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规脱离实际 爱他实是害他

台兼任教师有了“劳保”没了“饭碗”(看台湾)

本报记者 陈晓星 文/图

2016年12月10日09:5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台湾大学校园

  台湾清华大学校园

  劳工权益一直是民进党主导的话题,但真正上台当家,无论是休假还是退休金争议,民进党当局都左摇右摆搞不定。现在又遇上了新难题,劳动部门公告,明年8月1日起,大专院校的兼任教师纳入“劳动基准法”保护,这部法规类似于劳保法,被台湾社会简称为“劳基法”。受法律保护本是好事,没想到兼任教师暗暗叫苦,忧虑饭碗不保。

  “流浪教授”遍地

  台湾高校过剩早已人尽皆知,教育主管部门出台了详细的淘汰条例,比如经费不足、招生不足、师资不足等都在强迫关校之列。为了既撑住学校又满足教学,不少高校特别是私立高校聘用人事成本较低的兼任教师。一般专任教师月薪六七万元(新台币,下同),而兼任老师的课时费为六七百元,兼任教师完成专任教师的课时只要3万元左右的工资。而且台湾博士过剩,关校后失业的教师年年增多。兼任教师各科各系齐全,任由学校挑选。记者认识一位在某技术学院教了23年书的大学教师,去年学校倒闭,他从此进入“兼任”之列,戏称自己是“流浪教授”,靠课时费养家。

  据统计,台湾高校的兼任教师超过4万人,只靠课时费谋生的近万人。根据新规定,如果兼任教师享受劳基法保护,意味着学校除了课时费外,要支付6%的劳工退休金、寒暑假的健保费、带薪产假、解约费等。这对于学校来说是笔不小开支,不少学校表示难以兑现。

  其实,台湾高校过剩、博士过剩早非一日,台湾教育主管部门称每年约有700名应届博士生找不到工作,只能兼职为生。但管理部门却一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应付表面问题,没下决心解决制度上的偏差。“教育部长”走马灯似地换,谁都想做太平官,就算嘴上宣称要大刀阔斧,未及动手,可能已经下台。最后,过剩的沉重都落在学校、教师们头上,也有学生念到大三时学校没了,甲大学入学,乙大学毕业。

  “解聘”之风骤起

  为什么要请兼任教师?为了省钱;为什么要当兼任教师?因为找不到专职。虽然不尽公平,但这二者已在供需上达到了平衡。现在民进党当局“爱劳工”,要学校拿钱让兼任教师享受“劳基法”保护,其结果是,学校不请了,兼任也失业了。有明白人质问:“是爱他还是害他?”

  对于学校来说,既不能不守法规,又无力支付劳保,怎么办?唯有辞退兼任教师。台实践大学高雄校区院务会已拍板定案:明年不再聘任兼任教师,如果各科系有教学需要必须聘任,多出的费用由科系自行承担。

  台北城市科技大学也已经发信给任教老师,表示“为配合相关法规”,明年起优先聘任专职教师。台湾世新、辅仁、文化大学等都行动起来,开始了解校内教师详细情况。据《联合报》报道,辅仁大学一位兼职老师表示,她的课时费才六七百元,每次考试要改100多份试卷。近日系里打电话问她的基本情况,她忧虑连这样的工作也保不住了。她表示,立法不是要保障弱势的工作权益吗?反而让学校找到借口,害到最弱势的老师。

  纳入“劳基法”保护是兼任老师多年的要求。在没有法律保障时,他们只能执行学校的“内规”,比如不能请产假,请病假要付代课老师课时费,课时费20年不涨等等。没想到努力多年,终于有了保障,却面临失业风险,真是欲诉无语!

  一纸公文如空文

  现在,已经有不少学校表示未来5年都不会聘用兼任教师。有媒体和民意代表指出,保护兼任教师的“美意”难以落实,因为政策太脱离实际。兼任教师既可弥补办学经费不足,也是专任教师的后备。有些年轻的兼任教师在实际教学中积累了经验,最终通过资格考试,获得专任教师资格。如果兼任都没了工作,会出现连锁的负面效应。

  对于反弹意见,主管部门的回应更是不接地气:将发公文指示不得大量减聘兼任教师。这样的公文如同“空文”。按照“公文”。学校要提升兼任教师的福利,又没有钱,那就只能裁人。又不准“大量减聘”,那就上有公文下有说辞,比如有些学校称在校生减少,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提升专任教师的比例,不再聘用兼任教师。

  兼任教师的权益要保障,但脱离实际、无法执行的政策不仅不能保障权益,反而断了兼任教师的生路。民进党当局的政策除了前后反转的“发夹弯”,还有各管一段的“无厘头”。这次就是劳动部门只管保障,教育部门只管落实,至于能否实现政策目标、真正解决兼任教师的问题无人负责。

  民调显示,各项改革中,台湾民众对教育改革最不满意,从课纲到招生,一年一小改,四年一大改,结果却是教育竞争力逐年下降。近日台湾大学这样的顶尖学府又爆出教授论文作假丑闻,连校长都牵连其中,令高校形象失色不少。教育是引领社会进步的动力,却因为政治干扰和政策敷衍而问题丛生。这一次是兼任教师,下一次呢?

(责编:王颖(实习)、刘洁妍)