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台湾频道
人民网>>台湾频道>>正文

 校园变毒窟  少年成暴犯 

台湾青少年解“毒”路漫漫

本报记者  汪灵犀

2016年04月08日08:0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手机看新闻

  掺有毒品的枇杷膏和跳跳糖。
  (资料图片)

  3月28日,台北市发生女童当街断颈案,震惊岛内外。犯罪嫌疑人王景玉不仅有精神异常,更有染毒前科。由此,毒品防治的问题再次成为近期台湾社会热点。事实上,台湾吸毒人口多,近年更有蔓延之势,连小学生和中学生都因各种缘由沉沦,反毒之路艰难漫长。

  吸毒年轻化

  平均年龄才12.5岁

  吸毒年轻化的趋势有多严重?看看数字就知道。

  据台当局“内政部”数据显示,未成年者首次吸毒平均年龄为12.5岁,常见吸毒地点23.1%在学校,毒品常见来源38.5%是同学。近年曝光的12-24岁毒品使用人数在7000人上下,还有数倍于此的未曝光“黑色数字”,两者相加,青少年吸毒人数的真实数字恐怕高达几万人。小花(化名)初中在台北万华地区就读,当时一个年级有6个班,平均每班就有3个人吸毒。

  12.5岁,不过是小学五六年级的年纪,这么小的孩子一旦接触毒品,未来人生将遭遇什么样的变化?台湾联合医院毒品防治中心主任庄苹直言,这样的孩子,他们的朋友群会改变,为了找钱买毒品选择抢劫、偷盗等犯罪行为,加上吸毒后的精神状态非正常,甚至有可能对周边造成威胁。庄苹的这一推断有数据支撑:根据台湾“警政署”资料,少年犯罪总数的前两名盗窃罪、伤害罪中,有极高的比率源于施用毒品的金钱需求。

  更可怕的是,这其中不仅有差学校的“坏学生”,还有不少是好学校的“乖乖仔”。台湾桃园市的一名校园志工吴豫州称,明星高中的学生一旦接触坏朋友,也会染毒。曾经有一个明星高中学生,跟以前初中同学混在一起,慢慢跟着抽烟、吸毒,最后和家里闹翻,人生从此灰暗。

  另外,学生吸毒不但年轻化,且女性比例持续增加。台湾戒毒所“沐恩之家”的负责人李国扬说,在2011年以前,到“沐恩之家”寻求戒治的个案中女性只占5%,但在2012年以后,这个比例迅速提高至35%,近两年还在持续上升。

  身体被摧残

  终身都要包尿布

  台湾青少年经常吸食的K粉在岛内属于三级毒品,犯后处置比较轻,价格也相对便宜,一包K粉一两百元新台币,相当于中小学生的一顿午饭钱。因此,毒贩多以“吸食K粉没刑责”来诱骗青少年吸毒,现代家长又都疼爱子女,给零用钱不手软,青少年手头宽裕,也就助长渗透校园的毒魔。

  毒贩为诱毒青少年,无所不用其极。有的毒贩将毒品包装成简易咖啡包、跳跳糖、心形巧克力、话梅片、枇杷膏等,外观以假乱真,甚至把毒品加到饼干、爆米花中,普通人根本察觉不出来。

  但是,毒品一沾难回头。不少青少年吸食K粉入门后觉得不过瘾,就会去碰一级毒品海洛因或是二级毒品安非他命(类似冰毒)。海洛因的成瘾性很高,戒断更是痛苦,安非他命也有成瘾性,不仅如此,有时还会共用针头注射,继而感染艾滋、乙肝及丙肝。

  毒品对人身体的摧残是终身的。“吸食K粉最可怕的副作用是膀胱发炎、尿频,尤其是女性更加严重,连喝水都会剧痛。”李国扬指出,当膀胱只能存储25毫升尿液时,有些人必须包尿布,甚至整天坐在马桶上,曾有患者最后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因而自杀。他说,以前有人吸食K粉成瘾,父亲陪他到“沐恩之家”戒治,从台湾北部驱车南下,这名患者全程坐在脸盆里面,以便排尿,十分痛苦。即便未来不吸毒了,也还得挂尿袋、包尿布去找工作。

  毒品还会对脑神经造成不可逆的损害,连带影响对事物的判断。“只要碰过任何毒品,死亡率就是没有碰者的14倍,可能是因为毒驾、自杀、械斗而死亡。”庄苹说,负面影响不仅止于吸毒者本身,走在马路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因为他们的吸毒,连带付出生命代价。

  任重而道远

  怎样才能绝后患?

  年轻人是一个社会的未来,沉溺毒海怎么办?

  吴豫州的对策就是长期陪伴,不时带吸毒青少年脱离现实环境,摆脱坏朋友。比如有一个他辅导的学生,2年多来已经跟他爬过20多座大山。他说:“一日吸毒,必须终身戒毒。”吸毒的人自以为上了天堂,即使被抓,下次还是会冒险复吸,台湾首次吸毒者5年内再犯的比例高达六成。因此,反毒是一条长远的路。

  要不要对毒品坚持严打也是个两难的问题。警方对毒品查得多的时候,市面上的毒品变少、获取困难,毒价就会飙高,但吸食者还是有需求,越是买不起,就越去偷水沟盖、电缆线,甚至进入民宅偷盗,衍生杀人事件,过去曾有许多吸毒犯因为缺钱打死父母、杀死朋友,还有人逼自己的妻子去卖淫。因此,每番警方查获的毒品量上升,就会伴随着犯罪率的增加,无论怎样都难绝后患。

  台湾目前采取的是用美沙酮替代海洛因的戒断疗法,在降低艾滋感染上有明显成效,但对于毒瘾的防治效果却十分有限。有些戒毒者在喝了美沙酮之后,未扣减剂量,又同时吸食海洛因,结果因吸食过量而暴毙。更糟的是,有些人同时染上美沙酮及海洛因两种毒瘾,结果更难戒。

  毒品的根绝是高度困难的工作,各国政府至今仍未找出一个彻底杜绝的办法,许多国家甚至已对毒品妥协:加拿大将吸毒看成“个人特质”,为避免吸毒者影响治安、观光,干脆由政府供给干净的吸毒房间,让吸毒者在房间中“自生自灭”;英国由政府直接供给安非他命;美国则是拼命把毒犯丢到监狱,但这些做法都无法让吸毒绝迹。或许,这个世界性难题只能依靠更高的科技来解答。

分享到:
(责编:刘洁妍、常红)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