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掩耳盗铃,今有掩面引水

——台当局延后金门通水典礼遭各界批评

本报记者 任成琦 汪灵犀

2018年08月01日04: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7月31日报道,金门为解决用水问题,自大陆晋江引水,工程完工后已通水使用。引水工程通水典礼原定于8月5日在金门举行,台当局陆委会7月27日却突然出声,“建议”典礼延后。

  陆委会提出的推迟理由是“时机不宜”。直接背景是近日东亚青年运动会在台中市的举办权被取消,民进党当局归咎于大陆“打压”。台当局这种没道理的阻挠和赌气,引发当地民众和台湾社会舆论的强烈不满,有评论称,“古有掩耳盗铃,今有掩面引水”。

  阻挠

  针对台当局端出“时机不宜”四字而横加阻挠,台湾资深媒体人唐湘龙直接质疑“凭什么”。他说,金门人对台湾越来越没有认同感,尤其民进党执政的情况下。民进党有没有想过到底为金门做了什么?唐湘龙认为,金门人不只是要水,金门跟对岸的那种感情不只是政治表演,是扎扎实实的,几千年来都是一家人的生活。

  金门县长陈福海强调:“没有水,金门的政策和基础建设都会被卡住;水问题不解决,金门什么发展都是空谈。”

  为解决金门缺水问题,大陆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提议自福建省引水至金门。直到2013年6月,两岸两会领导人第九次会谈,才达成积极推动金门自大陆引水共识。2015年7月,福建向金门供水项目合同正式签署。从泉州晋江金鸡拦河闸引水至龙湖水库,经抽水泵站抽水输送至围头入海点,再经海底管道送至金门。如今终于尘埃落定,台当局却出幺蛾子。

  唐湘龙反问说,“今天基于政治上面的理由说,你们家里面办喜事不要让我看到,低调一点,你们暗通款曲就好,有这种道理吗?”台湾另一媒体人黄智贤此前曾质疑,“恩准”金门人喝大陆的水但不准道谢,根本是猥琐的命令。

  儿戏

  金门县政府7月27日晚发出新闻稿,呼吁台当局体察民意,同意典礼按原定时间举行。台湾方面陆委会则表示,由于大陆对台“一再打压”,盼金门县政府“以大局为重”,不过通水时间可照原定计划执行。

  金门县长陈福海坚持说,典礼是否能够配合陆委会想法,要取得大陆方面的认同与体谅。他期待和陆方沟通,让金门自大陆引水能画下圆满句点。

  台湾《联合报》分析称,民进党此举一方面可以“反制”大陆,同时取消被其视为“统战活动”的引水典礼。

  民进党当局要金门推迟典礼来赌气对抗“打压”,可其绝口不提的是,东亚奥协之所以取消台中举办东亚青年运动会,直接导火索是民进党纵容台湾一些政治势力和“台独”分子推动所谓“东京奥运正名公投”,声称要以“台湾”而非“中华台北”名义参加东京奥运会。如今要求暂缓金门通水典礼,但这攸关金门民生的大事件,都已早在规划之列,怎能就说翻脸就翻脸如同儿戏?

  金门县议员陈玉珍投书媒体表示,这又是一桩民进党当局对外失利却打自家小孩出气的案例。她呼吁当局,这种事不要再做了,每做一次都重伤台湾人民的情感。古代有掩耳盗铃的故事,今世有掩面引水的新鲜事。可怪,可笑,亦复可悲。

  无能

  《联合报》文章认为,金门县若不听陆委会的,民进党当局后续可能不核准大陆官员赴金门与会。因为反正两岸已实质通水,只要供水无虞,敲锣打鼓的活动似乎可有可无。但是,金门与大陆有着特殊的联系,如果两岸敌意螺旋上升,最后受苦的还是金门老百姓。

  陈福海7月29日回应事件时已经表示,将照常举行“通水典礼”。但陆委会7月30日仍然声称,目前“时机不宜”,希望金门县政府推迟仪式。而且陆委会说,只有在台当局、大陆、金门县三方到齐的情况下,活动才能被称为“通水典礼”。

  金门县政府随后透露,8月5日的活动敲定为“金门乡亲见证大陆引水仪式”,不采用原“通水典礼”名称。

  台湾《中国时报》认为,延缓典礼但又希望照常通水,美其名曰符合岛内利益和社会观点,实则显示出当局无法单独解决金门民众用水需求,必须依赖大陆。但又不甘心在此时继续彰显两岸合作,只好采取如此下策,彻底反映了其两岸政策的无能与不切实际,“甚至为了贯彻意识形态,不惜拿自家民众权益当成牺牲品、筹码的不负责任作风”。

  国民党“立委”曾铭宗表示,民进党当局应以民生为重,在两岸关系上应有更聪明的做法,不要动辄抗议、反制,陷入恶性循环。

(责编:袁勃、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