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斗士——台湾各界追思陈明忠先生

本报记者  陈晓星  孙立极

2020年03月02日10:4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忠诚的爱国主义者,台湾人民反殖民、反压迫的光辉典范,台湾爱国统一阵营的杰出代表。”这是陈明忠逝世后,国台办对他的评价。

  “我一看见他就想把他拍进我的电影,台湾人如果能继承他的价值、人格、气度,该多了不起。”台湾电影导演侯孝贤这样说他。

  2月28日,台北,200多人参加陈明忠先生追思纪念会,自始至终都有人拭泪。主讲台两侧悬挂的“爱国家爱乡土,社会主义的忠实信徒;反殖民反压迫,中国人民的英勇战士”,概括陈明忠的信仰与人生。

  追求进步

  追思会主持人说,我们在课本里读到“二二八”是外省人屠杀本省人,我们从社会上获得的各种讯息是“二二八”是“台独”运动,但这是民进党处心积虑塑造的史观。他们偷换概念,将反对国民党统治置换成反对外省人,把人民痛恨贪官污吏扭曲成要求“台独”。时年18岁的热血青年陈明忠担任谢雪红领导的“二七部队”突击队队长,与国民党镇压部队激战。他生于1929年的高雄,是个标准的“本省人”,但他在动荡中将自己的外省籍校长和老师们保护起来,当他被通缉时,被他保护的校长又设法保护了他。

  恰恰是“二二八”,让陈明忠转向拥抱红色祖国。他在口述自传中谈到:“二二八”后年轻人很苦恼,出路在哪里?当时我们读了很多大陆来的杂志,大家慢慢了解,原来祖国有两个,一个是欺负我们的国民党政权代表的白色祖国,还有一个是要打倒国民党的共产党代表的红色祖国。1949年,陈明忠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

  不计恩怨

  他的朋友都以日文发音叫他陈桑。陈明忠自述,年幼时以为自己是日本人,直到被日本同学欺负,被骂“清国奴”,他的民族意识开始觉醒。

  1950年国民党实行反共大清洗,陈明忠入狱10年。在这10年里,他亲见同牢的冯锦辉与每个人握手告别后,微笑着走向刑场;他唱着《幌马车之歌》与钟浩东永别;他问一向平静的共产党员张伯哲:“你不怕死吗?”张伯哲给他看写好的遗书,上面写着:新中国已经成立,我死而无憾。

  陈明忠不改其志。1976年再次入狱,1987年保外就医。和他一样遭遇的人绝大多数终生痛恨国民党,不共戴天。但是,2005年2月他走进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演讲,他说,我不是为个人和家庭的悲惨来讨公道的,我希望从根源结束悲剧,那就是国共和解,两岸和平,连战主席应该承担历史责任前往大陆。

  为此,狱中难友骂陈明忠投降,拒绝往来。作家蓝博洲在追思会上说,有一次我看到他和一个人一起抽烟聊天,这个人之前曾用很难听的话骂过他,我问陈桑为什么还理他,陈桑笑笑地反问:“那又怎么样呢?”

  事涉两岸统一大业,陈明忠绝不退让。中国统一联盟党主席纪欣在追思会上回忆,如果有人在大陆成为“临时统派”夸夸其谈,陈明忠会当场发问:“我为什么没在台湾的抗议活动中看过你?”

  不改其志

  出狱后,陈明忠投入思考和读书中,他思考台湾社会的矛盾、中国发展轨迹、社会主义发展规律,成为台湾爱国统一阵营的理论家。他给自己的人生总结是: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国发展成这个样子,我自己觉得是蛮满意的。我生错了时代,但我没有做错事,就这一点来说,我没有遗憾。我大概有生之年看不到两岸统一了,这是小小的遗憾。不过没有关系,大形势是挡不住的。

  2019年11月21日,陈明忠在上海逝世。他在台湾留下了夏潮联合会、劳动党、中国统一联盟(现已更名)等爱国统一组织,他发起的春秋两季祭奠革命先烈的仪式仍在举办。他为两岸树立了一个中国人的典范。

  陈明忠的女儿陈志民、陈志平在追思会上说,我爸爸是幸福的,他在年轻的时候就有了明确的人生目标,而且他一辈子无悔,他有这么多的朋友同志。之前,台湾民意代表高金素梅播放了她演唱的陈明忠、冯守娥夫妇喜爱的《青春战斗曲》,她流着泪说,可惜这首歌我刚练好,陈桑听不到了。陈志民笑着说:高金,那么小的地方关不住我爸爸,他在任何地方,他能听见你的歌声——

  我们的青春/像烈火样的鲜红/燃烧在战斗的原野/我们的青春/像海燕样的英勇/飞跃在暴风雨的天空……

  (本报台北3月1日电)

(责编:刘洁妍、杨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