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最准地下民调 多次上演乾坤逆转

台湾“选举赌盘”鬼影幢幢

任成琦

2016年01月12日08:0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台湾“选举赌盘”鬼影幢幢

  (资料图片)

  “菜头”和“猪肉”怎么卖?每注1万元(新台币,下同)!近日在台湾社交软件LINE上,类似的“询价”不止一宗。有人要问,台湾的物价怎么这么贵?告诉您,此“菜头”和“猪肉”非一般肉食蔬菜也!

  台湾2016“大选”逼近,嘉义市警方近日查获一个选举地下赌盘,一名43岁的江姓男子疑似经营地下赌站,以“菜头”、“猪肉” 等暗号代表“总统”候选人蔡英文、朱立伦。

  屡禁不止

  台湾的“大选”有一个奇特现象,就是地下赌盘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像今年的“大选”,台面上的选情一直冷清,民众对于候选人“政见”兴致不高。根据台湾“中选会”规定,选前10日不得发布民调,4日各大机构纷纷抛出“封盘民调”,数据莫衷一是。但是地下赌盘这个被称作“另类民调”的“怪胎”,却异常火爆,频频传出签赌案件。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海巡署”东巡局日前接获情报称,有黑帮为影响选举赌盘,可能向候选人开枪示威。经数日跟监、埋伏,项目小组4日破获台东地下兵工厂,逮捕两名嫌犯,查扣5把改造手枪、数发子弹。

  有人会说,这太火爆了吧?!但类似的事例已经不止一次在岛内上演。

  据台媒报道,2004年岛内地下赌盘看好“连宋配”。选情吃紧的陈水扁亲赴台南拜访当地民间大佬王振铿,要求他“高抬贵手”。翌日,包括王在内的数大组头(庄家)齐聚开会,推出救扁的“大选”新赔率、新赌法。随后,“3·19枪击案”发生,蓝绿选情神逆转。种种疑点使“3·19枪击案”谜团直指地下赌盘,但最后仍不了了之。

  赌徒们有时不管不顾放手一搏,严重影响选举结果。台当局出于“维护选举公平”考虑,每逢选举之年,台警方都要扫荡地下赌盘,肃正选风,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屡禁不止。

  以身试法

  1998年台北市长选举,马英九和陈水扁的选情十分接近,全岛相关赌盘开得热火朝天,吸纳了10多亿元的赌资。据说陈水扁的选情本来一直被看好,许多人把赌注下在了他身上。得知马英九胜选后,当场就有输了上千万元的赌徒跳楼自杀。

  台湾地下赌盘 “历史悠久”。上世纪80年代解除党禁后,有关选举的地下赌盘应运而生。1996年,台湾首次直选“总统”后,各党派短兵相接,选举地下赌盘也随之升温。如今一到选举季节,各县市的地下赌盘就猖獗起来,数以千计的盘口被激活,大批民众或点出现钞,或利用网络和电话,到组头处下注,其“盛况”甚至超过合法彩票的发行。

  台湾关于选举的地下赌盘,往往都是由原有的六合彩以及职业棒球赌盘的庄家在经营,极富“专业性”。庄家遍布全台各地,各级庄家通过吸纳零散的赌注而向上一级庄家下注,并从中抽取佣金。一般来说,“正规”地下赌盘的赌金都是以1万元起跳,之后每注加数千元不等,组头抽取3%—5%佣金。每次选举时的地下赌盘涉及金额都非常惊人,高达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抽取佣金的组头也因此赚到盆满钵满。警方调查,嘉义涉案的江姓男子有六合彩赌博前科,此次以每注1万元金额招揽生意,其中两名赌客通过社交软件,各下60注给“菜头”、“猪肉”,警方粗估江姓男子靠抽成就轻松进账3.6万元。

  台湾虽然有法规禁止赌博,但处罚连“雨过地皮湿”都算不上。根据相关规定,在公共场所赌博者,处1000元以下罚金,开设赌场者,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可处3000元以下罚金。收益和代价比就在那里摆着,难怪有不少人愿意以身试法。

  “蚂蚁雄兵”

  让外人颇为惊异的是,地下赌盘一直被认为是台湾选举形势的风向标之一,这种“另类民调”往往神准,民间素有口碑,有网友“@亚伯拉罕生以撒”形象地说:“80岁阿嬷都知道,了解选情要看地下赌盘。”

  这又是咋回事?

  道理说简单也很简单。民调都是以电话问答为主,受访者出于种种目的或情绪,可以心不在焉或信口开河。但赌盘中下注的可都是真金白银,错估形势会倾家荡产。因此庄家大都会派人深入了解民意,并通过关系获取各政党内部民调资料,这也使得庄家定出的盘口赔率,往往比各种民调还要精准。到了最后10天“封盘民调”时,地下赌盘开出的数据,甚至成为“权威发布”。

  而作为选举赌盘灵魂人物的庄家,被称为“政治精算师”,一方面他们本身有政治立场,另一方面也为了增加“业务上”稳赢的概率,利用羊群效应,通过设在各地的桩脚控制票数。

  比如,支持泛绿的庄家往往开出“民进党赢”的盘口,并以较高赔率吸引下注,借此拉抬绿营选情。为赢钱下注的民众只好积极游说亲朋好友,投票给自己所投注的一方,这股力量集中起来就是“蚂蚁雄兵”,绝对不可忽视,对选情具有相当的影响。

  岛内名嘴邱毅表示,地下赌盘的赌金越来越多,红眼赌徒和庄家都有可能人为制造出有利于己的结局,“入门级”的简单手法就是买票贿选,“高阶版”的可能人为制造像“3·19枪击案”、“连胜文枪击案”等突发案件,以逆转乾坤。

  黑白通吃

  有人说,地下赌盘是台湾民主选举政治下的“怪蛋”,其地下产业链跟政治界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亲密关系。

  2004年陈水扁惊天逆转连任成功,“两颗子弹”疑云不了了之,地下赌盘名声大震。到了2012年,轮到马英九竞选连任。民进党找到一个嘉义开赌盘的庄家陈盈助,宣称拿到证据证明马英九和他见面并拿了3亿元的政治献金。结果刚骂没几天,有人再爆料,第一个开骂的民进党发言人梁文杰自己就接受陈盈助的招待去澳门游玩,民进党前主席游锡堃也密会过陈盈助。后来民进党“立委”陈明文干脆直接在“立法院”说,陈盈助是个好人,无深究必要,搞的当时的蔡英文等人都尴尬不已。

  一般来说,像陈盈助那样的组头,有些是黑帮分子,有些是当局的民意代表,还有一些是玩票赚钱的生意人。无论哪一方,不在政商界通吃,就很难玩得开。桃园地检署近日破获一个遍布全台的大型地下签赌集团,涉案赌金超过14亿元。有意思的是,被揪出来的组头林士渊政商关系极佳,之前家里办丧事时,南部“立委”几乎全到场致意。

  说来说去,经过多年的资源交换和黑白磨合,违法的地下赌盘不仅从没遭到灭顶之灾,反而成为各派争夺的一支重要力量。这对一直宣称自己的选举制度如何民主的台湾政坛来说,显得有些尴尬难言。

  台湾成功大学教授丁仁方举例说,南台湾赌盘一般都是黑道老大做庄。一方面黑道有较高的政经实力可以跟检警斗力、斗智、斗法,另一方面可以保证赌局输赢认命的可靠性。以暴力为基础的黑道,居然可以在“高度民主法治化”的台湾建立一定的社会公信力,实在吊诡。

(责编:翟冬冬(实习生)、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