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為何視大陸配偶為“眼中釘”?(日月談)

吳亞明

2018年04月13日04:2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台灣大陸配偶在台舉行反歧視游行。
  資料圖片

  掃描二維碼,閱讀人民日報中央廚房“日月談”。

  台灣的中華兩岸婚姻協調促進會、台灣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台灣新住民發展協會等團體,不久前到台灣“移民署”門前抗議,呼吁當局重視大陸配偶的處境,修訂不合理的“面談”制度,保障兩岸婚姻的合法權益,改變大陸配偶被不公平對待的現狀。

  根據台灣的有關規定,大陸配偶想要獲得在台合法身份,手續極其嚴苛繁復冗長。從在台登記結婚開始,大陸配偶在結婚團聚、依親居留、長期居留直至申請定居的每個階段,都要接受過程繁復的面談。這種面談制度,是民進黨2003年炮制出來的“杰作”,用意是阻撓兩岸婚姻、阻斷兩岸連接。

  台當局用於判斷大陸配偶是否“假結婚”的標准,十分模糊。這種標准模糊的面談制度,讓大陸配偶在婚姻中遭受到許多不公平、不合理的待遇。民進黨重新上台以來,大陸配偶被認定為假結婚從而撤銷長期居留資格的案例顯著增加,可以說,面談制度成為民進黨拆散兩岸婚姻、歧視大陸配偶的重要手段。

  其實,何止是面談問題,大陸配偶在台灣,方方面面遭遇歧視性待遇,其合法權益得不到一點保障,種種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對來自大陸的“婚姻移民”,民進黨當權者聲稱態度始終一致,就是“生活從寬、身份從嚴”,要保障陸配的就業、健康、小區參與等權利,以友善的態度接納,增加大陸配偶來台后的文化適應與社會認同。乍聽之下,這些干話有幾分善意,稍一琢磨,這套說辭虛情假意,根本站不住腳。沒有真正的身份,哪來真正的權益?

  依島內現行法令,大陸配偶到台灣依親居留期間,在取得台灣身份証前,其工作權不受影響,但這僅是法律條文上的規定,在現實社會中,由於沒有真正的身份,大陸配偶在找尋工作時,常常受到歧視。首先,很多雇主抱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極態度,在招工時,盡量避免聘用沒有本地身份証的大陸配偶。其次,由於絕大多數大陸高校的學歷不被台灣認可,很多有一技之長的高學歷大陸配偶隻能選擇從事低階的工作。第三,沒有本地身份的大陸配偶在擇業時,面對“同工不同酬”,隻能選擇忍氣吞聲。

  對於大陸配偶現實中的困境,民進黨不是不知道,但為何一直冷漠以待,甚至一再對大陸配偶污名化?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民進黨有政治算計。根據估算,如果將大陸配偶取得身份証的年限由現今的6年縮減到4年,那麼下一次的台灣“大選”,將會新增幾萬大陸配偶具備投票資格。在民進黨的認知裡面,大陸配偶心向大陸,自然不會把票投給民進黨,這還不打緊,大陸配偶還能影響台灣家人的投票傾向。難怪有民進黨“立委”放言,不讓縮短陸配取得身份証年限,是因為“基本上有很多‘國安’的問題,需要更嚴格的管控”。

  民進黨當局長期歧視、限制大陸配偶在台灣的各種權益,遭到島內輿論的強烈抨擊,台灣《旺報》批判說,民進黨如此作為,說穿了就是意識形態作祟而已,民進黨口稱人道、人權,卻在做著違背人道、人權的事。這樣氣量狹小、無視人道的格局,隻會讓民進黨離民意更遠,甚至被時代潮流淘汰。台灣的“內政部”前負責人李鴻源說,他擔任“內政部長”時期,就發現大陸配偶跟外籍配偶的待遇差很多,既然都是結婚到台灣落腳,就不應該計較他們從哪邊來,而受到不一樣的待遇。所以他非常詫異大陸配偶的待遇竟然是這樣的,這是不對的政策,無論新住民的背景如何,既然都是來到台灣生活,就應該享受公平的待遇。

  自1989年大陸首例涉台婚姻在廈門登記以來,兩岸婚姻數量不僅增長迅速,質量也大幅提升。截至2017年12月,在大陸辦理結婚登記的兩岸婚姻已經超過37.8萬對,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7000到1萬對的速度增長。

  作為台灣同胞的家庭成員,大陸配偶為台灣社會貢獻良多,理應受到公平公正的對待。希望台灣社會各界關心理解兩岸婚姻家庭,希望民進黨當局盡快調整、修改針對大陸配偶的歧視性規定,為在台兩岸婚姻家庭的和諧幸福創造好的環境和條件,以免他們經常挂在口頭上的所謂自由、民主、人權繼續淪為世人的笑柄。

(責編:馮人綦、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