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導致難招生

台小學“搶人大作戰”各出奇招

王大可

2018年09月07日08:2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台灣新北市三峽區插角小學金敏分校老師帶小朋友登山、溯溪、行腳台灣,受到學生和家長的歡迎。
  譚宇哲攝

  位於台北萬華區的老鬆小學,建筑古朴,草木蔥蘢。下午剛剛放學,陸續走出稀稀落落的幾百名學生,偌大的操場顯得更加空空蕩蕩。這座已經有120多歲的老校,見証了台北萬華地區的繁華與沉寂,也是台灣持續多年的少子化沖擊現象的真實寫照。

  但另一方面,處處用心的學校還是得到家長和孩子的青睞。在“搶人大作戰”中,不少學校抓住質量和特色辦學做文章。有的發揮自身優勢,設計貼近自然生態或英語的特色課程,有的祭出免費課后照顧班,派校車接送,省下安親班費用的大招。因此,在少子化浪潮下,仍然有學校招生逆勢成長。

  多校隻有一個學生

  據台灣《聯合報》報道,受少子化沖擊,台灣中小學校數量、規模逐年減少。老鬆小學早期有1.1萬多名小學生,多達158個班,上課還得分批上。那時每天操場上,幾千上萬人參加集體活動的奇觀,經常登上各家報紙的版面。如今這所學校隻剩500人。類似的還有新北市秀朗小學,學生曾達1.2萬多人,如今也僅僅剩1/4。

  據統計,在2003年至2013年的10年間,台灣小學生人數由191萬人減少到130萬人。全台小學由2010學年高峰的2661所,減為2016學年的2630所。2016學年100人以下的小學佔36.3%,比10年前增加14.6個百分點。

  少子化的大背景下招生萎縮,不僅班級數量減少,每個班的學生人數也在減少。以老鬆小學為例,上世紀80年代,每個班普遍有四五十人,現在隻有20多人。

  最近幾年,全台中小學開學時,各地都出現學校一人入學甚至招不到學生的窘況。例如,苗栗西湖鄉瑞湖小學去年入學新生隻有王品雲1人,是該校創校52年來首次。花蓮縣卓溪鄉卓楓小學及瑞穗鄉的奇美小學也都僅有1名新生,偌大教室中,但見小朋友孤零零身影。基隆的太平小學被當地人稱為“地標小學”,今年也僅1人入學,校方甚至勸導媒體不要採訪,怕“嚇跑小孩”。在離島澎湖的成功、講美兩所小學,也各有1名新生報到上課。

  卓楓小學新生古蕊籃在校長及老師引領下,緩緩步入教室,見到教室內擺放的簇新課桌椅,迫不及待趨前坐上去“試用”,但沒有同學和玩伴,臉上難掩落寞。她說,讀幼兒園時,班上有20多位同學,無論上課或下課都熱鬧非凡。如今非常希望有同學能跟她做伴,一起念書一起玩游戲。

  並校並非那麼簡單

  學校當然知道,生源越來越少意味著什麼。但學生再少,也得教。上述多個1人就讀的學校裡,一對一教學對於老師、學生皆是新課題與新挑戰,因為學生要面對跟古蕊籃一樣的問題,老師則要分飾家教、保姆和司機等多重角色。

  於是,有的學校就在搶生源上做文章。位於彰化縣八卦山區的芬園鄉同安小學,暑假前校方祭出入學送筆記本電腦的獎勵,可惜重賞之下,還是沒有新生轉籍來就讀。嘉義縣大埔小學永興分校首度面臨沒有新生窘境,校方表示,雖積極拜訪家長祭出利多,但仍難讓孩子留鄉就讀。

  根據台當局教育部門統計,全台迄今有385所超過百年的小學老校,佔整體校數14%。本來這些擁有歷史與人文薈萃,累積百年經驗的老校,更應受學生及家長歡迎。但從實際分析,不但優勢不彰,入學學生人數反而下滑較快,十年來減幅達38%,高於全台平均值。

  面對難以避開的少子化影響,要招生聚人氣,看來單純利誘不行,隻擺資歷也不行。有關部門首先想到的是並校,把招生嚴重不足的學校就近合並起來。但並校並非那麼簡單。據了解,台北市雖然在2006年就意識到學生逐漸減少問題,提出了22所小學整並名單,但是受到校方、家長會和校友會的強烈反對,成功案例並不太多。

  在這種情況下,各個學校隻能展開“自救”,在招生領域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新北市三峽區有木小學位處偏遠山區,全校人數一度僅剩40人。因為低於50人,面臨裁並校。2006年教學團隊研發特色游學課程,如校外賞螢、溯溪、木工、攀岩等,吸引外地學生就讀,學生人數逐年增加,去年入學人數已增添到102人。

  打造特色聚攏人氣

  有木小學並非個例。像新北市,就有20所偏鄉小校學子不減反增,比如長坑小學主打游學、生態環境等特色課程,學生人數逐年微幅上升﹔東山小學更以親子創客體驗營凝聚親師生關系,3年來學生人數成長超過六成。

  新北市八裡長坑小學設計游學課程並結合行動學習,帶著學生下田插秧種稻,實踐食農教育。該校也透過平板電腦或VR眼鏡認識生態,讓學生兼顧實務與科技應用。學校還在校園中打造永續綠能生態環境,由師生共同打理馬口魚生態教學區,多元特色課程讓學生人數從2015學年度的66人,逐年成長至2017學年度的85人。

  新北市教育局副局長黃靜怡表示,現代小學生普遍較少接觸大自然、農作的機會,偏鄉小校主打結合自然環境的特色課程及體驗活動,有些學校更位處近郊區,堪稱都會型的森林小學,吸引都會型家長安排孩子跨區就讀,快樂學習、適性發展。

  另外,除了誠意和創意,還要想學生之所想,急家長之所急。宜蘭南安小學校長張志弘說,學校在南方澳,學生下課后的照顧讓家長很傷腦筋,學校開辦課后照顧班,所有學生都可參加,家長省下安親班費用,很有吸引力。宜蘭古亭小學校長黃賜福說,學校處處有打卡景點,有多項社團可以參加,有親子館可同歡,都是吸引家長與學生的地方。

  苗栗縣公館鄉南河小學4年前學生數僅25人,同樣面臨小校裁並危機。校方致力英語等特色教學,前年並獲准辦理實驗教育,學生數不斷增加。此外,非學校型態的“實驗教育機構”也如雨后春筍般誕生,近3年台北市就成立5所。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主任陳怡光對此抱持樂觀態度,更直言“不認為少子化是議題”,因為機構特色鮮明,需求永遠會在。

(責編:劉潔妍、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