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深澳电厂环评是蔡当局瞒天过海的骗局

2018年04月13日15:41  来源:中国台湾网
 

  台当局“环保署”副署长詹顺贵上月利用其关键一票强行通过深澳电厂环评,引发北部六县市反弹,忧心北台湾的蓝天从此消失。近日更爆出,台电拟在深澳兴建的卸煤码头,竟位在地方政府划设的“水产动植物保育区”内,“依法”不得开发。台湾《联合报》今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深澳电厂的空气污染和保育争议越滚越大,蔡当局若一意孤行,将成为戕害民众健康及破坏环境的罪人。深澳电厂的问题,不仅在詹顺贵那一票投错了边,而在整个电厂的筹设过程都抱着投机与欺瞒的心,玩弄了科学,侵犯了环境,也滥用了居民的信任。一个口口声声“非核”的蔡当局,却把民众呼吸干净空气的权利抛在脑后,这是深澳电厂最大的骗局。

  社论摘编如下:

  台当局“环保署”副署长詹顺贵上月利用其关键一票强行通过深澳电厂环评,引发北部六县市反弹,忧心北台湾的蓝天从此消失。近日更爆出,台电拟在深澳兴建的卸煤码头,竟位在地方政府划设的“水产动植物保育区”内,“依法”不得开发。深澳电厂的空气污染和保育争议越滚越大,蔡当局若一意孤行,将成为戕害民众健康及破坏环境的罪人。

  深澳电厂案涉及保育区海域的利用,却在环评审查会上被刻意忽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主要原因可能有三:一是台电公司隐匿事实,意图瞒天过海;二是台当局“环保署”存心护航,刻意将争议议题略而不提;三是部分环评委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水过关。无论如何,这种以滥权及欺瞒手法通过的环评,违背了程序正义的原则,也让深澳电厂兴建的正当性荡然。

  电厂开发案未厘清环境保育争议就送进环评,没有提供解决方案就强行通过,使得深澳电厂在燃煤引发“空气污染”的争议外,又多了一条“破坏海洋生态”的罪名。荒唐的是,已将“环保斗士”令名陪葬给了深澳电厂的詹顺贵,在答复保育区破坏问题时,竟辩称“新北市公告未说禁止开发”,又反问“朱立伦的脸谱网有说保育区不能开发吗?”这样的台当局“环保署”副署长,讨论的不是“法令规章”或环保精神,却在地方首长的脸谱网上询问立场,岂不可笑?

  詹顺贵似乎忘了,上月的环评大会,新北市环保局长刘和然因极力反对这一燃煤电厂,最后愤而退席;他的不同意见,把关的台当局“环保署”难道全当成耳边风?再者,新北市府的公告上写明,“保育区内投放人工渔礁等人工设施,须经政府同意”;而台电拟兴建的防波堤比人工渔礁大几十倍,当然在“禁止”之列,台当局“环保署”竟装作看不懂。詹顺贵身为环境保护部门主管,不站在自身职责立场全力捍卫环境安全,反而处处为开发单位的利益设想,企图从“法规”和环评程序中寻找漏洞供台电钻寻,角色错乱已极。

  深澳电厂兴建案从提出到通过环评,处处充斥着这类刻意隐瞒、破坏的痕迹。例如,在环境冲击方面,根据新北市委托中兴大学教授的研究,PM2.5的日污染值为台电报告的三倍以上,且对宜兰及桃园的影响比新北市严重。然而,环评会却采取台电的报告为凭,且不论其他地方;这何止是蓄意误导,根本是公然作弊。

  再如,所谓“当地居民支持”兴建电厂的说法,则是台电利用“回馈金攻势”对主要里民各个击破制造出来的民意假象。事实上,在召开公听会时,许多民众却被刻意排除,因此,支持电厂的民众只是分得到回馈金的三个里部分居民;至于俯视着深澳湾的九份风景区可能受到严重冲击,谁又在乎他们的意见?更值得玩味的是,在某些奇怪耳语的传播作用下,深澳居民竟反对兴建污染较少的“燃气”电厂,反而支持污染较严重的“燃煤”电厂。这些,恐怕都得“归功”台电人员在当地的穿梭、耳语和收编,制造出一个奇特的“深澳愿景”。

  深澳电厂环评引发争议后,赖清德前往林口火力电厂视察,并宣称燃煤是深澳“最好的选择”。事实上,赖清德走错了地方,他应该亲自到深澳岬角看看,那里有足以媲美野柳的海蚀地形、象鼻岩、蕈状石和珊瑚礁,清澈的海域瞭望着基隆山和九份聚落。如此好山好水,台当局竟敢在保育海域兴建电厂和码头,把蓝天变雾霾,让北台湾900万居民承受空气污染?

  深澳电厂的问题,不仅在詹顺贵那一票投错了边,而在整个电厂的筹设过程都抱着投机与欺瞒的心,玩弄了科学,侵犯了环境,也滥用了居民的信任。一个口口声声“非核”的蔡当局,却把民众呼吸干净空气的权利抛在脑后,这是深澳电厂最大的骗局。

(责编:李阿茹娜(实习生)、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