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漸老 后繼乏人

台灣討論保護公益精神(看台灣)

本報記者 陳曉星

2017年08月06日09:3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台灣討論保護公益精神(看台灣)

  台灣青年志工在廣西百色市田陽縣那滿鎮和留守兒童做游戲。洪堅鵬攝

  近日,台灣傳出志工后繼乏人的消息,令人扼腕。

  志工即志願者,是不計報酬服務他人者,是社會文明進步程度的標尺。志工在台灣不是小眾的概念,在醫院、博物館、社區和重大活動上,都能看到志工的身影。志工也不限於職業階層,在台灣採訪期間,記者曾在台北花博會上看到文化名人陳文茜當志工﹔一位計程車司機和記者聊起雲南某村的情況,他曾隨慈濟去那裡當過志工﹔一位官員在接受記者採訪后匆匆趕往一場殘障人士的活動,也是去當志工。和一位台灣同行談起這些,她說:“我退休后的規劃就是去附近的小學當志工,在上下學的時段在附近路口保護小朋友過馬路。”另一位台灣朋友准備去臨終關懷病房當志工,問他為何選擇如此沉重的工作,他說:“我媽媽在臨終病房時一直得到志工的照顧,他們太令我感動了。我有時間了,當然要去那裡照顧別人的父母”。

  台灣的志工不是隨便當的,他們都身在各自的團體,要經過培訓,接受紀律約束,並要遵守《志願服務法》,接受獎勵也要合乎《志願服務獎勵辦法》。

  記者曾採訪過玉山管理處的志工管理,他們有600多人的志工隊伍,每個人都要完成培訓課程、參加實習,經評定合格后才能成為志工。這裡的志工分為解說志工和環保志工兩種,解說即向提出解說申請的游客解說玉山之美,環保即在玉管處的安排下參與各項日常工作。玉管處將需要人手的信息發布在網站上,志工便會與玉管處聯系,從四面八方趕來服務。有些志工從服務社會中找到成就感,也有的志工成長為專職解說員、生態攝影師,這就是志工們的“報酬”了。

  志工已成為台灣社會的一道風景。但據《聯合報》報道,近日有多個公益團體表示,志工隊伍老化,后繼乏人。台灣防止自殺的“生命線專線1995(要救救我)”表示,現在排班越來越困難,本應24小時值班的熱線,現在隻有17個縣市能保証人手。去年他們的2637位志工共接聽了17萬通來電,全台的57條24小時專線,有些電話根本來不及接聽。現在有意願加入志工隊伍的人特別是年輕人越來越少,台南的熱線志工平均年齡已達65歲。

  服務獨居老人的華山基金會也遇到同樣的困境,他們在台灣各地有5000位志工,以35歲至60歲的家庭主婦和自由職業者為主。現在,新加入的志工很少,特別是在中南部和偏僻鄉鎮,有的地方隻剩一名站長。年長志工有的已不能勝任照顧老人的工作,原來可安排轉做行政管理,現在卻還得堅持入戶。為吸引年輕人加入,基金會設計了比較簡單的服務,比如每天為老人送餐一次,希望有更多的人體驗志工的工作,關注公益團體。

  服務未成年人的家扶基金會表示,現在寄養家庭的主人也年齡偏大,很多都是快退休的人了。雖然年齡大有耐心有經驗,但和兒童溝通有障礙,體力也不足以陪伴孩子。家扶基金會一直希望年輕的夫妻接受寄養兒童,他們設計各種活動,請寄養家庭講述自己的故事,舉辦寄養家庭訓練班,為寄養家庭提供喘息服務等,但願意接受寄養兒童的年輕家庭越來越少。

  對此,家扶基金會也表示理解,現代家庭多是夫妻共同上班,必須為工作奮斗。就算全職年輕主婦,面對寄養兒童的心理、生活照料等問題也會心存顧慮。有公益團體表示,台灣的志工文化正在慢慢改變,年輕人有時間更願意兼職掙錢或玩樂,服務他人、回報社會的意識不如父輩強。這也許和經濟不景氣和沒有安全感的大環境有關系,上一輩生活在經濟起飛的年代,對生活充滿感激和希望,就算辛苦也願意為社會為他人做些事情。

  面對現實,有識之士為台灣志工文化的未來出謀劃策。《聯合報》報道,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系副教授鄭贊源認為,近年來台灣志工領域大增,有導覽志工、圖書館志工、博物館志工、環境志工等。不同單位與團體需求的志工不同,管理上各自為政,台灣沒有一個專門的志工部門,可以調配志工資源、培訓志工新人、弘揚志工文化。如果有這樣的部門,必要時可出台各種鼓勵、獎勵措施鼓勵人們投入志工服務,或能緩解志工后繼乏人的困境。

(責編:劉潔妍、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