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台湾频道
人民网>>台湾频道>>正文

 是“转型正义”还是政治追杀 

蓝绿又为“不当党产”杠上了

本报记者  任成琦

2016年06月14日07:5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手机看新闻

  “转型正义”是民进党当局上台后高举的一面政治和道义大旗。绿营一直想拿国民党的“不当党产”当祭旗,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据台媒报道,台湾“立法院”日前初审通过绿营版的“不当党产处理条例”草案,蓝绿在会场上又杠上了。从2002年开始,这个案子一直被卡在“立法院”,被国民党阻挡了几百次,如今终于被绿营推上了政治台面。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政治系主任杨泰顺表示,此举对岛内政治生态造成恶劣影响,或许会因为报复心态而留下无法解决的问题,造成岛内持续政治恶斗。

  绿营追杀从未停息

  据悉,当天上午确认议事录时,民进党籍“召委”陈其迈开始就宣布确认议事录,开会10分钟后宣告散会,引发国民党团书记长林德福不满。国民党“立委”也怒吼:“绿色执政、绿色恐怖、绿色暴力。”现场一片混乱。见此情景,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在旁煽风点火:“你们就是来乱的!”在国民党“立委”全体退席抗议下,由民进党与“时代力量”两党连手通过草案。

  国民党党产一直是岛内的“唐僧肉”议题,似乎谁都可以出来指责一番咬上两口。绿营更是见猎心喜,利用部分民众对此的不满,长期视之为“政治提款机”,屡试不爽。

  根据国民党公布的党产处理专案报告,目前国民党合计党产总值约277亿元(新台币,下同)。国民党的党产最早可追溯到国民党来台时带来的资产以及数量不少的黄金,接管部分日本统治台湾时控制的财产,或以低廉价格买进的土地等。当然,最大宗的还是其党营事业,主要指国民党投资与掌控的一大批经济实体。在国民党 “党政一体”的时代,“党库”与“国库”难分。其后连战、马英九等任内开始清理,通过“交付信托”和变卖等,已经大为缩水。但绿营对之的追查与追杀,从来就没有停息过。至今有民进党“立委”指责其中不少“背信、贪渎、流入私人口袋”。

  对此国民党前任主席朱立伦明确表示,已经公布的党产账目是实情,欢迎各界监督,“任何不当党产”都要归零。言外之意是,并非合法党产也要归零。国民党也在对外说明中认为,政党是依法设立的团体,当然要拥有财产,才可以实现其章程设立的目的,重点在不能经营党营事业,国民党从2007年后已不再经营。如今的党主席洪秀柱也大致秉持这个精神,并放话要“合情合理合法”来对待处理。

  “当”与“不当”如何认定?

  按照绿营的说辞,“不当党产处理条例”是对岛内所有政党一体适用的。其中如何界定“不当”,成为蓝绿双方和岛内各界争论的焦点。如今绿营全面执政,有了权力的话筒,自然嗓门大气势足。蓝营“立委”在“立法院”制衡不力,让绿营顺利下了一城,气势弱了不少,有时显得“有理讲不清”。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吴盈德表示,台湾已经政党轮替,每个版本都有对“不当”党产提出定义,不能无法举证的,都说是“不当”。有岛内学者表示,国民党非法带来台湾的大量黄金,稳定后来台湾金融,贡献有目共睹,所以“不当、有争议”财产有时候是历史问题。

  有蓝营人士批评,党产“当”或“不当”,都是由“行政院”成立的“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认定。该委员会由“行政院长”林全任命,民进党能轻易任命超过2/3的委员支持其作法,“这根本是选手兼裁判,国民党还有活路吗?”该草案根本就是“抄家灭族”、“有罪推定”,若该案三读通过,国民党将声请“释宪”。

  嘉义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陈淳斌表示,绿营的草案版本都是针对国民党党产做规范,让人有一种未审先判的疑虑,干脆叫做“国民党不当党产处理条例”好了。吴盈德认为,目前可以执政者,只有国民党、民进党两大党,“民进党难道就说是干净的吗?”若政党不能有党产,那应该要一体适用。东吴大学法学院兼任助理教授叶庆元说,如果要处理党产,绿营的“小英文教基金会”、“超越基金会”也应该要纳入。

  所以如何界定“不当”,根本上就不是个财务或者法律问题,而是个不折不扣的政治问题。

  “转型正义”或“抄家朕意”?

  林德福说,在民进党眼里,经济议题都不重要,处理国民党党产最重要,这就是民进党的逻辑。有人一语中的认为,民进党早就在过去执政时清算国民党党产,现在要把过去官司打不赢的,用“立法”来处理。这样的草案,与其说是“转型正义”,不如说是清算反对党的“抄家朕意”。

  这种政治清算和追杀的苗头,很早就有。比如李登辉,在任国民党主席时曾导致427亿元党产巨亏。有媒体把28项投资损失清单曝光,他对此只是淡淡扣上“无中生有”、“离谱”的帽子,反而大声呼吁国民党应把党产交出来,不要再推托,这样才会有再生的机会云云。至于如何厘清自己的责任,“条例”是否有“违宪”的争执,要不要对所有政党党产做一致性的检视,都避而不谈,用意不言自明。

  从连战、马英九到朱立伦、洪秀柱,也都认识到了党产问题对形象的拖累,无一不是重重宣示要处理好党产问题,谋求民众的认同理解,借机实现转型。但民进党打蛇随棍上,见到有缝可钻,自然把议题做大做足。如今风水轮流转,国民党在野,正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绝佳时期,岂肯善罢甘休?

  有岛内民众对此看得很清楚,故投书媒体认为,借助“不当党产处理条例”,民进党获得了一把尚方宝剑。每一笔党产都必须要国民党自证清白,否则就全部没收,然后把审查程序拖上一两年,这样快意恩仇被凌迟,国民党岂还有翻身可能?若出现“一党独大”,国民党被打击到没有了制衡能力,非但不是转型正义,反而是严重的“宪政”危机。但这,似乎正是民进党能做不能说的如意算盘。

  洪秀柱称,国民党与民进党是竞争而非斗争关系。她希望民进党好,国民党更好,让民众在好中选好,而非烂中选烂。但仅有度量和善意是不够的。对于党产问题,洪秀柱强调,该是党的绝对捍卫到底,不该是的就不会要,清算斗争式的追讨党产并非“转型正义”。对于蓝营来说,目前警钟已经敲响,第一要务仍然是齐心协力搞好团结,这既是救亡图存维护自身合法利益的需要,也是做好在野党和制衡角色的需要。

联系本文记者

任成琦
[留言][博客][微博]
分享到:
(责编:王楠(实习)、常红)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