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清算快又急  亲蓝机构连遭砍

民进党废“特侦组”想替扁报仇?

本报记者 王 平

2016年08月16日08: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陈水扁当年走出“特侦组”,大声喊冤。
  (资料图片)

  成立9年的台湾“特别侦查组”,即将被废。9年来,“特侦组”办了24件案子,其中有9件是陈水扁家弊案,被绿营斥为“东厂”“办绿不办蓝”。民进党上台后政治清算动作不断,只要被认定是亲国民党的组织,几乎都难逃一刀,前有台湾红十字会,现在轮到“特侦组”。

  绿营“立委”父子骑驴

  民进党“立委”蔡易余日前书面质询“行政院”,质疑设立于台“最高检察署”之下的“特侦组”掌权过大,办案易有政治力介入疑虑,要求“行政院”研拟废除“特侦组”。

  台“法务部”随后书面答复表示,“不宜于检察机关内另设特侦组”,为了避免检察系统“叠床架屋”的情形,要让“特侦组”退场。多年来,绿营曾数度提案废“特侦组”,此次则是新当局大权在手后首度明确表态。

  “特侦组”的前身,是台湾“查缉黑金行动中心”。当时台湾的检察系统易受行政干扰,只敢办一些层级比较低的官员,被讥“只打苍蝇不打老虎”。2007年4月2日挂牌成立的“特侦组”,职司调查“正副总统”“五院院长”“部会”官员或台军高层贪渎案,全台选举舞弊或妨害选举案件以及特殊重大贪渎、经济犯罪、危害社会秩序案件。

  有趣的是,当初是民进党“立委”蔡启芳提议设“特侦组”,而今天提议废除的蔡易余,正是蔡启芳之子。蔡易余对此解释:“父亲当初主张‘特侦组’法制化,没想到最后被滥用成‘政治打手’,他自己感受最深,也深深后悔。”

  “特侦组”的成立,缘于台湾民众对司法缺乏信心。在这个意义上,“特侦组”办陈水扁可谓不负众望。但在绿营看来,敢办陈水扁就是“政治打手”的明证,然则,民进党始终认为陈水扁并未贪腐而是受政治迫害?而且“特侦组”也办过马英九爱将林益世,这个“打手”莫非是既蓝又绿?

  撤了“东厂”来了“西厂”

  民进党要废“特侦组”,只怕恰是因为“特侦组”不愿做“政治打手”。马英九执政期间,绿营先后告发马英九涉及美和市、大巨蛋、黄世铭泄密、顶新献金等多件案子,但先后都被“特侦组”签结。

  马英九办公室前发言人罗智强披露,政党轮替后,民进党期望“特侦组”能“比照办理”,要求像办陈水扁一样办马英九,结果“特侦组”不配合,无从发力的民进党对此极度不满,痛批“特侦组”“办绿不办蓝”,因此决定将其废除。有绿营民代甚至半公开表示,“就算办不了马英九,也要把‘特侦组’废掉,帮扁出气”。

  陈水扁“海角七亿”证据确凿,马英九“不粘锅”清廉自持,绿营要求“特侦组”将马英九也关起来,未免太过强人所难。难怪有岛内媒体人评论说,台湾没有比“特侦组”更悲情的单位了,它在各界期待下诞生,却长期在政治人物的打骂下过日子。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角色不当也罢,台“最高检察署检察总长”颜大和、“特侦组”发言人郭文东近日面对询问,对废“特侦组”口径一致表示“没意见”。

  国民党“立委”近日举行“绿营高官怕被查办,消灭特侦好求安心”记者会。“立委”王育敏表示,“特侦组”是对抗权贵和打击高官的机关、“是人民对抗权贵的最后防线”,希望不要将“特侦组”污名化。“立委”许毓仁表示,民进党当局上任后用多数暴力废除许多不该废的组织,“当没有一个独立超然的机构去侦办贪腐案时,要透过什么机制办理?”

  国民党批评,民进党号称废“特侦组”是撤“东厂”,却成立摆明只办蓝的“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岂不是又设了一个“西厂”?

  台湾《中国时报》14日社论表示,民进党当局要废“特侦组”,是为了打造新威权。“法务部”对“特侦组”祭出政治回马枪,是为了从“检察总长”手中抢回指挥侦办“总统”和大官的权力。民进党担心“特侦组”成为自走炮,蔡当局高层终有一天会被查,故先行下手,以绝后患。

  中立只会换来追杀

  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近日在“脸谱”发文,直指民进党废“特侦组”是为陈水扁报仇。他表示,陈水扁之子陈致中要求蔡英文做三件事:第一,通过“不当党产条例”斗争国民党;第二,废除“特侦组”;第三、撤换马英九任命的检察长并司法报复马英九及国民党籍政治人物。“这三项现在看来蔡英文都照做了”。

  陈致中就此反驳,这些不是他个人意见,“都是全民共识”“随便在路上拦一个路人问,都能得到这个答案!”他在广播节目、“脸谱”中主张废“特侦组”,对蔡英文、“行政院”“法务部”而言,都是一种民意,“法务部”听到了这种民意。

  显然,随便拦一个路人并不会和陈致中意见一致。曾被“特侦组”调查多年的台湾企业家戴胜通,近日就在“脸谱”大声反对。他质问,高官把手伸进法律,是“特侦组”的问题吗?“特侦组”废了,人还不是可以把手伸入法院?“特侦组”只查大案,大官、大生意人对它咬牙切齿,对一般老百姓却只有好处。留下“特侦组”,让那些大人物心存警惕,不是台湾之福吗?

  香港因为有了地位超然的廉政公署,才有了清明吏治,而理论上本该同样地位超然的“特侦组”,却落得如此下场。问题显然不在“特侦组”本身,而是在台湾蓝绿对立的环境下,这种机构哪怕真能保持政治中立,也只会换来政治追杀。

(责编:刘洁妍、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