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垃圾分類不再難

——島內看環保系列報道之一

本報記者 任成琦

2020年05月02日08: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新北市八裡焚化廠外觀雄偉壯麗,成為新人拍攝婚紗照的新景點。
  (新北市環保局提供)

  圖為台北市民在垃圾車前倒垃圾。
  (資料圖片)

  走在台北街頭,大大小小的咖啡館、手搖飲料店可謂星羅棋布。不過,如今您要是再去買咖啡或奶茶飲料,店家已不再會提供塑料吸管了,取而代之的是紙質吸管或不提供吸管。

  從去年起,這一“限塑”政策在台灣就已經上路。隨著今年擴大實施,許多餐飲店業者將徹底改用紙質吸管。該舉措意味著島內垃圾分類進一步細化。

  不要小看這小小的塑料吸管。台灣環保部門表示,此舉預估一年可減少使用1億支塑料吸管,這將大大減少從填埋場流入海洋的廢棄物數量。

  

  變廢為寶才是王道

  對塑料購物袋和塑料吸管統統說“不”的“限塑”,只是台灣環保政策的一部分。變廢為寶、資源永續以逐步達成垃圾全回收、零廢棄目標,才是台灣環保人士多年的共識。

  “每個人對自己的消費負責,讓廢棄物處理概念深入民眾意識,才能讓垃圾回收政策發揮成效。”從事環保事業超過40年的台灣環境永續發展基金會顧問楊素娥深有感觸地表示。

  她的這種感觸,源於台灣環保的歷史經驗。

  20世紀70年代,面積僅3.6萬平方公裡、人口破千萬的台灣也曾垃圾成堆。北台灣最大河流淡水河基本成了條臭水溝。都市裡還爆發過所謂的“垃圾大戰”,簡單填埋的粗暴處理方式也是弊病多多。“垃圾島”這頂帽子雖然令人很不愉快,卻也實實在在扣到了台灣頭上。

  當局有關部門也是看在眼裡,急在心上。直到進入20世紀90年代初,台灣處理垃圾的方式才改為焚化為主、掩埋為輔。但這畢竟沒有經過分類,垃圾直接焚化所產生出來的煙霧會造成空氣污染,帶來對環境的二次危害。所以當時建設大型焚燒廠最易引起民眾反感。一些規劃建設地點因民眾抗議無法落實。

  “垃圾不落地”是關鍵

  隻有民眾認可並願意參與其中,環保才能落到實處。

  1998年起,台當局環保部門提出了“資源回收四合一計劃”,鼓勵全民參與資源回收,透過經濟誘因促使資源垃圾回收再利用,並結合社區民眾、當地政府清潔隊、回收商和回收基金四者合一的力量,確保資源物品回收再利用。

  其中,“垃圾不落地”政策在台北率先實施。處理之前,垃圾先要分類。生活垃圾一般分為普通垃圾、可回收垃圾及廚余垃圾三類。可回收部分被運至回收站按照10余種類分售,普通垃圾被運到焚化廠焚燒,難以處理的廚余則是拿來堆肥或作飼料。

  為鼓勵市民源頭減量,以大台北地區為首的城市開始對垃圾袋收費。這些印有專標的垃圾袋有別於市面上可購到的塑料袋,由可降解塑料制成,焚燒后不會產生二噁英等有害物質。當地民眾漸漸接受了這個模式,隨后這一模式在島內不少地方推廣開來。

  如今,台環保政策轉向抑制源頭、強調前端管理,除了有關部門的宣導,這同樣要求民眾觀念轉變跟上才行。從“限塑”的效果來看,環保、節能和減碳在島內已經形成風氣。

  堅持“多污染多付款”

  楊素娥坦言,讓老百姓移風易俗是垃圾處理過程中最難做通的環節。“花錢扔垃圾”起初惹來爭議,但地方政府堅持以此推廣“多污染多付款”觀念。

  想要少花錢,居民首先要少產生能直接焚燒的普通垃圾,其次還要在垃圾中盡量挑出可供回收部分。同時,為防止有人陽奉陰違、蒙混過關,當局有關部門還運用法律手段強化了處罰機制。一袋垃圾被發現超過1/3分類不合格,相關民眾就會被開罰2000元新台幣。

  除了付費和罰款,相關政策也有經濟上的正向反饋。

  位於新北市的八裡垃圾焚化廠廠長白添富向記者介紹,該廠年均熱能發電2.2億千瓦時,其中收益的1/4用於回饋在地居民。經濟誘因不可小覷,這對民眾的環保熱情,是一種實實在在的鼓勵。

  環保教育注重細節

  環保產業催生出新的綠色消費,接著必然要求催生綠色生產。新北市中和區垃圾回收站領班余遠國介紹,“限塑令”大幅提高了紙質吸管的原料需求,過去不值錢的廢舊紙碗、紙杯如今供不應求。

  像八裡那樣的垃圾焚燒廠,目前全台有20余座。它們都經過嚴密除污設計,也已經得到當地居民的認可甚至好感。翻開島內報章,這幾年去焚化廠游泳、喝咖啡甚至辦婚禮都已不是多吸睛的新聞。

  環保功夫做得扎實,自然容易跟民意形成良性互動,無形中環保教育就從進行時過渡到完成時。

  何謂扎實?魔鬼藏在細節裡。泰清公司在台北營運60多輛垃圾車,負責人魏有慶說,為防止車輛行進中變質的廚余垃圾漏液或異味擴散而造成二次污染,車上均裝備可裹住貨箱的滾布。

  打開手機客戶端,台灣民眾就可以看到資源回收、環境監測、垃圾清運以及行人專用垃圾箱等服務信息。大台北地區設有1000多個舊衣回收箱,民眾也可以在手機客戶端上找到具體位置。

(責編:劉潔妍、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