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户政管理:便利背后有隐忧

本报记者  冯学知  任成琦

2018年06月01日05: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资料图片

  近期,台湾内政部门面向社会公开征集新一代居民身份证设计方案。按照计划,新一代居民身份证将采用芯片卡,以取代使用多年的纸卡身份证,引起台湾民众热议。

  台湾当局换发芯片身份证的计划已酝酿多年,但一直在各种疑虑和争议中蹉跎不前。有人担心,台湾现行的户政管理办法是与实行多年的纸卡身份证相契合的,一旦换发芯片身份证,可能要对民众已经习惯的户政管理方式动“大手术”。

  通报事项多  业务量加大

  5月21日,新北市板桥区户政事务所显得格外热闹,取号机前排着的队伍一直延伸到了马路边。家住新北市板桥区的陈思欣去年此时与先生在这里登记结婚,这次她带着刚出生的女儿来办出生登记。“等待时间可能有点长,但基本上不需要再跑其他地方了。”陈思欣说,去年与先生从台北到新北定居结婚,不仅身份证和户籍资料上的婚姻状况要改,还要申请新的户口名簿、更改常住地址,牵扯到的部门很多,但她与先生只来了一趟户政事务所就都解决了。

  “要给这些年轻人办的事情有很多,除了登记结婚和领新的户口名簿加身份证,通报给税务部门、保险部门、卫福部门、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等单位的户籍资料变动手续都要在我这里办。”卢碧兰说。新北市是较早实施户籍资料跨机关通报的县市,2016年,台湾内政部门制定《户籍资料异动跨机关通报服务作业要点》,在全台湾开展跨机关通报业务。

  “统一规定的跨机关通报事项有13项,各县市还会根据各自的情况增加其他通报服务。”卢碧兰说,像陈思欣这次要办理的手续基本上也可以一次完成,其中婴儿健康保险申请是全台统一要求通报给卫福部门的,但妇女生育奖励金、儿童图书证等申请则是新北市自行规定的通报事项。卢碧兰苦笑,现在跨机关通报占了他们一半的业务量,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但在“精简机构”的口号下人手非但没增加反而有被削减的风险,人手流失是让她近来比较焦虑的问题。

  定期搞清查  扎紧管理篱笆

  相比于近年实施的户籍资料异动跨机关通报,居民出生和死亡资料的通报则起步更早——台湾内政部门分别于2004年和2006年制定了《出生数据网络通报作业要点》和《死亡资料通报办法》。陈思欣大概不知道,她的女儿出生一周后户政事务所就已经从卫生部门掌握了详细情况,如果60天内她还没有为女儿办理出生登记,就会接到户政所的催告电话。

  “出生登记的情况其实相对简单,大部分家长都会尽早给幼儿做出生登记以便尽快办理健康保险,但死亡登记就相对复杂了。”卢碧兰回忆,2006年以前死亡管理相对混乱,有的人已经死亡很久了户籍资料却登记“未死亡”;有的没有死亡,却被登记为“死亡”。

  “居民离世后,最快半个月就可以收到有关部门传过来的死亡资料。”卢碧兰介绍,依照现行的作业规定,如无特殊情况,申请人应该在30日内备齐资料申请办理死亡登记,“如经催告无果,户政所将直接依据死亡资料进行死亡登记。”

  此外,户政部门每年还会定期进行清查人口作业。“比如,每年5月1日到6月30日,我们都会将辖区内年满80岁且近2年无健保卡使用记录的老人列为清查对象,主动核实老人是否还在世。”台北大安区户政事务所秘书邱士荣认为,老人是各类社会保险的主要申领者,建立严格的死亡登记制度,不仅有利于人口管理,更可减少社保开支的浪费。“从老人去世之日起,社保就立刻停止发放。即使有因资料通报延误而多发的部分,也会进行追索。”邱士荣说。

  免受奔波苦  却忧信息泄露

  得益于互联网的普及和通报机制的完善,台湾居民个人信息可以在不同部门间打通,户政系统内互联互通更是不在话下,大部分户政服务均可以实现异地办理。这样虽然可以使办事的民众免受奔波辛劳,却也加剧了民众对个人信息安全的担忧。

  “公职人员如果泄露民众个人资料,最高可以罚款2亿元,这也是我们反反复复强调的高压线。”卢碧兰介绍,为了防止发生个人资料泄露事件,各地都采取了严格的管控措施。以板桥户政事务所为例,工作人员必须用自己独立的账户和密钥才能访问资料系统;各组负责人每天要对访问记录进行稽核,发现可疑之处要核查;工作电脑严禁插入外接存储设备,防止病毒入侵……

  在严格的程序管控下,户政系统近两年鲜有发生个人资料泄露事件,倒是频频传出诈骗犯伪造或盗用居民身份信息牟利的消息。

  “目前的居民身份证仍然主要靠肉眼来识别,给防伪带来了难度。”邱士荣说,“身份证上的信息很详细,倒是省去一些证明亲属关系的麻烦,但是也暴露了很多个人信息,增加了民众受骗的风险。”邱士荣说,纸卡身份证采取的防伪技术堪比钞票,但仍不及芯片卡可靠,所以许多机构,例如银行,在用户办理业务时须出示“双证”(即身份证和带芯片的健保卡)。

  其实,早在2003年,台湾有关部门就已经推出带有芯片的证件——如银行卡般大小的自然人凭证。用户借助IC读卡机,就可以通过自然人凭证直接在自己电脑上访问个人资料系统,完成报税、查询社保等业务。不过,自然人凭证推行15年,目前仅发行了约560万张,每位持卡人平均每年的使用次数也只有8次。

  “严格说起来,自然人凭证只是个人访问资料系统的电子通行证,虽然安全性很高,却应用面过窄,不具备像身份证那样的辨识功能。”台湾信息产业研究学者王立恒坦承,信息化时代的台湾也面临身份识别数字化和个人资料保护的双重难题。“要取得重大进展,现有管理办法可能要做出大幅调整。”王立恒说。

(责编:冯粒、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