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台湾频道

 形象清新吸选票  术业专攻不争权 

台"大选"寻副手偏爱"学院派":形象清新 术业专攻

本报记者  任成琦

2015年11月17日08:2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手机看新闻

 

  在台湾,每逢“大选”,如何选择副手是一门学问,讲究起来可深了去了。据台湾媒体报道,民进党参选人蔡英文11月16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公布了外界猜测良久的副手人选。有媒体称之为“花落陈家”,“中研院副院长”陈建仁顶着“学院派”的光环,正式出列走上前台。有人说,台湾政坛一直刮着一股“学院”风。那么,这股风潮是如何流行起来的?“学院派”有何独家秘籍来吸睛上位呢?

  台湾政坛博士头衔多

  有人笑称,在台湾政坛混,没个博士文凭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此言不虚,略举数例。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拥有哈佛大学博士文凭人所共知。问政犀利、颇接地气的前“立委”邱毅,是台大经济学博士,并在美国康奈尔大学留过学。据传蔡英文最早属意的副手人选是台湾“央行总裁”彭淮南,此人是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经济研究所硕士,台北大学荣誉法学博士。

  公开资料显示,陈建仁1951年生,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与人类遗传博士,曾任台湾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所长、流行病学研究所所长、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不过,陈建仁虽是颇有成就的岛内流行病学研究“一哥”,但并非政治素人。

  知情人士透露说,陈建仁担任过台“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主任委员”与“行政院卫生署长”,2003年抗击非典(SARS)有功,对岛内行政事务及台当局运作也非常了解,处事圆融且善于沟通协调。有了这身行政历练做本钱,他才决定“从学术再投入公共服务,为台湾做出更大的付出”。

  台湾政坛有些像美国政坛,不少人在“政商学旋转门”之间来回腾挪,转来转去。有人学而优则仕,选择担责入世,有人“致仕”后回归,选择继续教书科研。“专家治国”、“教授内阁”一度是马英九上台后的一大卖点。历任“阁揆”刘兆玄、陈冲、江宜桦等,不是美、加博士,就是财经专家,或者台大教授。

  再细言之,在学术长才林立的“学院派”中,医科界人才辈出,金融学、政治学等领域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了这样的风气和惯例,亲民党主席宋楚瑜2012年“大选”选择拥有德、美双料博士的林瑞雄做副手,蔡英文副手的“口袋名单”中一直盛传不衰“中研院院长”翁启惠的名字,也就不难理解了。

  选个“学院派”好处多

  在陈建仁之前,蔡英文一直对翁启惠或者彭淮南念念不忘,就是看中了彭淮南岛内无人可敌的财经背景,而翁启惠身为学界达人对台湾生物科技产业有卓越贡献。这说明了一个硬道理:副手虽然形同“玻璃人”,但绝非花瓶般可有可无,有为才能有位,没有个一技之长,谁来用你?

  就此来看,陈建仁更像是蔡英文退而求其次的“备胎”。 一则陈建仁担任“国科会主委”时,是生技新药产业投资的重要推手。二则生技产业是蔡英文选举政纲中重要一项,蔡研拟政策时陈建仁就担任顾问。三则陈建仁更有远胜于他人的忠心。2012年大选前让蔡英文备受困扰的宇昌案爆发时,陈建仁第一时间为蔡英文辩护。估计这也让他在蔡选择政坛“另一半”时得分不少。

  根据最新消息,陈建仁在记者会上亮相时说,如今台湾面临“走向天堂还是地狱”的抉择时刻。这种言论让人似曾相识。

  台湾前“中央研究院长”李远哲曾泄露说,2000年“大选”时,岛内多方候选人都积极拉拢他作副手。陈水扁选情原不被看好。但在选前,挟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光环的李远哲提出,台湾到底是会“向上提升”或是“向下沉沦”?这个呼吁打动了中间选民和知识分子的心。学界龙头的临门一脚,被公认为陈水扁获胜的关键因素之一。

  有了“李远哲效应”在前,小英自然也乐得“概括承受”。陈建仁也证实,他曾为是否担任副手一事,请教过李远哲。“天堂地狱”之言与“提升沉沦”之语如出一辙,陈建仁为了选举造势竟然也是如此依样画葫芦。

  除此之外,一些通行的“贤良美德”,“学院派”副手也都有。比如他们比较符合传统文化里的“清流”形象,政治色彩偏淡,对中间选民有一定吸引作用。当然,也可以像林瑞雄那样,舍学术专长,另辟助选蹊径,爆料说选举期间受到电磁波攻击,武器来自美国云云,赚够民众眼球,博得不少报纸版面。

  谨守副手本分讲究多

  有人说,副手虽然在当选后形同备胎,行礼如仪,只在突发事件时才有“领导”的机会,但毕竟身处权力中枢,是帮忙还是添乱,对于“一把手”来说至关重要。从蒋氏父子、李登辉、陈水扁到马英九,副手的出线都有其复杂缜密的背景和考虑。比如,“学院派”虽然也有行政历练,但多数都不是政坛常青树那样的老油条,关键时刻往往构不成对“一把手”的有力挑战。

  对副手来说,把握身份最关键的一条无疑是应该补台而不拆台。岛内“学院派”上位和“专家治国”传统,应该始自孙运璇和严家淦等经济长才。他们在专业领域宵衣旰食,帮助当年的台湾实现了经济腾飞,但最大的“政治智慧”,则是吸取了“副总统”陈诚的教训,严守副手分际,不越雷池半步。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比如陈水扁看中台大法律系同门师姐吕秀莲在党内没有派系支持,难坐大分权,就顺水推舟接受其为“另一半”。但进入角色的吕秀莲并不甘于做一个影子副手,上任不久就公开抱怨自己是“深宫怨妇”,不时挑战一下陈“老大”。

  还有一条不能不提,如今台湾政坛虽然“学院派”风气很盛,主打清新形象,甚至“跨党征才”,但蓝绿分野的大环境并没有丝毫改变。李远哲、翁启惠、陈建仁跟绿营走得近,不会成为蓝营候选人的“口袋人选”。而朱立伦副手的传闻主角之一、台湾国光生科董事长詹启贤,虽然也是医界专家且与蓝绿都有交集,但跟蓝营交情要深厚得多,就不会是绿营考虑的对象。

  而“政商学旋转门”,让“学院派”有风光之时,也有落寞的一面,甚至被批评促成了权力、金钱和知识的合谋。江宜桦为施政成绩不佳请辞,想重返母校台湾大学执教,结果被拒。也有岛内名嘴揶揄说,李远哲顶着一个诺贝尔的光环,在那边随便评论政治、社会,却不用为陈水扁的贪腐负责,“可说是没是没非”。

  书归正传。明年“大选”登记日自11月23日开始,各组候选人联名登记后就不能再异动。现在蔡英文已经亮明自己的副手牌,接下来就看朱立伦和宋楚瑜如何揭盅了。是顺应重用“学院派”的风潮,还是另有思路?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联系本文记者

任成琦
[留言][博客][微博]
分享到:
(责编:刘洁妍、杨牧)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