信息里,鲜少引起别人的注意。

  “‘网红’总是要有个爆点,受到大家关注,之后再去慢慢经营。”黄胜南显然还未找到这个引爆自己的方式。而大多数当天登台的年轻人,都与黄胜南有着类似的境遇。

  “台湾的年轻人还是很有创造力的,但他们缺少市场经验。我们希望通过这次的活动,选出一批有创意的台湾年轻人,让他们接受系统的培训后到大陆发展,希望他们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企业和厂商推广品牌。”尤浩宇说。

(责编:陈彦彦(实习)、王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