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撒錢,台灣“蚊子館”何其多

本報記者  柴逸扉

2018年08月31日05:0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圖為氣功團體在恆春機場練氣功。
  (資料圖片)

  苗栗縣外埔漁港商店街開張時很風光,但在原經營廠商倒閉后即閑置。
  (資料圖片)

  機場大廳裡沒有值機、托運行李的乘客,有的是滿地的墊子和氣功練習者。前些日子,台灣屏東縣恆春鎮養生氣功團體發布的這張照片讓不少網友大跌眼鏡,而機場方面卻稱把候機大廳租給氣功團體練氣功是為了不讓機場成為“蚊子館”。

  由於台灣天氣炎熱,長期閑置、沒有人氣的公共設施往往會淪為蚊子生長的樂園,因而在當地被叫做“蚊子館”。據台“立法院”預算中心近日調查,在島內重大公共建筑中,至去年底被列管的閑置公共設施達100處,浪費公帑約221億元(新台幣,下同)。

  為何島內“蚊子館”頻頻現身?

         

  閑置原因五花八門

  10多年前,恆春機場花費5.1億元興建而成。本來各方期待更多游客可以搭機游覽墾丁,不曾想機場所在位置離海近、跑道短,又處在山坡上,每年有一半時間受落山風影響,飛機起飛難度極高。因此,飛機晚點或航班取消成為家常便飯。一開始機場還有些人氣,時間久了旅客就全跑了,航空公司也是飛一班賠一班,就算旅游旺季也很少有人搭乘,機場最終淪為“蚊子館”。

  如同恆春機場一樣,台灣不少重大公共設施就是因為設計建造時考慮不周全,建成后使用率低而荒廢成“蚊子館”。台東縣垃圾焚化廠斥資19.7億元建造,但由於台東縣人口少,又是農業縣,需要焚化的垃圾量很少,使焚化廠基本處於閑置狀態﹔高雄的興達遠洋漁港建造時耗資近80億元,建成后遠洋漁業形態發生變化,迄今為止沒有一艘遠洋漁船入港,成為“空港”。

  與上述情況不同,有的公共設施因為出現不符合法規的情況,還沒投入使用便空置成“蚊子館”。例如新竹科學園區宜蘭園區,至今仍在等候環評通過﹔台鐵新烏日站三至五樓因規劃和法規抵觸,長期無法提供商業使用。

  此外,有的公共設施剛啟用時效果不錯,但后來由於其他原因導致空置。像是苗栗外埔漁港景觀木棧道商店因為最初委托經營的廠商倒閉而停擺,“衛福部”新營醫院北門院區因火災損毀至今未修復,最終都淪落成為“蚊子館”。

  活化場館任重道遠

  “蚊子館”們不僅建設時耗費資金高,空置期間照樣也有不小的開支。比如墾丁機場、台東垃圾焚化廠等,即便閑置不開工,也需要養著一批工作人員,同時相關設備也要定期維護檢修,這些都需要花費納稅人的血汗錢。

  為了盤活公共資源、避免“蚊子館”一直荒廢下去,相關部門採取多種措施,力圖活化這些場館。

  南投縣埔裡鎮仁愛路停四立體停車場原先使用率低,進入了台當局列管的“蚊子館”名單。近期埔裡鎮公所透過外包經營、推出優惠停車方案吸引客戶,提高了停車場的利用率,使之成功活化。彰化縣的彰化市忠誠路台鐵員工宿舍原先一度荒廢,如今在當地社區的努力下轉變成為長者共餐、娛樂與健身的“巷弄服務站”,深受居民歡迎。

  不過,“蚊子館”獲得改善的情況仍然有限,迄今為止仍有許多場館空置。有的場館雖然名為“活化”,但其實不過就是在場館門口換個招牌(比如原來叫商業街,現在改成叫文創中心,外牆上添置些涂鴉)、重新搞個剪彩儀式,之后繼續用來“養蚊子”。

  都是選票惹的禍

  台灣對於“蚊子館”的批評已有多年,但“蚊子館”的建設從未停步,活化任務也十分艱巨。既然“蚊子館”飽受責備,為何還能生生不息?因為有一條隱形的利益鏈在驅動這個游戲,最繞不開的則是“選舉”二字。

  為了贏得選票,候選人極力鼓吹各種公共設施建設和項目,給選民“畫大餅”,許諾大家不切實際的“獲得感”。選民們也都有“別人有我也要有”的盲從心理,一聽說家門口建機場、高鐵站、體育館、環保園區等“高大上”的設施,往往會興奮地不得了,極力支持許諾搞建設的這些候選人。等候選人成為行政主管或民意代表后,他們開始游說、關說推動這些項目,審批項目的主管部門在層層壓力之下隻要合乎手續就放行,哪怕它們規劃不合理、后續運營乏力。

  據台“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觀察,台灣因民粹政治當道,各縣市爭相比拼,力求“區域平衡”,做出一堆大而不當的設施。例如台北市有“兩廳院”,台中市就要有歌劇院,高雄市也跟著蓋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是否真的有市場不重要。“會讓你丟官,能擋得住嗎?”

  如今島內“九合一”選舉將近,各地候選人又不斷提出了各種名目的建設規劃,加上去年台當局提出8年8800億的“前瞻計劃”,撒錢、開工、建設的戲碼仍在上演。可能過不了多久,一些新的“蚊子館”又將誕生。

(責編:袁勃、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