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旧病难改  四个月新愁又添

民进党派系斗争愈演愈烈

本报记者  王  平

2016年09月28日08: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民进党执政百天,民怨四起。图为9月12日,台湾观光业界冒雨大游行。
  (资料图片)

  9月28日迎来30岁生日的民进党,正面对一个喜忧参半的新问题:完全执政后,一夜之间坐拥丰盛资源,如何实现雨露均沾?据台湾媒体报道,短短4个多月,新潮流系、苏贞昌系、陈菊系几乎已将公营事业肥缺瓜分一空,引发民进党内派系角力暗流涌动。

  分赃不均

  新潮流系曾是民进党内最大派系,如今虽缺少明星人物,实力仍在。民进党执政后,新系在“部长”抢夺战中出师不利,缺乏斩获。不过,在新系林锡耀接掌了“行政院副院长”,并主导公营事业人事案后,公营事业就成了新系的天下。

  据台媒报道,台湾公营事业几乎所有重要职缺,新系犹如摆出“流刺网”大小通吃,从最大的台电、中油、中钢,到中型的台水、华航,甚至是称不上公营事业、仅有官方色彩的“中央社”人事,均是斧凿斑斑。

  “天王”苏贞昌系和高雄市长陈菊派系,也各有分润。苏系的蔡宪浩出任信用保证基金会董事长;菊系则仍在攻坚中钢,只要拿下,就几乎等于取得近百间公司。

  肥缺落入特定派系口袋,已引发民进党内不满。新系段宜康对“中央社”董事长磨刀霍霍,绿营就有人批评他“用政治斗争取代行政手段”。这样的批评居然出自绿营,很难相信是出于为蓝营抱不平的正义感,更多的应是对分赃不均的嫉恨。

  有民进党“立委”指出,原以为公营事业会雨露均沾,谁知道玩得太难看,已成部分派系禁脔。只是,谁接董事长都还事小,重要的是,这些公营事业的子公司、转投资公司一堆,动辄数十上百家,“被特定派系一条龙经营,才是可怕的事”。

  最大挑战

  民进党当政才4个月,为何新系等抢夺资源如此猴急?岛内观察人士分析,一方面是因为新系最初争取“部会”负责人不顺,另一方面是当局执政情况不妙,民怨四起,声望直落,2018年地方选举眼看势危,若不及早下手,过了这个村,后面恐怕就没那个店了。

  派系抢大饼吃相难看,对民进党本就不顺的执政不啻雪上加霜。一位民进党高层坦言,民进党全面执政,有些人并没有把心力放在落实政策与改革上,反而戮力于利益斗争,甚至是“对执政有不当期待”,以为执政后,就能大肆抢争资源、官位,反成拖累民进党前进的绊脚石,民进党若要迈向下一个10年、20年,还需要派系收敛对利益的盘算。

  然则,蔡英文在党内既已定于一尊,为何不加以约束,反而放任派系为所欲为?岛内媒体分析指出,其关键有二:第一,民进党终究是以派系共治为“底蕴”,要“人和政通”,必然得顾及、满足派系需求;第二,新、苏势力在“立法院”囊括逾30席,虽未过半,却也能左右当局政策能否顺利推行。

  如此,则民进党中央和派系之间将继续维持既合作又斗争的关系。岛内媒体断言,在“会吵的孩子有糖吃”逻辑下,各派系为强化影响力,虽仍会结合当权派,但对蔡英文当局的“监督”力道,恐怕只会增加不会减少,透过恐怖平衡保持政治实力。而这,自然也就成为蔡英文在党内遭遇的最大挑战。

  江山难坐

  回顾民进党30年发展,派系曾经为这个党增添了所谓“百家争鸣”的多元气象,其合纵连横、互相竞逐,也是促使民进党不断滚动发展的驱动力。但在民进党执政后,派系斗争与思想、路线之辩日渐疏离,却快速向争权夺利靠拢。

  民进党人士分析,许多新一代的政治人物,着眼在眼前利益、派系利益,为此明争暗斗。这将成未来民进党面对岛内外政经难题时的一大隐忧。

  民进党发展的另一个趋势,是县市长势力的崛起。2014年台湾县市选举后,民进党在“六都”中占了4席、县市长占了8席。地方诸侯拥有大量行政资源,影响力已超越派系,当地的议员、桩脚不分派系都得靠拢。

  跟派系一样,县市长们同样嗷嗷待哺,甚至胃口更大。蔡英文1月份刚刚胜选,高雄市长陈菊、台南市长赖清德及台中市长林佳龙,就不约而同喊话要求“中央部会”“立法院”甚至“总统府”南迁,就是明证。

  此外,民进党中生代崛起,也对蔡英文的“共主”地位形成隐形挑战。包括赖清德、林佳龙、“立法院副院长”蔡其昌、桃园市长郑文灿等人,都是被媒体点名的未来人选。若蔡英文继续执政不力,2020年就得面对这些人的挑战。

  利益分配从来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民进党过去一直是光脚上街的角色,就算陈水扁当政时,也在“立法院”和执政县市是弱势一方。资源少的时候,还可相濡以沫共患难,资源太多,反而人人眼红,更易滋生矛盾。

  打江山易,坐江山难。蔡英文除了要面对两岸困局、深绿绑架,还要面对派系和县市的“吃拿卡要”,处理起来难免按下葫芦起了瓢,治丝益棼。难怪民进党内有人说,本届民进党当局执政的难度将超过以往任何一届。

(责编:刘洁妍、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