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乡愁” 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

2017年12月14日16:13  来源:人民网-台湾频道
 

余光中。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资料照

人民网讯 综合台媒报道,著名诗人余光中今日病逝,享寿90岁(虚岁)。

今年10月,余光中庆祝90大寿,当日他以欧阳修的绝句“再至汝阴”抒发心情,“黄栗留鸣桑椹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由台湾中山大学为余光中举办的、预祝九十大寿的庆生会,成了他最后在镜头前的身影。

“右手写诗,左手写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1928年10月21日生于南京,1950年随家人迁居台湾。曾任台北师大、政大外文系教授,1974年至1985年在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任教。1985年后定居高雄,在中山大学任教,去年退休。

余光中擅诗、散文、评论、翻译,他驰骋文坛逾半个世纪,涉猎广泛。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其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

梁实秋曾评说:“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他一生所获荣誉无数,包括香港中文大学、台湾政治大学、中山大学、澳门大学荣誉博士等。

余光中与妻子范我存今年10月23日庆祝九十大寿。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资料照

与妻结婚61年 相知相惜互信互补

据中新网引述台媒报道,诗人余光中与妻子范我存结婚61年,去年庆祝钻石婚,两人相知相惜,互信互补。诗人对美满婚姻的心得为:家是讲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夫妻相处是靠妥协。

联合新闻网的报道称,范我存小名“咪咪”,两人结婚61年,夫妻几乎没吵过什么架。范我存曾表示,因为彼此的兴趣、价值观差不多。两人都是童年逃难,历经战乱。也许是经历过那一代日子,对很多东西都比较珍惜。

余光中曾表示,结婚的理想是追求幸福,是妥协的艺术,各让一步。夫妻曾为十几对新人福证,他总会准备一本英国剧作家王尔德的喜剧中译本“理想丈夫”,勉新人相互体谅,白头偕老。

热爱生命 90高龄笔耕不辍

“只要对生命保持敏感,题材就不会匮乏;只要对语言保持敏锐,文字就不会粗糙。”余光中如是说。

多年来,余光中笔耕不辍,在华文世界已出版著作近百种。台湾九歌出版社总编辑陈素芳与余光中相交逾40年,他表示,余光中两年前在家中摔倒,即使身体大不如前,但仍持续创作。今年,余光中重出《英美现代诗选》与《守夜人》两本书,大量增加新作或改动年轻时的诗作,显示出他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

资料图:余光中。中新社记者 王中举 摄

一首《乡愁》 一份情怀 

1971年,思乡情切的余光中,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里写下《乡愁》。一首《乡愁》,传诵至今,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40多年来,这首诗在海内外华人间被广为传诵。

1992年,余光中首次应邀回大陆。“40多年过去,故乡变了。文化的乡愁是永远解不了。”他说。

20余年来,余光中回大陆60余次,到了山东、湖南、湖北等很多“小时候都没去过的地方”,写了许多关于返乡的诗。曾获颁20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并任北京大学与澳门大学驻校作家。

今天,让我们再读一次他的代表作《乡愁》,缅怀余光中先生!

余光中-《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一头

大陆在那头 

(综合中国新闻网、新华网、台湾“中央社”、《联合报》)

(责编:刘洁妍、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