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為王還是安全第一

台灣對虛擬貨幣如何管?

本報記者  任成琦

2018年06月19日04:5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徐 駿作
  (新華社發)

  台灣現在投資什麼最熱?答案是與虛擬貨幣聯結的ICO(區塊鏈項目首次代幣發行)。當島內新創企業募資困難重重,5月初,台灣區塊鏈新創圈的最新指標案例──幣托(BitoEX)募資案,一天多就募到6億元新台幣,在投資圈引爆話題。

  幣托執行長鄭光泰原本預估,首次募集代幣1.75億顆要花1個月時間。結果上線5小時就募了1000萬美元,26小時代幣全數售罄,換算成市價,募資總額超過6.5億元。“隔天就募完,大家嚇一跳,但下一句是問:‘怎麼辦!?’”

     

  不斷創新的區塊鏈

  ICO已經成為區塊鏈新創越來越常用的募資途徑,募資對象是一般大眾。其實幣托不是台灣第一家做代幣發售的交易所。其他如零手續費交易所考賓虎(Cobinhood)、場外交易平台OTCBTC,都曾公開向民眾募資。去年底OTCBTC募資近12億元新台幣,金額比幣托還大。

  在區塊鏈領域要發展,就必須不斷創新。成立交易所前,幣托是島內一家老牌的虛擬貨幣交易平台。2014年成立,鄭光泰直接找超商全家合作,用新台幣就可以買比特幣,在台灣打開了市場。隨著虛擬貨幣價值水漲船高,從全家購買比特幣的交易量穩定增加,今年第一季度較去年同期成長七成。另一家平台麥考因(maicoin)則有樣學樣,2017年跟進找超商萊爾富合作。

  成立交易所是幣托的新計劃。今年3月,交易所比特波(BitoPro)在台灣正式上線,業務將涵蓋法幣交易(用台幣或美元等買比特幣、以太幣、ICO幣)、幣幣交易(虛擬貨幣間互相買賣)、杠杆交易(向平台借錢投資)和場外交易。

  靠著發售代幣吸引用戶只是第一步,幣托要在競爭激烈的交易所間留下用戶,終將取決於平台的用戶體驗、交易質量和安全保障。一位業內人士分析,交易所多角化經營,才能減少對手續費收入的依賴。因為現在交易所太多了,投資人一定會跑去手續費低的交易所。

  像比特波,交易所的手續費初期為1‰到2‰,是原本代買代賣平台的1/10。但有平台則更進一步,去年才正式成立的考賓虎已主打零手續費。該平台第一次公開募幣,就募得新台幣4億元,為此被台“科技部”點名表揚,是台灣最有潛力成為獨角獸的企業之一。

  台部門傾向納入監管

  與資金市場的熱火朝天相對的,則是台監管部門的安全考量。

  與現實社會的交易所不同,在虛擬貨幣世界,交易所是民間設立,沒有家數限制,投資人來自全球各地。目前全球大多數國家和地區,對虛擬貨幣交易所和ICO的監管仍莫衷一是。

  台“法務部長”邱太三近期表示,已邀集“金管會”“內政部”“央行”“警政署”“調查局”等單位協商,為強化洗錢防制工作,研議將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納入管理,預計在今年11月APG(亞太防制洗錢組織評鑒)召開前完成相關工作。

  日前有“立委”在“立法院”質詢時表示,比特幣買家根本不知道其身份,目前台“財政部”僅能對交易平台賺取的手續費課征營業稅,比特幣交易的獲利根本就無從課稅。“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也放出口風,正研議是否比特幣在台交易採取“實名制”。同樣熱炒虛擬貨幣的韓國,政府要求投資人把現有加密貨幣交易所賬戶轉換為銀行實名賬戶,或在銀行開設實名認証賬戶來交易這類虛擬資產,以提高交易透明度。

  根據“金管會”調查,針對比特幣交易商,目前的確有凱基、玉山等4家台灣銀行提供金流服務,“金管會”已要求銀行須加強交易監控。“銀行局”表示,銀行接受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交易商開戶后,都會將其列為高風險客戶,不能進行網絡銀行業務,即比特幣交易商與銀行業務來往一定要到櫃台辦理。“銀行局”強調,因島內還沒有特殊規范,所以對於虛擬貨幣、區塊鏈等應用非常審慎,不過同時也希望“保留市場自由的可能性”。

  如何平衡安全與創新

  雖然虛擬貨幣火熱,但不少台民眾一直覺得,ICO市場充滿投機、詐騙。“立委”許毓仁也認為,“現在很多ICO白皮書根本就是隨便抄一抄,連團隊的照片都是網絡上抓來的。”這些都讓外界的觀感不佳,也增加了當局有關部門加大管理的支持度。

  年僅27歲的考賓虎創辦人陳泰元表示,區塊鏈“還是一個藍海市場”,期待台灣成為區塊鏈研發重鎮。陳泰元表示,希望能利用平台打造台灣的區塊鏈生態系統,讓“虛擬貨幣的華爾街”出現在台灣。

  台灣也頗有支持陳泰元的聲音。第一,台灣有科技人才優勢,近年許多區塊鏈新創也都紛紛以台灣為基地。第二,區塊鏈是開源的技術,跟人工智能或大數據不同,不存在數據量的門坎。第三,目前台灣的區塊鏈社群已相當多,民間社會擁有巨大的能量。第四,2000年網絡泡沫化后,台灣網絡產業走得辛苦,過去幾十年靠著電子制造業立住腳跟。許多人說區塊鏈是“互聯網 2.0”,台灣該如何抓住這個新的風口?

  台灣金融科技協會常務監事蔡玉玲認為,ICO本身確實存在許多的問題,但她也反問,如果這是產業創新重要的機會,那當局如何拿捏管制力道?

  針對外界疑慮,業界也在想辦法。台灣區塊鏈產業自律聯盟日前成立時,幣安執行長趙長鵬就說,“在沒有政府監管的情況下,越要做得規矩、做得正。”業界應該自己找出一個方式,讓大家知道什麼是好的ICO項目、什麼是壞的。

  當然,蔡玉玲認為當局並不是什麼都不要管,洗錢、稅的部分還是要透過相關部門處理,但因為區塊鏈特性是跨國發展、無地域性,當局管得也很有限,因此採取低度管理、支持業者自律會是更好的做法。只是,這樣的理由能足夠說服民眾和當局管理部門嗎?

(責編:岳弘彬、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