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吹起“写字风”

本报记者  吴亚明

2018年03月16日05:5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为台湾省宜兰县北成小学的学生在上书法课。
  资料图片

  正是午休时间,台湾南投地检署的一位检察官却没有休息,他拿出了小学生作业簿,在方格纸上,一笔一划写起字来。道起练字的原委,他说,有次起诉书里面刚好有“沆瀣一气”四个字,电脑自然很快就打了出来,但他发现自己手写时,“沆瀣”两字竟然写不出来,他连问了三个检察官同事,居然也没有人会写。

  这位检察官说,“计算机用久了,字生疏了。”像乌龟的“龟”、忧郁的“郁”、结绳的“绳”等笔划复杂的字,越来越写不出,因为字的结构已不复记忆。发现问题的严重性之后,他开始利用休息时间练字,重新找回写字的手感。

  移动互联网时代,电子产品愈加普及,人们打字打得飞快,书写能力却越来越退化,离开键盘拿起笔,许多字不会写或者写不对。据台湾《联合报》报道,为了改变打字神速、下笔万斤这一囧况,近年来台湾岛内吹起一股“书写风”:小学生在学校习字、检察官在办公室练字,教师被要求取得楷书认证……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希望重新找回书写的感觉和乐趣。

  “文字书写能力消退的现象值得重视,年轻人用手机打注音、传微信飞快,但要他们提笔写字,仿佛千斤般重。”南投县文化局长林荣林发现,许多人到银行领钱,提款单上数字大写壹贰叁肆,如果不看着柜台玻璃垫下的范本,很少人能写得出来。医院的护理人员开医师证明,“瘫痪”二字写不出来。社工手写生活“拮据”、财力“窘困”,都要想半天。林荣林认为,中文书写退步,让生活变得不方便。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重新找回书写之美,近年来台湾许多学校开设习字课和书法课。台中市政府近年全面推动小学生习字,在后里小学特别设置书法资源中心,如今伙伴学校从7个增到11个。台中市的永安小学如今每周有一堂书法课,学校还有书法社团。校长徐大伟说,这些都是为了鼓励学生多写字。

  台中市的内埔小学校长黄进传说,台中市小一、小二铅笔硬笔字教育已见成果,家长看到孩子习字前后的差别,相当开心。此外,台中市政府在西屯区的永安小学也专门设立书法主题馆,系列推动师资楷书认证。台中市资深语文教师刘正美认为,“老师的字若也写不好,怎么教得好?”

  顺势推动书法教育,让学生增加习字机会,南投县水里国小玉峰分校老师廖育德也尽心竭力。廖育德说,信息化时代,小孩子从小用计算机中文输入很方便,计算机还会帮忙挑字,久而久之,若不是忘记字怎么写就是错字一堆,字也写得像毛毛虫,没有美感。重新提笔,刻不容缓。不久前,廖育德用行草在黑板写下李白《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七言古诗,在网络上爆红。

  对于岛内出现的“写字风”,诗人余光中在过世前曾经谈起自己的看法。余光中认为,计算机字体千篇一律,少了人情味,也没有温度,为此他一直坚持“爬格子”手写创作。余光中的硬笔字工整刚毅,自成一格,是台湾少数可以将手写稿直接付梓的作家。余光中说,每个人的字都有自己特色,像作家白先勇的字都很大,龙飞凤舞狂放不羁,一张纸写不了几个字;文学评论家夏志清的字则是蝇头小楷,但不减掷地之声。

  台湾媒体在采访中发现,余光中的书房里放着好几本字典,遇到对哪个字有疑义时,余光中会立刻翻阅字典,绝不会当“差不多先生”。余光中生前一向以爬格子为乐,新诗、散文、评论,即使长达3000字,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

  有读者好奇,怎么在没有格子的白纸上,字还是工工整整?余光中回答说,写的时间长了就自然对齐啦。碰到正式题字,他会先在页底打上浅浅的线条。余光中认为,书写也是一种乐趣。手写的比计算机印的更有“温度”,也更能打动人心;透过笔划的转折,可以让手、脑更加协调。

  (本报台北3月15日电)

(责编:冯粒、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