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便宜了誰,耽誤了誰?(港台腔)

閔  喆

2019年07月25日08:2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因反服貿一炮而紅的“太陽花”學生頭子林飛帆,近日搖身變成了民進黨副秘書長。“太陽花”擋掉了兩岸服貿協議和后續的貨貿協議,讓台灣坐困愁城,卻讓林飛帆等一干帶頭的政治學生佔盡便宜,雞犬升天。沐猴可以冠戴,痞子偏能上位,台灣政治的可笑可嘆,盡在其中。

  林飛帆剛一上任,就放出“反紅色滲透”等聳動言論,小丑嘴臉一覽無余。此人早年就跟陳為廷等學生頭子合作,專向藍營公眾人物扔鞋子、丟雞蛋以搏出位。“太陽花”之后,他成為活躍的政治人物,常炮轟民進黨不夠“獨”,不給年輕人機會。事實証明,林飛帆這一套在台灣很吃得開,民進黨果然給了“年輕人”機會,對他委以重任。

  民進黨長期深耕校園,拉攏學生,這回啟用林飛帆,既營造“重用年輕人”假象,又可借他騙年輕選票,且林飛帆之流腹黑牙利,撒潑罵人功夫了得,也可充當打手,在民進黨是一石三鳥。至於過去的嘴仗小過節,自可先擺一旁了。

  像林飛帆這樣的“成功案例”真不少。當年的“太陽花”頭子,如今幾乎都發達了。如黃國昌、林昶佐創立“時代力量”並當選“立委”﹔“太陽花”發言人黃郁芬2018年當選台北市市議員﹔參與發動佔領“行政院”行動的黃守達,當選台中市市議員。還有佔領“立法院”的核心參與者施彥廷,27歲就當上了桃園市長辦公室副主任﹔“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發言人賴品妤在林昶佐辦公室工作﹔協助動員佔領“行政院”行動的張芷菱到“交通部”任職﹔陳為廷與吳崢目前都擔任議員助理﹔“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召魏揚任職於“主婦聯盟基金會”……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不是被爆出從高中到大學期間有一連串的“襲胸”性騷擾紀錄,陳為廷2014年底就不會退出苗栗縣“立委”補選,本來應該是眾政治學生中跳得最早最高的一個。而曾經被稱為“太陽花女王”的劉喬安,如果不是后來被爆出“援交”,說不定也已攀上政治高枝了。

  與這些學生頭目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年那些也曾參與“太陽花”或並未參與卻“被代表”的學生們。據台媒報道,島內一份調查統計顯示,當年走上街頭反服貿與反貨貿的搖旗吶喊者,有八成正悄悄西進,想要在大陸尋求機會。

  不務正業、善於鑽營做秀的痞子學生,偏能在台灣政壇吃香喝辣,那些個讀聖賢書的好學生,卻隻能被綁架被裹挾被當成炮灰犧牲。這種情況,其實不正是台灣選舉政治的縮影嗎——選賢與能漸不可得,戲子與痞子們卻越發如魚得水。

  “太陽花”擋服貿,其實擋掉的是台灣發展的契機,也是年輕人發展的空間。所謂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兩個重要協議未能達成,以及由此連帶產生的兩岸關系停滯倒退,對台灣造成了無可挽回的傷害。

  拿跟台灣同為亞洲四小龍的韓國對比,就可看得清楚。“太陽花”之后,2014年11月,中國大陸同韓國完成FTA實質談判,韓國后發先至,跑到了台灣前面。2017年韓國宣布與東盟談判FTA升級版﹔2018年9月美韓重新簽署FTA。韓國FTA貿易涵蓋率逾80%,台灣不到10%。島內有識之士指出,就算現在兩岸簽署服貿,台灣也已失了先機,追趕不及了。

  “太陽花”5年后,一邊是林飛帆等學生頭目風光上位,儼然以“人生勝利組”自居,一邊卻是當年被裹挾被代表的普通學生在台灣長年不漲的低薪中掙扎浮沉,苦苦求索。“太陽花”,便宜了誰,又耽誤了誰?

(責編:黃曉蔓(實習生)、劉潔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