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民進黨“政治防疫”積習難改

2020年03月25日08:31  來源:中國台灣網
 
原標題:學者:民進黨“政治防疫”積習難改

  【兩岸快評第700期】

  截至3月20日,台灣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135例,其中18日、20日兩天分別新增23例和27例,再次刷新單日新增紀錄,這讓此前日新增保持個位數的台灣防疫形勢驟然緊張。那麼,是什麼讓自詡為新冠疫情防控“優等生”的台灣成績下滑如此之快呢?如果對比2003年台灣“非典”疫情防控中的例子,或許就能找到答案。

  我們查閱當年資料發現,2003年“非典”期間,台灣從3月出現首例感染者開始,到4月21日台北市和平醫院爆發集體感染事件前,疫情相對穩定,一度保持了“零死亡、零輸出、零社區感染”的亮眼紀錄。但從和平醫院爆發疫情后,形勢急轉直下,從南到北多家醫院出現集體感染,社區感染更使得人心惶惶。同年5月21日,世界衛生組織將台灣列入感染區,直到7月5日才最后一個從感染區除名,最終造成674名感染,84人死亡。事后分析,台灣疫情防控破功的原因,與當時執政的民進黨當局“借疫情搞政治”脫不開干系。

  一是借機抹黑大陸。當年台灣從首例到第5例“非典”病例皆為境外輸入型,故民進黨當局認為隻要做好境外輸入的管控,危機就能迎刃而解。於是防疫工作變成了關閉島內對外連接,主要針對當時疫情最為嚴重的大陸和香港採取防控,但卻忽視了本地感染個案的防治。於是台衛生主管部門居然制作了這樣一個公眾廣告,說在台灣島內“匪諜”比“非典”病患還要多,民眾要多注意的是“匪諜”,而不是“非典”,企圖借防疫煽動島內民眾對抗大陸的情緒。

  二是硬闖世界衛生組織(WHO)。就在台北和平醫院爆出集體感染的前一天,陳水扁對來台的美國議員提到台灣防疫表現卓越,卻被排除在WHO外,這對台灣非常不公平。結果其成績單翌日便被戳穿,民進黨當局馬上轉過話鋒說,台灣疫情如此嚴重,隻有加入WHO才能更快地爭取到援助。2003年5月出現第三波疫情高峰后,民進黨當局依然醉心於5月19日在日內瓦召開的世界衛生組織大會(WHA),要求以觀察員身份加入這一國際組織大會。而對大陸一再表示願意給予的支援,民進黨當局的回應卻是,“大陸幫不了什麼忙,要想真幫忙,就不要阻撓台灣加入WHO”。

  時過境遷,當17年后人類再度面臨新型冠狀病毒的考驗時,在台灣二度執政的民進黨當局仍然沒有很好地吸取上次的教訓,“政治防疫”故伎重演。

  一是違反國際慣例,堅持使用“武漢肺炎”名稱。WHO呼吁不要再把目前的疫情和地名做關聯,但民進黨當局始終並幾乎是世界上唯一堅持以官方名義使用“武漢肺炎”的地區,進而導致島內社會鋪天蓋地使用“武漢肺炎”一詞。民進黨當局完全是為了一己政治私利,甘願讓台灣百姓違反國際慣例被貽笑大方,也讓中華民族守望相助、人溺己溺的人文情懷,在這些民進黨政客的私心自用下被破壞污染,也向社會大眾做了最壞的榜樣。

  二是“親美反中”和“防疫政治化”。在防疫物資上,民進黨當局第一時間宣布口罩要管制,禁止出口大陸地區。而3月18日台灣與美國卻發表了“防疫合作聯合聲明”,聲稱將在快篩試劑的研發等六個項目進行合作,美國將保留30萬件防護衣原料給台灣,台灣將在口罩產量穩定后每周向美國提供10萬個口罩。在人員管控上,2月5日民進黨當局就將大陸列為二級以上流行地區,大陸人士暫時禁止入台,11日又宣布香港、澳門地區學生也暫緩赴台。相較於對大陸管控的雷厲風行,面對歐美日時,民進黨當局的動作卻遲緩起來,直到境外輸入病例不斷增加,才於3月19日對98個國家和地區發出三級警告。台灣防疫學會榮譽理事長王仁賢表示,“當下半場換場與歐美日對壘時,台灣就完全矮了一截,拖泥帶水地搞到其他國家都鎖國了,台灣才提升旅游警訊”“被‘反中’情緒操弄后,延遲管理歐美日,是造成現在大量病例反輸入台灣的元凶”。

  中華民族歷史上經歷過很多磨難,但從來沒有被壓垮過。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危機,也是一次大考,中國人民一定能夠在磨難中繼續成長。希望民進黨當局也能吸取2003年“非典”“政治抗疫”的教訓,不要再罔顧事實、罔顧科學、罔顧民族感情,真正從兩岸同胞民族感情出發,回到“一個中國”的基礎上,以病毒無情人間有愛,兩岸攜手共抗疫情的態度,重新盤點自己的所作所為,不要再辜負台灣民眾的信任。(作者:王鴻志,系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副研究員)

(責編:劉潔妍、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