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赶尽杀绝  不料搬石砸脚

民进党“复仇者联盟”追党产陷泥淖

本报记者  王  平

2016年09月14日04:4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国民党台南市议员谢龙介近日举报了一笔“国民党不当党产”,这笔价值以亿元(新台币,下同)计的不动产,拥有者是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家族。围绕国民党党产的攻防战正日趋白热化。民进党设立的“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刚成立就连出杀招,不甘束手待毙的国民党则寻找机会绝地反击。

  赶尽杀绝  伤人伤己

  台湾“立法院”7月中旬才刚通过“不当党产条例”,“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8月底就紧锣密鼓地挂牌开张了。该委员会随即宣布,鼓励社会大众协助清查党产,给予具名举发人1%的财产,最高上限为1亿元。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第一件重大举报案很快就出现了,然而民进党收获的却是尴尬和挠头。在一档电视政论节目中,谢龙介公开向“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喊话,检举蔡英文家族持有的海霸王土地是国民党党产。

  谢龙介说,他要检举的就是台北市中山北路上的海霸王土地,当初起造人是蒋介石亲信任觉五,但过户给蔡英文爸爸蔡洁生,目前在蔡英文家族名下。谢龙介说,这件举报奖金就算没1亿元也有几千万元,他准备全部捐给台湾儿童家庭扶助基金会。

  根据台湾媒体披露,这笔海霸王土地当初原是军方用地。蔡英文2009年在海霸王餐厅出席活动时曾说,“这是我家族的产业,不过我们只是房东,餐厅的股份不在我们的范围之内。”而根据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透露,蔡英文家族当初取得海霸王土地的价钱,根据法院的文件,很可能就是14元!

  民进党为求榨干国民党,恨不能把一切关联资产都认定为“不当党产”,想不到刀锋所及,竟会伤到自己。除了海霸王,国民党人士指出,当年李登辉任国民党主席时曾给民进党挹注经费,所以民进党也是国民党的随附组织,也在“不当党产”审查之列。

  无所顾忌  你奈我何

  虽然民进党也分到过国民党资产,不少绿色人士还拿过中山奖学金,但这些因素恐怕并不足以让民进党却步。因为“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由民进党当局任命,从其人事组成看,简直可说是现实版的“复仇者联盟”:主委是民进党前“立委”、陈水扁“御用律师”顾立雄,成员更是一片“绿油油”,这些人当然懂得如何选择性下刀。

  顾立雄还没上任就放出豪言,说国民党应该尽快找他谈党产事宜,以免国民党“最后不能够存在”;随后的一连串动作,更显示出“你奈我何”的霸气。在“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挂牌的记者会上,有记者质疑委员会的一名专任委员有刑事案底,顾立雄当场怒吼,质疑记者不懂,让他回去好好读相关条例。另一名记者问他这样动怒,将来能不能超然独立,顾立雄又反呛,动怒和超然的联系是什么?面对用人偏绿的质疑,他反问:“难道要用国民党党工?”

  顾立雄这种无所顾忌的凶悍作风,正对民进党胃口。因为只有这样,清算国民党的大业才能顺利、高效地推进,也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人。台湾作家桑品载投书《联合报》表示,其实顾立雄只要去查李登辉,就可查到大量国民党党产去向,但顾立雄不会这么做,因为李登辉时代的国民党地方党部、地方桩脚,许多人今已投效民进党,一查下去,不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已经充分展示了效率,9月8日就公布了国民党和民进党从2006年到2015的收支决算表。据统计,国民党除了“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第5条规定的政党合法经费之外,其他收入皆推定为不当取得财产,10年来合计高达逾149亿元。至于民进党,10年收入当然都是合法的,大可略过不提。

  强力追杀  招来反噬

  国民党并不打算束手待毙,一直在据理力争。洪秀柱此前就表示,民进党竟要求国民党从1945年起开始申报,清楚说明财产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试问哪个单位会保留70年的单据?洪秀柱以法律不溯及既往、无罪推定等原则,斥责民进党直接推定国民党党产都是违法不当,还必须由国民党自己证明没有不当,再由民进党定夺,“天下有这种事情吗?我们准备一个个官司、一个个诉讼打!”

  根据台湾媒体披露,“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的临时约聘人员月薪高达7.3万元,比一般博士生、研究生毕业的还高,而且成员几乎全是民进党党工。国民党日前召开记者会表示,这根本是“绿色分赃”的人事安排,出口转内销图利自己人,这个委员会成员才是真正的“小肥猫”,国民党不得不质疑顾立雄是以此为踏脚石,目的是为了2018年竞选台北市长。

  之前国民党曾承诺将捐出党产,如今在委员会强力追杀之下,国民党表示将收回承诺。国民党文传会主委周志伟证实,因为多数党产被认定为所谓“不法所得”,国民党党产调度已遭实质冻结,资产无法处分,7月中宣示的“党产二年内自主准归零”承诺已经“卡关”,“暂不推动”。

  可以预见,民进党对国民党党产的强力追杀,未来还将持续引发腥风血雨。国民党虽然处境极度不利,但只要能挺着活下去,胡作非为的一方迟早会招来致命反噬。

(责编:王吉全、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