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的斗士——台灣各界追思陳明忠先生

本報記者  陳曉星  孫立極

2020年03月02日10:4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忠誠的愛國主義者,台灣人民反殖民、反壓迫的光輝典范,台灣愛國統一陣營的杰出代表。”這是陳明忠逝世后,國台辦對他的評價。

  “我一看見他就想把他拍進我的電影,台灣人如果能繼承他的價值、人格、氣度,該多了不起。”台灣電影導演侯孝賢這樣說他。

  2月28日,台北,200多人參加陳明忠先生追思紀念會,自始至終都有人拭淚。主講台兩側懸挂的“愛國家愛鄉土,社會主義的忠實信徒﹔反殖民反壓迫,中國人民的英勇戰士”,概括陳明忠的信仰與人生。

  追求進步

  追思會主持人說,我們在課本裡讀到“二二八”是外省人屠殺本省人,我們從社會上獲得的各種訊息是“二二八”是“台獨”運動,但這是民進黨處心積慮塑造的史觀。他們偷換概念,將反對國民黨統治置換成反對外省人,把人民痛恨貪官污吏扭曲成要求“台獨”。時年18歲的熱血青年陳明忠擔任謝雪紅領導的“二七部隊”突擊隊隊長,與國民黨鎮壓部隊激戰。他生於1929年的高雄,是個標准的“本省人”,但他在動蕩中將自己的外省籍校長和老師們保護起來,當他被通緝時,被他保護的校長又設法保護了他。

  恰恰是“二二八”,讓陳明忠轉向擁抱紅色祖國。他在口述自傳中談到:“二二八”后年輕人很苦惱,出路在哪裡?當時我們讀了很多大陸來的雜志,大家慢慢了解,原來祖國有兩個,一個是欺負我們的國民黨政權代表的白色祖國,還有一個是要打倒國民黨的共產黨代表的紅色祖國。1949年,陳明忠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

  不計恩怨

  他的朋友都以日文發音叫他陳桑。陳明忠自述,年幼時以為自己是日本人,直到被日本同學欺負,被罵“清國奴”,他的民族意識開始覺醒。

  1950年國民黨實行反共大清洗,陳明忠入獄10年。在這10年裡,他親見同牢的馮錦輝與每個人握手告別后,微笑著走向刑場﹔他唱著《幌馬車之歌》與鐘浩東永別﹔他問一向平靜的共產黨員張伯哲:“你不怕死嗎?”張伯哲給他看寫好的遺書,上面寫著:新中國已經成立,我死而無憾。

  陳明忠不改其志。1976年再次入獄,1987年保外就醫。和他一樣遭遇的人絕大多數終生痛恨國民黨,不共戴天。但是,2005年2月他走進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演講,他說,我不是為個人和家庭的悲慘來討公道的,我希望從根源結束悲劇,那就是國共和解,兩岸和平,連戰主席應該承擔歷史責任前往大陸。

  為此,獄中難友罵陳明忠投降,拒絕往來。作家藍博洲在追思會上說,有一次我看到他和一個人一起抽煙聊天,這個人之前曾用很難聽的話罵過他,我問陳桑為什麼還理他,陳桑笑笑地反問:“那又怎麼樣呢?”

  事涉兩岸統一大業,陳明忠絕不退讓。中國統一聯盟黨主席紀欣在追思會上回憶,如果有人在大陸成為“臨時統派”夸夸其談,陳明忠會當場發問:“我為什麼沒在台灣的抗議活動中看過你?”

  不改其志

  出獄后,陳明忠投入思考和讀書中,他思考台灣社會的矛盾、中國發展軌跡、社會主義發展規律,成為台灣愛國統一陣營的理論家。他給自己的人生總結是: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國發展成這個樣子,我自己覺得是蠻滿意的。我生錯了時代,但我沒有做錯事,就這一點來說,我沒有遺憾。我大概有生之年看不到兩岸統一了,這是小小的遺憾。不過沒有關系,大形勢是擋不住的。

  2019年11月21日,陳明忠在上海逝世。他在台灣留下了夏潮聯合會、勞動黨、中國統一聯盟(現已更名)等愛國統一組織,他發起的春秋兩季祭奠革命先烈的儀式仍在舉辦。他為兩岸樹立了一個中國人的典范。

  陳明忠的女兒陳志民、陳志平在追思會上說,我爸爸是幸福的,他在年輕的時候就有了明確的人生目標,而且他一輩子無悔,他有這麼多的朋友同志。之前,台灣民意代表高金素梅播放了她演唱的陳明忠、馮守娥夫婦喜愛的《青春戰斗曲》,她流著淚說,可惜這首歌我剛練好,陳桑聽不到了。陳志民笑著說:高金,那麼小的地方關不住我爸爸,他在任何地方,他能聽見你的歌聲——

  我們的青春/像烈火樣的鮮紅/燃燒在戰斗的原野/我們的青春/像海燕樣的英勇/飛躍在暴風雨的天空……

  (本報台北3月1日電)

(責編:劉潔妍、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