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小确幸”  匠心可独运(两岸聚焦)

本报记者  吴储岐

2016年07月14日04:1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小朋友饶有兴趣地在制作模型。

  今年4月至6月,第五届松山文创园祭于台北举行。观众将美好的祝福写下,赠予年轻的设计师们。
  本报记者 吴储岐摄

  柿子和花生做成挂坠,取其谐音“好事(柿)会发(花)生”;纸飞机的尾翼被改造后,飞机弹射出去可以自动折返;炫酷的左轮手枪浮雕,打开就成了笔记本……辅仁大学的大陆交换生赵梦佳和朋友在华山1914文创园区整整逛了一天。这些匠心独运的小设计,让她流连忘返。她说:“台湾是‘第二眼美女’,乍看可能不起眼,但细瞧这些小玩意儿,真心觉得台湾的美在于精致、细腻。”

  创意点火 政策扇风

  “没有了创意,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绕点弯子使点劲,“匠心”就可“独运”。赵梦佳看到的只是台湾文创产业的冰山一角。高雄师范大学设计系教授李亿勋是台湾著名的马赛克艺术家,他将马赛克嵌入公共设施,高雄捷运站、路边都能看到他的作品。谈到文创产业,他说,“台湾文创产业以人为本,以小博大,不用耗费巨资,小创意一不留神就能转换为大能量。”

  普普通通的邮筒贴上马赛克,就成为街边的一道风景。如何“点石成金”?李亿勋认为:“文创产业的门槛相对较低,投入较少,重要的是天马行空的想法和点子。寥寥数人一个小团队,甚至只有你自己,只要‘点’能对,就有可能成功。”现在网络流行“套路”一词,如果文创也有“套路”,那就是利用既有的文化艺术,予以重新包装,并赋予新的展现形态与内涵。

  当然,从创意发展成产业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这期间与政策倾斜密不可分。“钱淹脚目”“躺着数钱”……制造业曾经为台湾创造过一次经济奇迹。但是,一方面,随着数字化、全球化的风起云涌,资金、人才、资源的全球性流动,优势逐渐被一些新兴国家和地区所取代,尤其迈入知识经济时代,台湾制造面临缺乏特色商品竞争优势的危机;另一方面,追求生活品质、品位,逐渐被越来越多的台湾人认同。五花八门的平台、载体不断涌现,成为社会多元发展的注脚。台湾文创应运而生。

  追溯起来,台湾的文化创意产业起源于台湾“中华两岸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协会”,旨在建立社区文化、凝聚社区共识、构建社区生命共同体的“社区总体营造”。1995年,台湾“文化产业研讨会”将文创产业的营造意识扩展至全岛,文创产业步入发展初期。2002年,台湾行政主管部门成立“文化创意产业推动小组”,通过行政力量推动文创产业发展。2010年又颁布《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法》。据统计,2014年台湾文创产业企业超过6万个,文创产业营业额近8000亿新台币,文创产业的就业人数达24.6万人左右。

  李亿勋说:“政府有政策,企业有投入,民众有兴趣,加上互联网高速发展,台湾文创一路高歌。”政府与企业、民间组织合作,大力推动文创产业发展,通过市场要素自由流动,台湾文创的火越烧越旺。

  依托文化 取材生活

  显而易见,文化是文创产业这出戏的台架子。“只要与文化沾边,都能做(文创)。” 李亿勋更简洁地指出,台湾文创依托于文化,其中又可分为主文化和次文化。

  他口中的主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台北故宫。“朕知道了”胶带、“翠玉白菜”圆珠笔、“侍女唐唐”吸油面纸、“密奏”文件夹、“富春山居图”茶杯垫……台北故宫将各式各样的文物藏品与文创产业相结合,赋予文物全新的生命力。那些充满奇思妙想的文创产品,令参观者啧啧称奇,也为台北故宫打开了一片新天地——台北故宫每年在文创商品上的营业收入,几乎与门票收入不相上下。

  “庙堂”之下,还有“江湖”,二者有机地构成了台湾文创的文化根基。如果说台北故宫文创代表的是主文化,那么基于地方文化的文创则代表的是次文化。三义木雕、美浓纸伞、白米木屐等,建立在地方生活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上,各具特色,韵味十足,以地方特色吸引人。值得一提的还有新北市的莺歌镇。莺歌以陶瓷制品闻名,“整个莺歌陶瓷史,几乎就是一部台湾陶瓷史”。虽涉足文创时间相对较短,但发展却不慢:有陶艺人在莺歌陶瓷老街开的“文创陶艺商店”、有莺歌三莺艺术村推出的制陶乐趣DIY室,还有莺歌陶瓷文创伴手礼设计竞赛等。每一步看似“摸着石头过河”,实际上每一步都顺势求变,如此打造了莺歌陶瓷的又一春。

  以文化为依托,生活是台湾文创的原材料,让每个人亲身体验和感受,自然而然浸润到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讲究的是基于生活品位的态度和风范。台湾文化创意产业联盟协会荣誉理事长李永萍告诉记者:“台湾文创最重要的核心价值来自于生活,也就是所谓的‘创意生活’‘生活美学’。”

  诚品书店不止卖书,更卖文化;台北永康街的每一家特色餐馆,都藏着自己的腔调和故事;台北忠孝东路的防火巷路面,以彩色石加上马赛克拼贴出充满童趣的跳格子图案,让巷弄变身孩子们的游戏场……台湾文创显示的是一种以中产阶级为主力的生活幸福感,一般薪水阶层也能负担得起这样的日常用品和质感,并非一味追求所谓“高大上”的奢侈消费,这恰恰与台湾民众“小确幸”的思维不谋而合。近年来台湾文创蓬勃发展与此不无关联。

  共享文创 两岸期许

  若说台湾文创一路都是好风景,也不完全。2008年的全球金融风暴,不仅冲击到台湾的制造业及金融业,文创产业也没能幸免,且首当其冲。在经济衰退的情形下,岛内民众消费紧缩,文创商品及服务并非必要性民生支出,率先面临严峻考验。

  “相对于中国大陆,台湾文创的市场规模实在过小,即使有非常多精彩的创意内容,缺乏市场的支持往往也不易生存,更不用说要形成具备一定规模的企业。因此,最大的问题是台湾现有的文创业态多属小微品牌,规模化、产业化程度不高,也很难实现。”李永萍说。

  单打独斗难以成气候,台湾文创业者自然将眼光投向同文同种、更辽阔的大陆市场。2008年以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8年,经济合作与文化交流,对台湾文创产业来说是难得的契机。一时之间台湾成为精致、创新及当代华人文化的孕育地,影视和流行音乐产业更是引领风潮,而台湾在中小企业、资讯硬件产业发展过程中所累积的资金、人才技术、灵活应变能力,以及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上的操作经验和专业,也逐渐转移至文化创意产业,更使文创产业如虎添翼。

  “台湾文创的未来发展,机会应该是放在两岸华人市场的对接和整合。”李永萍认为,台湾与大陆共同分享源远流长且内涵丰富的中华文化,台湾在文创交流上扮演先行者角色,与世界接轨的时间更早,经验也更加丰富。在这样的厚实基础上,如果能和大陆广大的市场需求进一步深度结合,就有可能成就享誉世界的华人优秀品牌。这是台湾文创业甚至两岸文创业的共同期许。不过,今年台湾政局变动后,两岸关系处于不确定状态,两岸经济合作与文化交流能否维持现有步伐,是否影响到两岸文创产业合作,仍需拭目以待。


  《 人民日报 》( 2016年07月14日 20 版)
(责编:王政淇、刘军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