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榜轉型正義充滿政治算計 民進黨容不下紅十字組織

2016年06月09日09:3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標榜“轉型正義” 充滿政治算計

  民進黨容不下台紅十字組織

  本報記者 任成琦

  民進黨新當局一上台,很多斗爭清算就打著“轉型正義”的旗號滾滾而來。除了借黨產爭議繼續絞殺國民黨、“廢國父遺像”以“去中國化”這種常規套路,連以人道救援為己任的台灣紅十字組織也在劫難逃。民進黨日前舉行高層政策協調會,達成廢除“紅十字會法”、保留紅十字組織的共識,明確把炮口對准立場較為親藍的紅會,引發輿論嘩然。因為“轉型正義”標榜的重點是“社會和解”,這種政治操作顯然是與之背道而馳。雖然有人痛批綠營是借機“清除異己”,但以目前島內政治生態,處於劣勢的藍營顯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台紅會恐怕是難過被砍甚至關門大吉這一關。

  兩面手法

  據悉,台“立法院”已備妥5份“廢法”提案,“行政院”及“內政部”也表示同意。“廢法”看起來是箭在弦上,有人將之視為“一刀斃命”。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按照台灣紅十字組織聯絡發展處長徐孝慈的話說,該組織是依據“紅十字會法”而設立的法人,廢止該法,就是讓目前的紅十字組織走向解散之途。

  在戰爭中,紅十字會人員都非交戰雙方瞄准的目標。為何民進黨當局要迫不及待揮舞起屠刀呢?廢紅十字會怎麼會進入“轉型正義”范疇?

  近些年,網上針對台灣紅會爆出很多無法証實的傳言。有親綠網民說,島內藍營大將郝龍斌2005年出任該會秘書長時,月薪12萬元(新台幣,下同),號召網民抵制“肥貓”。還有人說,台灣紅會在印度洋海嘯、汶川大地震、台灣“八八水災”、日本3·11大地震中,共募款100億元,結果有近半數未發給災民。雖然台紅會出面澄清,並表示監督機制非常嚴謹,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有人甚至怒嗆,“寧願相信金十字(胃腸藥),也不信紅十字”。2014年高雄氣爆和隨后的台南地震中,都有親綠政客、藝人號召民眾不要把錢物捐給台灣紅十字組織。

  台灣《聯合晚報》文章質疑,綠營人士對紅十字組織有很多駭人聽聞的“控訴”,究竟有幾分証據?如果“紅十字會法”有不完善的地方,可予以修正,但沒必要廢除。台灣律師陳士魁投書島內媒體表示,假如新當局認為目前紅會運作有問題,為什麼不積極透過部門監督參與、“修法”加以改變? 如今,台“行政院”要“廢法”,卻又肯定紅十字會的貢獻,表示未來將保留紅十字會組織。問題是,“廢法”后,紅十字標志不再具有辨識力與專用性,單保留紅會組織又有什麼意義?

  這種先砍一刀再遞紗布的兩面手法,更讓人懷疑,其中充滿政治算計。

  迫不及待

  還是親綠網民泄露天機。有人在網上貼出台灣紅十字組織現卸任官員的名單,包括陳長文、王清峰、葉金川、歐晉德、邱文達、郝龍斌等,稱“紅會”已被國民黨或親藍人士“獨佔”。

  由於歷史原因,台灣一些公益性團體、社會救助機構跟藍營和國民黨走得較近,台灣紅十字組織就是其中的典型。即便是陳水扁執政時,知名律師、馬英九的友人陳長文也執掌紅十字組織8年。剛剛卸任的馬英九,其夫人周美青至今仍是“名譽會長”。所以對綠營而言,台灣紅十字組織基本上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早就把其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2012年4月,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就以台灣紅十字組織不被國際所承認、不受日內瓦公約監督為名,提案廢止“紅十字會法”。但想法再多,迫於當時沒有掌握立法機構多數,卻也徒喚奈何。但今年1月之后,民進黨取得領導人和民代選舉雙勝,形勢丕變。2月,新一屆立法機構剛上路,綠營“立委”就迫不及待卷土重來,表態要廢除“紅十字會法”。

  針對“轉型正義”,陳士魁意有所指認為,34年來,台灣“社會轉型”的最大成就,就是處理過去的事務更寬容、更理性。紅十字會的組織運作、人事管理應該如何更符合公益目的,都可以討論,但不應用以廢法這種“一刀斃命”的方式對待。這種“政治淨化”式的“轉型正義”,本身就是“違憲”的。

  也是,如果“轉型正義”是為了正視歷史、建立“和解”的社會,過程就應該經過充分討論,否則隻會制造更多社會沖突和黑箱政治。而“反黑箱”,不正是當年民進黨在野時的一大號召嗎?怎麼一上台,就照著斷以己意、予取予求的黑箱套路來?

  諍言逆耳

  從民進黨達成“保留組織、廢除專法”的共識,再聯系近幾天要廢掉“退輔會”的傳言,看來綠營攻殺藍營山頭和票倉的努力,從來就沒有停息過。

  有人說,“轉型正義”,多少算計假汝之名以行!在這一號召下,民進黨當局上任就“不務正業”,既沒有把精力放在島內最需要提升、民眾熱盼的經濟議題上,也沒有放在動見觀瞻、影響深遠的兩岸議題上。因為忌憚於對岸的實力,不敢輕易造次,所以隻能把“獨”心深埋,搞一些“文化台獨”、碎步勤邁的小動作。但島內政治生態如今綠地壓藍天,那就揮起政治大砍刀,先對政治蹺蹺板的另一端下手再說。

  砍起來那是刀刀見骨。台灣“駐美代表”沈呂巡在蔡英文就職兩周后被迫離開華盛頓,外界不僅同情也深感憤慨,認為民進黨當局的做法太過無情,因為按照慣例,“駐外”人員職務調動后,通常有2個月的時間處理善后。但新當局自有理由——沈乃“前朝”官員,非我綠營,其心必異,故而一分鐘也耽擱不得。說穿了,“非我綠營,其心必異”8個字正是“轉型正義”的精髓——一切障眼法的背后,就是一場政治清算斗爭。以此觀之,紅會遭劫難,不過充當綠斗藍的一個小小犧牲品而已。

  “大選”前民進黨自認勝券在握,甚至預估將執政20年。綠營盤算,要長期執政,僅把對手打敗是不夠的,把對手打到十八層地獄永難翻身才是王道。這種深謀大計,遠比什麼佔據道德制高點的“社會和解”要重要得多,“和解”這類動聽的言辭,不過是騙騙升斗小民、拉攏一下中間勢力、順便撈撈選票的手段而已。

  問題是,政治算計再精明,還得靠事實說話。要實現長期執政,趕盡殺絕的霸道並不可靠,繁華落盡,依然是政績和民意的王道當家作主。否則,民意如流水,今日可以助你建高樓,明日一反轉,就可以冷眼觀你宴賓客,后日說不定就會拍手笑看你樓塌了。

  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在卸任前建議,新當局不妨將“意識形態先擺一邊”,先把經濟和產業等“療傷優先”項目搞好。証明有能力治好經濟后,再做別的事,外界會比較服氣。普通百姓都知道“貧賤夫妻百事哀”,如果兩年內經濟、產業持續低迷、拉不起來,卻隻完成課綱和“轉型正義”,恐讓外界認為“民進黨回來執政是來報仇的”。

  這種逆耳諍言,善則善矣,正春風得意的民進黨聽得進去嗎?

(責編:常紅、張玉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