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規脫離實際 愛他實是害他

台兼任教師有了“勞保”沒了“飯碗”(看台灣)

本報記者 陳曉星 文/圖

2016年12月10日09:5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台灣大學校園

  台灣清華大學校園

  勞工權益一直是民進黨主導的話題,但真正上台當家,無論是休假還是退休金爭議,民進黨當局都左搖右擺搞不定。現在又遇上了新難題,勞動部門公告,明年8月1日起,大專院校的兼任教師納入“勞動基准法”保護,這部法規類似於勞保法,被台灣社會簡稱為“勞基法”。受法律保護本是好事,沒想到兼任教師暗暗叫苦,憂慮飯碗不保。

  “流浪教授”遍地

  台灣高校過剩早已人盡皆知,教育主管部門出台了詳細的淘汰條例,比如經費不足、招生不足、師資不足等都在強迫關校之列。為了既撐住學校又滿足教學,不少高校特別是私立高校聘用人事成本較低的兼任教師。一般專任教師月薪六七萬元(新台幣,下同),而兼任老師的課時費為六七百元,兼任教師完成專任教師的課時隻要3萬元左右的工資。而且台灣博士過剩,關校后失業的教師年年增多。兼任教師各科各系齊全,任由學校挑選。記者認識一位在某技術學院教了23年書的大學教師,去年學校倒閉,他從此進入“兼任”之列,戲稱自己是“流浪教授”,靠課時費養家。

  據統計,台灣高校的兼任教師超過4萬人,隻靠課時費謀生的近萬人。根據新規定,如果兼任教師享受勞基法保護,意味著學校除了課時費外,要支付6%的勞工退休金、寒暑假的健保費、帶薪產假、解約費等。這對於學校來說是筆不小開支,不少學校表示難以兌現。

  其實,台灣高校過剩、博士過剩早非一日,台灣教育主管部門稱每年約有700名應屆博士生找不到工作,隻能兼職為生。但管理部門卻一直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隻應付表面問題,沒下決心解決制度上的偏差。“教育部長”走馬燈似地換,誰都想做太平官,就算嘴上宣稱要大刀闊斧,未及動手,可能已經下台。最后,過剩的沉重都落在學校、教師們頭上,也有學生念到大三時學校沒了,甲大學入學,乙大學畢業。

  “解聘”之風驟起

  為什麼要請兼任教師?為了省錢﹔為什麼要當兼任教師?因為找不到專職。雖然不盡公平,但這二者已在供需上達到了平衡。現在民進黨當局“愛勞工”,要學校拿錢讓兼任教師享受“勞基法”保護,其結果是,學校不請了,兼任也失業了。有明白人質問:“是愛他還是害他?”

  對於學校來說,既不能不守法規,又無力支付勞保,怎麼辦?唯有辭退兼任教師。台實踐大學高雄校區院務會已拍板定案:明年不再聘任兼任教師,如果各科系有教學需要必須聘任,多出的費用由科系自行承擔。

  台北城市科技大學也已經發信給任教老師,表示“為配合相關法規”,明年起優先聘任專職教師。台灣世新、輔仁、文化大學等都行動起來,開始了解校內教師詳細情況。據《聯合報》報道,輔仁大學一位兼職老師表示,她的課時費才六七百元,每次考試要改100多份試卷。近日系裡打電話問她的基本情況,她憂慮連這樣的工作也保不住了。她表示,立法不是要保障弱勢的工作權益嗎?反而讓學校找到借口,害到最弱勢的老師。

  納入“勞基法”保護是兼任老師多年的要求。在沒有法律保障時,他們隻能執行學校的“內規”,比如不能請產假,請病假要付代課老師課時費,課時費20年不漲等等。沒想到努力多年,終於有了保障,卻面臨失業風險,真是欲訴無語!

  一紙公文如空文

  現在,已經有不少學校表示未來5年都不會聘用兼任教師。有媒體和民意代表指出,保護兼任教師的“美意”難以落實,因為政策太脫離實際。兼任教師既可彌補辦學經費不足,也是專任教師的后備。有些年輕的兼任教師在實際教學中積累了經驗,最終通過資格考試,獲得專任教師資格。如果兼任都沒了工作,會出現連鎖的負面效應。

  對於反彈意見,主管部門的回應更是不接地氣:將發公文指示不得大量減聘兼任教師。這樣的公文如同“空文”。按照“公文”。學校要提升兼任教師的福利,又沒有錢,那就隻能裁人。又不准“大量減聘”,那就上有公文下有說辭,比如有些學校稱在校生減少,為了提高教學質量,提升專任教師的比例,不再聘用兼任教師。

  兼任教師的權益要保障,但脫離實際、無法執行的政策不僅不能保障權益,反而斷了兼任教師的生路。民進黨當局的政策除了前后反轉的“發夾彎”,還有各管一段的“無厘頭”。這次就是勞動部門隻管保障,教育部門隻管落實,至於能否實現政策目標、真正解決兼任教師的問題無人負責。

  民調顯示,各項改革中,台灣民眾對教育改革最不滿意,從課綱到招生,一年一小改,四年一大改,結果卻是教育競爭力逐年下降。近日台灣大學這樣的頂尖學府又爆出教授論文作假丑聞,連校長都牽連其中,令高校形象失色不少。教育是引領社會進步的動力,卻因為政治干擾和政策敷衍而問題叢生。這一次是兼任教師,下一次呢?

(責編:王穎(實習)、劉潔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