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人风骨 难撼丹心——记台湾统派学者王晓波 

 孙立极

2020年09月04日13:41  来源:人民网-台湾频道
 
纪念会现场。
纪念会现场。

骑着单车、背着大包,爱吃牛肉面、爱喝高粱酒,学识渊博、品格高尚,有着浓烈家国情怀……

台湾统派学者王晓波7月30日在台北因病逝世。9月3日,王晓波教授纪念会在台北举办;8月21日,王晓波副主席追思会在台北举办……一个月来,举办纪念会、撰写回忆文章,人们用各种形式追思他精彩传奇的一生。

他是“匪谍”的儿子,自小受尽磨难。王晓波1943年生于江西,1949年随家人赴台。其母章丽曼1953年被台当局作为“匪谍”枪杀,父亲也被判入狱7年。王晓波和三个妹妹由外婆带大。他后来描述那段艰辛的日子,到市场捡人们丢弃的菜叶,到田里捡剩下的番薯头,活得不如野狗。作为“匪谍”的儿子,他在学校常被欺侮,不服输的王晓波去学武术,一度打出名声,成为“不良少年”。直到高二,他幡然悔悟,两年刻苦努力,考上了台湾大学哲学系,并一路念到硕士研究生。

磨难如同粹炼,没有让王晓波胆怯或消沉,相反,他一生都勇往直前,甚至抱着“求仁得仁”的信念,“不因环境颠沛易其心,不因世事困窘易其帜”,坚守理想、不惧挑战。王晓波受访时曾表示,这是来自对中国近代悲剧命运及自己生活经验的体验,尤其是中国人民的痛苦。“我们家庭的悲剧,其实只是近代中国民族大悲剧中的一部分”。在大学毕业纪念册上,他写下“我愿终身做真理的仆人,永远为中国苦难的良心”的留言,这句话如同誓言,成为他77年人生的最好写照。

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苑举正与王晓波老师共事十几年。他说,王晓波的精神可以概括为“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

为什么念哲学系?王晓波说,他听说哲学是一个民族文化的骨骼。攻读硕士时,他更以“一种自觉的责任感”直接选择了中国哲学。苑举正说,晓波曾因政治迫害被台大解职,23年后才得以重回台大教书。但他对学术研究不离不弃,先后著有《先秦儒家社会哲学研究》《韩非哲学的历史研究》等学术著作。中国法家研究会副会长宋洪兵评价,研究中国法家的人很多,但系统深入研究的只有两人,王晓波老师是其中之一。“他撰写的5本法家著作,堪称研究法家必读的参考书。”2018年中国法家研究会成立,王晓波是首任会长。

与此同时,王晓波从大学起就积极参加社会运动,参与《大学杂志》《夏潮》《中华杂志》采编,1991年再创办《海峡评论》。他女儿王逸君说,爸爸名字中有“波”,但他一生从未随波逐流。王晓波曾笑称自己专门是负责“炒冷饭”的。他为劳工阶级发声,为台湾的抗日志士和政治受难人的冤案申诉,“保钓运动”、推动老兵返乡探亲运动,都有他的身影。很多人回忆起,1970年,正是读了王晓波与王顺合写的《保卫钓鱼台》一文,心潮澎湃,投身“保钓运动”。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说,晓波兄成了“保钓运动”的“点火人”。

1988年,王晓波与胡秋原、陈明忠、陈映真等人筹组成立中国统一联盟,后转型为统一联盟党。统一联盟党主席纪欣说,王晓波一生通过教学、写文章、办杂志、演讲,成功宣达理念。他更是一个剑及履及的行动派,例如,他筹组了台湾史研究会。

王晓波辞世后,台湾媒体以“曾扛上李登辉”为题报道他。他生前坚决反对自李登辉开始推动的“去中国化”运动。为此,与包括李登辉在内的“台独”分子多次隔空论战。“‘台独’都不敢接招,因为辩不过他。”王晓波年轻时就想到,要认同台湾必须认识台湾,于是着手研究台湾史。他对台湾史下了硬功夫。夫人宋元曾透露,王晓波甚至啃完了整套《台湾民报》——台湾日据时期影响力最大的报纸。

也是在这样的认知下,有人问王晓波为什么反对“台独”,他回答,我是知识分子,受台湾人民供养来研究知识的,我研究过台湾问题。一般小老百姓没有研究过,我如果不提出我研究的意见,让那些没研究的小老百姓去决定,这是知识分子的不负责任。

马英九执政时,王晓波被任命为“课纲微调小组”召集人。他力主历史课纲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在课纲小组中据理力争,从不退缩。与他同在“课纲微调小组”的朱云鹏教授说,当时最令我们全体小组成员佩服的,就是他的意志力和勇气。不论有什么人指责,他都勇敢的站出来,说:“没问题,我可以和他公开辩论。”宋元也回忆,王晓波常说:“撼山易,撼王晓波难”,“他不退缩,不回避,坚持理念,‘虽千万人吾往矣’。”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评价,王晓波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祖国统一和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这句话并不夸张,王晓波生前曾表示,台大的教职是职业,祖国统一是志业。职业需要退休,“不到中国实现统一的一天,我们的志业永远不言退的”。

“王晓波令人敬佩的,不仅有对国家的热爱、统一的执着,还有他的心胸开阔,不计旧恶。”台湾大学政治学系荣誉教授张麟征说。《联合报》前社长张作锦曾撰文表示,王晓波曾说“大夫无私交,也无私怨”。张作锦认为,“无私交”不易达到,“无私怨”就更难,“处处以公为重,从大局着眼,那真是天下第一等情操。”而王晓波“不仅是讲,而且是实践了。”

女儿王乃雯说,父亲有一身难以望其项背的傲骨。统一联盟党副主席王永则称赞王晓波“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王永说,“在台湾史研究会时,很多人直接送钱来,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王晓波也完全不收。”而王晓波并不富裕,生病前仍在兼课,以贴补家用……

9月3日,在王晓波教授纪念会上,朱云鹏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我们除了追念他的风骨和精神以外,很重要的,就是要秉承他的理想,继续奋斗。为了维护下一代知的权利而奋斗、为了维护两岸和平而奋斗、为了追求全体人民美好的未来而奋斗!” 

(责编:张信凤、刘洁妍)

台海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