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曼侬:不遗余力推动昆曲艺术在台湾传承发展

2018年03月22日13:40  来源:新华网
 

  上海昆剧团2018年开春在台北上演明代戏剧大师汤显祖代表作《临川四梦》,以其典雅优美、细腻婉转再次折服台湾观众。

  《临川四梦》是汤显祖凝聚毕生心血创作的《邯郸记》《南柯记》《紫钗记》《牡丹亭》的合称。“四部作品一气呵成在台演出是首次,更是盛会,反响非常好。演到《牡丹亭》时全场爆满,看表演的既有八十多岁的老人,也有十几岁的中学生。”负责演出推广的台北新象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樊曼侬向新华社记者介绍说。

  2018年恰逢上海昆剧团建团40周年,也是新象文教基金会成立40周年,双方在昆曲艺术推广方面合作逾20年。“昆曲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它流传下去,这是我们推广者应当担负的责任。”樊曼侬说。

  樊曼侬的父亲曾是台湾交响乐团成员,她幼时住在台北一个大杂院。每日清晨,西方乐器与京剧团咿咿呀呀吊嗓子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樊曼侬后来学习西方古典音乐,但对东方艺术也很喜爱。

  她回忆说,在自己成长的年代,台湾有很多老师在大学讲授昆曲文学,昆曲在戏曲艺术中以辞藻高雅优美著称。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新象”开始专门从事表演艺术推广。“我们每次举办艺术节,第一天一定是中国传统艺术之夜。”樊曼侬说。

  早在1992年,“新象”就邀请上海昆剧团来台巡演,连演9场,首场完全没有送票,票房仍超过七成,最后又加场演出,震惊台湾文艺界。

  1993年,樊曼侬一行到大陆拜访了几家昆剧团,最后来到浙江昆剧团时已有些疲惫,看演出时她快睡着了。半梦半醒间,忽然听到一位女子清丽脱俗、晶莹剔透的嗓音,曲调婉转,带着悠悠哀怨。樊曼侬醒了过来,全神贯注望着台上那如古画中走出来的端庄女子,完全被带入昆曲世界。那位表演者就是著名昆曲艺术家王奉梅。

  “那一刻我真正爱上了昆曲。我一直在寻觅什么是最伟大的艺术,我已经看过全世界上万场表演了,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这才是我最向往的美学概念,那么长情、悠远、深邃。”樊曼侬说。

  1993年底浙昆赴台演出,一场戏两个半小时,没有一个人提前离席。

  在“新象”引入大陆院团演出的同时,台湾许多学者也积极从事昆曲教育推广。上世纪90年代,由曾永义教授、洪惟助教授等举办的“昆曲传习计划”邀请大陆昆曲艺术家赴台讲学。他们不但指导专业演员和票友,还走进大学、中学示范演出,培养了一批昆曲观众,对昆曲在台湾的发展与推广贡献良多。

  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后,这一古老艺术获得更多重视,但很多老艺术家面临退休,如何更好传承这门艺术备受关注。

  2003年,樊曼侬和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在苏州昆剧院观看“小兰花”班演员表演时,提出两岸合作重新编排制作《牡丹亭》,借助台湾在舞台灯光、音响方面的经验,用新颖的舞台方式来呈现。樊曼侬邀请了多位台湾艺术家参与舞台设计和剧本改编。

  这部后来被称作青春版《牡丹亭》的作品2004年4月在台北首演,之后又到香港、北京、上海和美国、英国等地巡演,至今已演出数百场。

  “青春版《牡丹亭》的一大魅力就是在追求古典雅致的美学品味时,增加了对现代昆剧的诠释和创新。为什么叫做青春版?因为演员当时都只有二十几岁,我们希望通过年轻人吸引年轻人。”樊曼侬说。

  近年来,两岸昆曲交流从未中断,大陆昆剧院团多次来台演出,广受台湾观众欢迎。

  2017年11月,台湾首座昆曲博物馆设立,展出了洪惟助教授数十年收藏的上万件文献、6000多件影音资料,以及包括戏服、乐器、名家书画在内的千余件昆曲文物。

  樊曼侬说:“500年前莎士比亚的时代,我们中国就已经有昆曲这么棒的艺术,集文学、戏剧、舞蹈、音乐之大成,昆曲势必会在21世纪传承下来。”(记者 喻菲、祁星)

(责编:李阿茹娜(实习生)、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